新華網 正文
整治“掐尖兒”招考,要動真格
2019-08-19 07:15:47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教育部三令五申要求義務教育免試就近入學,然而記者近日調查發現,一些地方小升初依然通過校外培訓機構違規招考

  近日,本報接到一些地方的中小學生家長反映,有的中學在小學升初中過程中,通過校外培訓機構組織考試選拔。學校的“掐尖兒”式招生,迫使小學生在四五年級就參加各種課外班,校外補課之風盛行。記者在各大城市進行了採訪調查。

  小升初違規招考,有的地方僅有不到一半小學畢業生參加電腦派位入學

  “從五年級開始,兒子就沒有雙休日、沒有寒暑假。學校放假時,我們都在補課。”最近,內蒙古呼和浩特市的李蕓準備帶小學畢業的兒子出門旅遊。李蕓告訴記者,這是她對兒子的“獎勵”,在今年的小升初考試中,兒子考上了市實驗教育集團啟秀校區。

  在呼和浩特説起初中教育,實驗中學的名頭最響,共有5個校區,其中3個為公辦,2個為民辦,統稱呼和浩特市實驗教育集團。近年來,國家大力推進義務教育均衡發展,實驗中學的公辦校區主要靠電腦派位招生,使得可以自主招生的兩所實驗中學民辦分校漸受追捧,李蕓的孩子考入的便是其中之一。

  義務教育免試就近入學,為什麼實驗中學分校還能組織“掐尖兒”招考?實驗教育集團校長屈惠華説:“教育部門允許他們招生,但不允許考試。目前,這兩個校區的人事、財務包括招生都是在獨立進行,他們可以自主招生,也不會跟我溝通。對于他們如何招生,我不過問,也不知道具體怎麼操作。”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一些地方對教育部關于民辦義務教育學校與公辦學校要同步招生的規定置若罔聞。很多城市連續多年都是民辦學校招生在前,公辦學校電腦派位在後。

  在另一省會城市,去年底教育局發布通知,公辦初中免試、免費、就近或相對就近分配入學,但民辦初中採取“電腦隨機派位+自主招生”的方式招生。而當地最好的兩三所初中都是民辦的,又允許“自主招生”,不少家長為了孩子的未來,只能帶孩子上各類輔導班。

  一位學生家長告訴記者:“我了解到的初中裏,不管公辦、民辦,都有入學考試,民辦初中的考試難度更大一些。”她的女兒就因為沒有通過報考的民辦中學的入學考試,劃片進入了公辦中學。

  而記者在呼和浩特調查發現,考生如果參加了民辦學校考試並被錄取,想再參加公辦學校的電腦派位,將被剝奪中考分招資格,也就沒有機會享受優質高中的有關優惠政策。據了解,近年來,呼和浩特每年有2萬多名小升初學生,但今年僅有9087名小學畢業生參加了現場電腦派位,不到總數的一半。

  招考越來越隱蔽,培訓班老師臨時電話通知,還有投簡歷、開放日等方式

  近年來,教育部多次發文,要求各地全面落實義務教育免試就近入學的政策。今年,教育部辦公廳在《關于做好2019年普通中小學招生入學工作的通知》中再次重申,所有公辦、民辦義務教育學校都要嚴格遵守義務教育免試入學規定。但在嚴查之下,一些學校依然暗自通過各種方式“掐尖兒”招生。

  在廣東廣州市經歷了近幾年小升初的家長,大都知道“MK”這個帶有暗號性質的拼音字母組合。“MK”即“密考”的諧音,另外還有“ZA”(執信奧班)、“YS”(育才實驗)、“YLQ”(預錄取)、“QY”(簽約)……家長們告訴記者,他們通過各種途徑加入學生家長群、教輔機構群及“MK”群,通過這一套“密碼”打探“密考”信息。

  與往年不一樣,今年民辦學校的“密考”減少了,取而代之的是投簡歷、學校開放日幾分鐘“見面”等形式。

  記者在招生最緊張的時候來到一所初中,因為教育部門不允許學校收取學生簡歷材料,該校就不設簡歷材料收取處,而是在現場放置若幹大廢紙簍,由保安指引家長們將“廢棄”的學生簡歷材料等扔到廢紙簍,等活動結束、校門緊閉後,部分家長就陸續接到社會教輔機構的電話。

  記者調查了解到,盡管查處小升初違規招考的力度加大,但考試組織得越來越隱蔽,屢禁不止。

  在某地,剛剛小學畢業的琳琳今年上半年參加了近10場由培訓機構組織的小升初考試,除一些民辦學校外,也不乏幾所公辦學校的“火箭班”考試,其中絕大多數考試地點都在位置偏僻的臨時考場。

  記者來到琳琳參加奧數補習、並組織她參加考試的一家培訓機構,向工作人員咨詢參加補習可否參加小升初考試選拔。一名工作人員表示“每年情況有變化,不一定每所學校的招考都能參加”,旁邊的工作人員立即警覺地掏出手機打了幾個字,向這名工作人員耳語道:“他是這個意思。”這名工作人員立即改了説法:“我們從來不替學校組織小升初考試,只進行普通的課外培訓。”

