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長三角省界收費站取消進行時
2019-08-14 09:17:11 來源: 解放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前段時間,記者隨貨車司機徐玉貴的40噸載重大貨車,淩晨3點從上海青浦區出發,過沿江高速公路滬蘇省界收費站,從蘇通大橋跨長江,向北一路穿越江蘇,再過蘇魯省界,歷時約11個小時,送貨到青島。

  這一路,要經過去年12月底就取消的蘇魯省界主線收費站,以及橋頭橋尾已被拆除了收費站的蘇通大橋。車出上海,跨大橋、過省界,高速公路上不必“剎一腳”,直接到青島下高速,才繳通行費。

  “80後”徐玉貴是安徽合肥人,開了16年貨車跑長途,幾乎跑遍全國各地。他平日不太看新聞,經記者提醒,才真正意識到一批省界收費站已經取消了:“怪不得,這段時間開車順暢多了。”

  不少人都經歷過,尤其在節假日,收費站前車流如龍,“壯觀”得讓人沒脾氣。在新舊動能轉換、高質量轉型發展的關鍵時間,哪怕只是讓老司機們“一腳油門”快上十幾秒、幾十秒,也能使經濟要素加速流轉——從某個角度看,這也是拆除行政藩籬的過程,把更多的門打開,把更多的路打通,成本少了,商機和信心就多了。

  尤其在更高質量推進一體化的長三角地區,在率先取消省界收費站之外,正打通更多有形或者無形的“關卡”。

  取消收費站好消息頻傳

  徐玉貴心直口快:“取消省界收費站,又不是取消收費。”

  確實,這個誤解必須反復被澄清。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費站,只是通過技術手段實現車輛跨省行駛時不停車快捷交費,是收費方式的改變,並不是取消高速公路通行費收費。跨省行駛車輛仍應按照有關規定和標準,依法交納車輛通行費。

  以前比較惱人的,就是每過省界或“節點”,總要停車。比如出上海,要停車繳納上海高速公路段的通行費;有時候開上一小段之後,又要停車,拿江蘇或者浙江的通行卡;出了蘇浙,又得繳費拿卡。以前,即便在江蘇省內,過江陰大橋、蘇通大橋等跨長江大橋,也得在橋頭橋尾兩次停車。最怕周末、小長假或黃金周,不少收費站本就大排長龍,奈何還得在省界和大橋上多排一兩次隊……

  所幸,這些“堵點”明年就可能被打通。國務院明確2019年底基本取消全國高速公路省界收費站,大多數省份已經制定了具體實施方案。不妨先看看長三角——

  江蘇去年底就率先取消了高速公路蘇魯省界主線收費站,同步取消了包括江陰大橋、蘇通大橋在內的5座省內跨江大橋主線收費站。江蘇省交通運輸廳主要領導表示,最快今年11月底,江蘇就將取消余下的全部17個省界高速公路主線收費站,有望成為全國首個高速公路“無障礙出省”的省份。

  浙江有計劃。今年12月底前,將拆除浙滬、浙贛、浙皖、浙閩省界總共15個高速公路省界收費站正線范圍內收費設施,具備新舊係統切換的條件,並將實現稱重檢測數據與收費車道係統聯動。

  上海交通委的消息,預計今年底,取消上海與江蘇、浙江的9處高速公路省界收費站,實現不停車快捷收費。

  這段時間,浙皖省界上、位于杭州市臨安區的昱嶺關收費站正拆除,這是浙江省第一個進行主線物理拆除的收費站。收費站負責人李錫芬介紹,一般客車通過收費站的時間是6秒,貨車通過的時間是13秒,拆除之後不停車收費,車輛可以“秒過”。

  滬蘇浙皖的交通運輸主管部門早已達成一致意見。根據交通運輸部部署,今年將同時實現京津冀和長三角兩大片區取消省界收費站。接下來幾個月,關于省界收費站的好消息,肯定越來越密集。

  “沒有感覺”的獲得感

  目前,長三角已真正取消省界收費站的地方還不多。記者只能隨徐玉貴的貨車,由江蘇連雲港到山東日照,過蘇魯省界收費站。如今這裏的收費站只剩一個“形式”,擋桿與收費崗亭都沒了,徐師傅一腳油門,幾乎沒有減速,過了省界。

