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夏暑留守兒童溺水身亡頻發 如何編織防溺水保護網?
2019-07-26 07:19:22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海南三個多月裏已有10余名學生溺水身亡,他們多為留守兒童。如何編織嚴密的防溺水保護網,填補留守兒童假期的生活空白成普遍關注——

  留守兒童溺水,何時不再是夏暑之痛

  “兒啊,回來啊。”7月7日下午,放暑假第一天,海南澄邁福山鎮文學村5名學生結伴去水塘邊玩耍,一名15歲留守男生不幸溺水身亡。

  出事後,孩子的母親哭成淚人,悲傷過度幾度昏厥。事發至今,她依舊沉浸在失去兒子的悲傷之中,時常在半夜禁不住號啕大哭。

  “每當學生放假,教育部門都會很緊張。暑假前後,頻頻下發學生防溺水的緊急通知,然而,通知年年發,學生溺水年年有,讓人悲痛不已。”海南師范大學老師郭敏嘆息道。

  事實上,溺水事故一直是危害中小學生安全的“頭號殺手”。數據顯示,溺水是我國兒童的第一位致死原因。我國每年有5.7萬余人溺水死亡,其中0至14歲的就佔56.58%,遠高于交通事故和失足跌落的意外傷害,而每年七八月份是兒童溺水高發季。

  面對這一頻發事件,海南公安消防部門多次發出警告,教育部辦公廳也發布《關于預防學生溺水事故切實做好學生安全工作的通知》等相關文件,可為什麼學生溺水事件還是無法避免?是學校監管不嚴,還是家長監督不力?留守兒童溺水事件頻繁發生,究竟是誰之過?

  “該做的工作都做了”,還是防不勝防

  一到夏暑,溺水事故就會成為避不開的沉重話題。記者梳理發現,今年4月1日到7月中旬,三個多月時間海南已有10余名學生溺水身亡,尤其是近一個月就有7名學生溺亡,其中大多為15歲以下留守兒童。

  7月20日,記者對海口周邊一些廢棄的水塘走訪發現,這些水塘形成已久,在暑假期間適逢雨季,這些坑塘大部分積滿了水,積水深度難以預測。而且,這些危險水域沒有設置任何防護措施和警示標識,許多孩子不顧危險依然在水中嬉鬧。

  “湖、河內嚴禁遊泳、洗澡,我們在沿湖、河岸邊設立了禁止遊泳的警示牌。但是,每年都有小孩兒不聽勸阻,隨意下水。”一名村民對記者説。

  據了解,暑假前夕,海南省教育廳下發緊急通知,要求各地各校認真落實溺水防范工作,指導家長做好暑假期間學生安全教育。

  “印發《告家長書》,校訊通發短信提醒……該做的工作都做了,然而學生溺水事故還是未能杜絕。”海南省教育廳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為防范學生溺水,他們制作了公益廣告在當地電視臺黃金時段連續播發,並讓學校通過校訊通向家長時常發送提醒短信。針對留守兒童,他們要求基層學校老師上門家訪,一定要與家長面對面溝通。

  “每年到這個時候,我們都很緊張,早早就與相關部門聯係加強監管,可溺水事故還是防不勝防。”該負責人無奈地表示。

  多環節掉鏈子,孩子遊“野泳”難防

  事實上,減少兒童暑期溺水風險的關鍵環節,除了兒童自身外,還在于學校、家長和設施防護,只有環環責任到位,才能減少悲劇發生。可在現實中,這些環節往往不同程度地“掉鏈子”。

  “缺乏安全意識,許多監護人監管不到位。”郭敏曾參與一項關于校園安全與青少年權益維護的項目調研,她發現,兒童溺亡事件主要發生在農村,農村的現狀是年輕人大多外出打工,老人、孩子留守。老人往往缺乏安全意識,對孩子的監管常常不到位。

  “你留意下會發現,這些溺水死亡事故大多發生在脫離家長監護和學校老師管理的時段。很多溺水學生的家長因為忙于工作,無暇顧及孩子的去向。”郭敏説。

  “為了生存,我們也是沒辦法。”在工地打工的姜峰告訴記者,他和妻子長年在外打工,7歲的兒子就被送到鄉下由爺爺看管。爺爺奶奶主要是給孩子做飯,至于其他方面,老人們並沒有想那麼多。

  郭敏無奈地表示,留守子女溺亡事故所佔比率較高,很多時候是由于孩子沒人監管,另外,相比城市的孩子豐富多彩的假期生活,留守兒童多生活單調,加之天氣炎熱,孩子們在水塘中玩耍就成了暑期生活的一部分。即使年邁力衰的老人寸步不離孩子,也難盯住孩子戲水。

  談起近幾年來接觸的多起學生溺水事故,海口120調度科科長張彩雲心痛不已。她坦言,從多起溺水事故來看,農村發生事故的數量明顯高于城市。“城市擁有眾多經營規范的遊泳池,配有救生員等。而農村孩子想要消暑,大多是三五成群去遊‘野泳’,安全沒有保障。加上地處偏遠,一旦發生事故,救援力量短時間內很難迅速到達現場。”

  在她看來,農村的基礎設施差,孩子們只能在一些無人管理的小水塘、水庫遊泳嬉水,危險係數大大增加。

  如何織密防溺水保護網

  “兒童暑期溺水難題並非無解,關鍵是能否在各個環節進行改善。每個環節的力量增強了,整體安全效能就能體現出來。”業內人士認為,預防溺水事故需要家長、學校、政府部門、社會力量共同參與。

  據了解,為加快推進中小學生“學遊泳、防溺水、懂救生”係統教育工程,海南省教育廳決定于2019年暑假繼續將全省普及中小學生遊泳教育納入暑假作業活動,各地各校可根據情況對家長帶孩子參加的遊泳培訓給予適當獎補。

  郭敏認為,有針對性地對學生進行安全教育至關重要。雖然每年暑假前,各個學校都會進行安全教育,班主任也會加以強調,但只念文件的效果並不好,還需要用辦展覽、看視頻等更直觀的方式對學生進行教育。與此同時,家庭監管缺位的問題也需要加以解決,對不負責任的家長,相關部門應當給予警示。

  “此外,有關部門可以結合正在推進的新農村建設,利用一些水塘資源建設一批簡易遊泳池,有深淺區、有標識,最好還有人管。農村中小學生有了安全的遊泳場所,一定程度會減少他們去溺水隱患的河流、水塘玩水。”

  “相對城裏的孩子能夠享受到優質公共資源,農村學生尤其是留守兒童的暑期生活太過單調,怎樣填補留守兒童假期的空白也是有關部門應該思考的。”郭敏建議,可以將學生非正常死亡納入對地方政府的考核范圍,切實推動各個相關部門盡職盡責。家庭、學校、社會、政府相互補位,才能最大限度地不留空當、無監護盲區。(記者 吳雪君)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夏日到大美新疆來
夏日到大美新疆來
走進天文館 快樂度暑假
走進天文館 快樂度暑假
大暑漂流覓清涼
大暑漂流覓清涼
大熊貓“姐妹花”安然度暑
大熊貓“姐妹花”安然度暑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61124799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