  “別説他們不和你説,我們家長都問不出來!” 琳琳的媽媽趙女士告訴記者,每次考試,都是接到培訓班老師的電話,通知什麼時間、什麼地點有一場很重要的考試,“但究竟是哪個學校的考試都不告訴我們。”

  一位培訓機構的工作人員説:“今年教育局查得嚴,往年每個學校至少組織2到3場考試,但今年基本每個學校只考了一次。查得我們今年連辦公地點都搬了,到現在都不敢挂牌子……”

  培訓機構門庭若市,有的稱與熱門學校關係緊密,超綱教學較為普遍

  “在我接觸到的小升初的學生群體裏,有八成的孩子會去補習機構。”一家培訓機構的李老師介紹道,由于優質教育資源稀缺,學業競爭持續加劇,各種各樣的輔導機構雨後春筍般興起。

  記者以學生家長的身份暗訪了幾個城市的多家校外培訓機構,發現許多培訓機構的授課內容嚴重超出教學大綱的規定范圍。同時,面對前來咨詢的家長,絕大多數機構都會介紹與各熱門學校關係緊密,以及教育質量高、生源輸送穩定等。

  記者調查發現,國家三令五申要求嚴格禁止作為義務教育階段升學與入學依據的奧數,在個別地方成了參加小升初選拔考試的學生繞不開的門檻。語文和英語則大幅提高了對小學生古文和詞匯量的考察。“為了招收成績頂尖的苗子,如果只考課本裏的知識,根本拉不開檔次。所以要想通過考試進好學校,就必須學奧數,語文、英語的難度也會提升。”某地一家培訓機構工作人員説。

  “小升初考試都考到勾股定理了,這是初中才學的內容,不參加小升初培訓根本不會!”一位家長説,有的輔導機構和學校有私下聯係,有學生考完出來説“考的一點也不難,我都做過了”,據説,該輔導機構押題率達到80%—90%。

  在廣州,有家長告訴記者,有的小升初“密考”委托社會上良莠不齊的教輔機構進行,真真假假,無法辨識。“很多考試無厘頭地從天而降,收取數百元上千元的考試費,答過題、交過卷後便杳無音訊了。”有時候家長也懷疑一些“密考”是騙局,但又恐這是一次“機會”,寧願上當受騙也不放過一次。

  四川成都市的一位家長説:“學校要生源,但不敢組織考試,培訓機構有生源,但沒有‘出口’,二者‘有進有出’,一拍即合。”這位家長告訴記者,這些培訓機構的學費價格不菲,往往上萬元甚至是數萬元。

  “一邊是學校嚴正聲明‘從未委托任何機構組織開展小升初考試’,一邊是各類機構你來我往地組織的‘小升初’考試。向教育局舉報反映問題,教育局又回復‘經詢問,學校未組織考試’。”對此,有的家長感到很疑惑:“既然嚴禁小升初考試、以考試成績擇校‘掐尖兒’,為什麼不徹查考試的組織方?如果考試與學校無關,那就是欺騙。”

  記者調查發現,近年來整治“掐尖兒”招考問題的舉措應該説也是嚴厲的,但對于學校來説,仍不乏各種應對之策。有的學校與教輔機構聯手,規避處罰。家長不以高額的價格報各種補習班就無法獲得考試信息,這在一些地區已經是公開的秘密。小升初“掐尖兒”招考問題與教輔機構亂象,應該引起主管部門高度重視。(文中出現的學生及家長姓名均為化名)

  ■編後

  斬斷違規招考利益鏈條

  從群眾來信和記者調查的情況看,違規招考、瘋狂補課的現象值得注意。

  小升初“掐尖兒”招生,好像“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但是,違規招考,擾亂了招生入學秩序,破壞了教育生態;搶跑超綱,擾亂了教育教學進度,加重了學生負擔;課上不講課下講,更損壞教學秩序和教師隊伍風氣。治理違規招考、超綱補課,必須堅決斬斷利益鏈條。試想,如果培訓機構和升學脫鉤,生意還會如此之火嗎?學校如果嚴格執行就近入學,學生還會為了搶跑趨之若鶩嗎?

  前不久,全國基礎教育工作會議召開,對基礎教育改革發展提出了新的要求。要從根子上給擇校熱降溫,除了響鼓重錘,還需進一步擴大優質教育資源,讓家門口的好學校越來越多;更需要著力從根本上解決“指揮棒”問題,不唯升學率評價學校,不唯分數評價學生,堅決克服和糾正應試教育傾向,把功夫下在學生全面培養、全面發展上。(記者 吳勇 李剛 張文)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天空之眼瞰昆明
天空之眼瞰昆明
緊急迫降
緊急迫降
巴黎:夏夜蒙馬特
巴黎:夏夜蒙馬特
古村新韻
古村新韻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4890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