  “其實也沒什麼感覺。”徐玉貴評價。他每個月平均開車跑兩萬多公裏,對各地的高速公路都熟悉。記者隨他運貨,在尚未被取消的省界收費站,他都是刷ETC卡,但也不過是幾秒鐘的事。

  不過,那日淩晨3點多,記者隨他過滬蘇省界收費站時,在上海嘉定區朱橋收費站前緩慢行駛了約三公裏。半夜怎麼還堵車排隊?徐玉貴見怪不怪:晚上收費站上班的人少,只開一兩個入口通道,慢很正常。“最好還是都取消了吧。”他感慨。他心底明白,滬蘇、滬浙、蘇浙省界的一批高速公路收費站,要比蘇魯省界忙碌得很多。

  雖然“沒感覺”,但絕大多數貨車司機公認,收費站少了肯定是好事。

  “大卡匯”公司的徐國存聽説記者來採訪省界收費站的事,趕緊把公司裏的幾位貨車司機都叫到辦公室來。這位1979年當兵時就開始開車,退伍後開貨車至今的老司機,掏出記號筆在玻璃墻上寫下“好處”:第一當然是快了,方便了,效率高;第二是少排隊少踩剎車,自然省油節能環保……幾個老司機討論半天,似乎也講不出第三點了。

  不過他們聊起,以前他們最怕放假過節,蘇浙進出上海的一些高速公路收費口,還有蘇通大橋等過江通道,經常排長隊。一些剛跑長途的司機,難免要跟收費員抱怨幾句:“慢速公路怎麼收高速費呢?”幾乎每個被採訪的貨車司機,都有在省界收費站長時間擁堵滯留的經歷。

  江蘇省交通運輸廳廳長陸永泉曾估算過:以前,貨車、客車、ETC車道平均通過時間分別為50秒、20秒、7秒,江蘇省率先取消一批收費站後,時速80公裏以內單車通過時間為2秒。

  從目前江蘇試點的情況來看,取消省界和跨江大橋主線收費站,使得車流分布更加均勻,省界和跨江大橋主線收費站的通行瓶頸疏通了不少。以G3京臺高速蘇魯省界收費站為例,2018年元旦日均流量9100輛,高峰時段擁堵近4小時。取消收費站後,2019年元旦假期日均流量達到1.1萬輛,卻沒有擁堵。

  大多數人未必知道,取消省界收費站能減少多少汽車尾氣。有專家比較過,過去車輛過收費站,要提前剎車減速,過了收費站約1公裏才能恢復正常速度,若全程快速通過,如此幾分鐘內,車輛的綜合油耗與有害氣體都減少約60%。繁忙的高速路網上,每輛車節能環保一點點,總量不能小覷。同樣,大量紙張油墨將被節約下來。據統計,僅取消蘇魯省界收費站後的繳費環節,每年約可節約700萬張通行票據。

  打破行政藩籬、優化營商環境,不少“大突破”都是點滴努力中積累出來的。貨車司機劉明告訴記者,未來取消省界收費站後,擁堵的可能性少了,心情舒暢精神好。他估計,從新疆到上海開長途貨車的時間,至少能節省兩三個小時,“可以在休息區多打個盹。”劉明笑著説。

  也許,“沒有感覺”也將成為司機們的獲得感之一。今年6月1日起,蘇嘉杭高速公路開始支持“無感支付”通行,這是國內首創的路橋虛擬卡通行係統。未來,讓人“沒有感覺”的不僅是將被基本取消的省界收費站,隨著車輛精準定位等技術的進步,高速公路的入口和出口,也能實現不停車、不拿卡“秒過”。

  簡單而又不簡單的進步

  既然這麼好,技術也夠了,為何不早點取消省界高速公路收費站?在不少人看來,這似乎是個很簡單的事。其實不然。

  一位業內“老法師”告訴記者,取消省界收費站並不是一拆了之,背後涉及收費政策、技術和運營管理、係統升級和改造等;頂層設計與省際協調之外,還要考慮方方面面。

  比如説,國內一些省份對貨車以車型計費,而大多數省份以車輛載重計費,車輛“秒過”之後,賬怎麼算,怎麼分?還比如説,無論從烏魯木齊到上海,還是從阜陽到溫州,高速公路上有多種路徑可選,並導致通行費不同,如何記錄長途車輛的精準路徑?還有,以前高速公路分省份收費,數額不會太大,如今一腳油門能行千萬裏,通行費成了“巨款”,免不了有人要動“歪腦筋”,如何發現並堵住其中漏洞?解決這些問題,都需要時間與智慧。

  我國高速公路經歷了20多年的發展。起初按照路段收費,每個路段、每個項目各自設收費站;後來實現省內聯網、取消省內收費站;到2015年,實現全國高速公路ETC聯網;到今年年底前,基本取消全國高速公路省界收費站。一步一步,順勢而為。回頭看其中變化,體現的是全方位的進步——

  徐玉貴總會懷念他剛入行的2003年。那時候的貨車司機,對農村男孩來説,還是個很不錯的職業。車子少,物流行業競爭不充分,運費不透明,都是貨車司機“按心情”開價。每逢過年,總有貨主們上門給徐玉貴拜年,預訂他的“檔期”,生怕到時候沒人給他們拉貨。同村人每月工資不過數百上千元時,徐玉貴一年能掙七八萬元。談對象的時候,他很受女孩子們的歡迎。

  他懷念那個時候,卻也痛恨那個時候。徐玉貴和比他“車齡”更長的貨車司機,都擔驚受怕過。很多年前,他們從來不敢在公路服務區睡覺,一不當心,哪怕是走開幾分鐘上個廁所,大油箱的油就被偷光。有人為此在車上養狼狗,兩夫妻夜裏輪流守著貨車“站崗”。這還算好的,他們更怕“攔路賊”,在沒有ETC卡,更沒有手機移動支付的年代,跑長途的貨車司機身上一般都備著幾萬塊錢路費、油費,難免遭犯罪分子“惦記”。徐玉貴、徐國存、劉明等老司機,幾乎個個都被搶過。他們都有在車上藏錢的“絕活”,即便如此,也還得留一點在身上當作“買路錢”。如今好了。徐玉貴敢在服務區呼呼大睡,開車只要帶上ETC卡和手機就好。

  以前有些老司機總要超載才能掙錢,看到省界收費站和檢查站,“腳都嚇得發抖”,他們怕交警和路政部門檢查。如今也好了,司機們覺得實在沒必要,貨多車也多,運力充足,沒必要冒著安全風險超載。

  以前高速公路不多,總有人為了省通行費繞路走小路,國道、省道、縣道上,大貨車轟隆隆地飛馳著趕時間。就在長三角跑跑,一趟也能省下數百元。如今這種情況也少了,貨車司機大多數老老實實走高速。一方面相比小路,高速公路不太堵車,能保證時效;另一方面,司機們也不敢“亂跑”,得益于互聯網技術,貨主與司機線上就能“匹配”,比如徐玉貴手機裏裝有名為“天地匯”的物流軟件,貨物怎麼走,運到哪裏,貨主隨時可定位。

  他們都感慨進步飛速,可也還有怨言。他們不約而同聊起南方一些地方,曾幾何時,因為是不同公司、不同地方出錢修的路,幾公裏就設一個收費站,一截一截地停車排隊收費,煩不勝煩。他們還説起,高速公路省界收費站畢竟還是少數,除高速公路之外更多的公路上,在鄉鎮與鄉鎮、縣與縣、市與市之間,是否還有一些沒有必要存在的“關卡”需要取消?

  在通行效率之外,老司機們還關心費用問題。這段時間以來,長三角各地都在大力推進ETC的安裝和使用,不少省界收費站的取消工作與各出入口的ETC車道、門架建設同步進行。此前,不同的省份對司機持ETC繳納通行費的優惠政策不一致,在當地辦理ETC在其他省份的高速公路上無法享受通行費優惠。從7月1日起,各地將陸續落實對ETC用戶不少于5%的車輛通行費基本優惠政策,並實現對通行本區域的ETC車輛無差別基本優惠。

  有時候徐玉貴雖然常抱怨“幹活苦”,可細細算下來,刨去成本,一年到手二三十萬元,能養一家老小。他不搶時間,也不冒險,他反復説,開車最重要的是平安。(記者 孔令君)

+1
【糾錯】 責任編輯: 黃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葵花綻放秋成景
葵花綻放秋成景
克羅地亞迎來高溫天氣
克羅地亞迎來高溫天氣
生態中國·七彩雲南四時春
生態中國·七彩雲南四時春
古堡前的愛丁堡國際軍樂節
古堡前的愛丁堡國際軍樂節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211511248727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