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專業化到職業化 網絡主播能否成為“第361行”
2019-07-24 08:14:24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熱點觀察】

  酷狗直播平臺上的音樂主播紅格格畢業了。她除了領到一張畢業證書,還獲得了一枚直播平臺授予的“學院認證”徽章,這意味著在此後的直播活動中,她將獲得更多平臺資源的支持。

  近日,由中國演出行業協會指導,酷狗音樂、光明網、酷狗直播學院主辦的“育啟未來 為藝發聲”暨酷狗直播學院首屆網絡主播畢業典禮在京舉辦,包括紅格格在內的1500名網絡主播,經過培訓,考試合格,領到了畢業證書。

  這是國內直播平臺首次對網絡主播進行大規模培訓,參加培訓的主播超過3萬名,累積到一定學分參加考試的有1萬名,最後通過考試獲得畢業證書的主播有1500名。此舉不僅開網絡主播大規模培訓的先河,也引發人們對網絡主播群體規范化、專業化、職業化的討論。

  從無序到規范

  我國的網絡直播興起于2005年,到2016年出現井噴式發展。截至2018年,我國直播行業的規模已經超過4.56億人,即超過一半以上的中國網民都玩過直播。另據《小葫蘆2018年度全平臺直播行業白皮書》數據,2017年全平臺新增主播為145萬人,2018年這一數字上漲到217萬人。

  龐大的市場規模,導致主播群體良莠不齊。為了吸引眼球,一些主播無所不用其極,從“黃鱔事件”到“直播媽媽洗澡”再到“直播吸毒”“直播跳樓”,出格的直播行為一再突破道德和法律底線。這説明網絡直播活動和網絡主播的行為亟須規范。為此,2018年,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會同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安部等部門聯合推出《關于加強網絡直播服務管理工作的通知》,以加強網絡直播行業的基礎管理。

  嚴管之下,“黃鱔事件”等極端直播行為大大減少,但像“直播中抽煙”“直播中爆粗口”等違規行為仍時有發生。這些行為有的是故意打“擦邊球”,有的是由于主播對相關規范不夠了解而導致的“無心之舉”。

  光明網副總經理宋樂永介紹,從2018年年初開始,光明網在中央網信辦的支持下,建了一個網絡主播黑名單數據庫共享係統,截至目前,有2100多名主播進入這個黑名單。“有的是在利益驅使下故意涉黃、涉毒,但進入黑名單的大部分人是因為無知,比如有的人直播中抽煙,有的人直播中説臟話。行為看似無所謂,可一旦被拉黑,他們在網上將寸步難行,想開個網店都難。”

  因此,無論是從維護網絡空間風清氣朗的角度,還是從維護網絡主播長遠利益的角度,對網絡主播進行教育培訓都十分必要。

  2018年11月,中國演出協會網絡表演(直播)分會曾在上海舉辦過一個網絡表演(直播)行業培訓班,培訓內容涉及政策法規解讀、執法案例講解、主播素養專項培訓、直播形象及禮儀等內容,但規模較小,參加者多為直播平臺的內容審核負責人和一些頭部主播。

  酷狗此次開啟的主播培訓,一則規模大,平臺上的所有主播均可報名參與,二則希望將培訓常態化。酷狗直播學院負責人黃軒婷介紹,酷狗直播學院2018年5月上線,目前已開發出140多門在線課程,其中30%的內容為政策、法律、法規,目的是教會主播們如何讓自己的直播行為合規合法。培訓的效果明顯,“參加了培訓的主播,行為違規率下降了67%”。

  從顏值到價值

  畢業于西南大學音樂學院的紅格格,之前是一名音樂老師。雖然她有不錯的音樂素養,但初入直播行業,也十分緊張,不知道如何面對鏡頭,不會跟粉絲互動,剛開直播時,“緊張得會手抖”。

  很多新入行的主播,都會“拜師學藝”,就是跟老主播學“如何吸引粉絲、如何獲得更多打賞和禮物”等,想學更多基本不可能了。大多數主播在直播江湖中,自生自滅。正如謝歡所言,直播行業存在一個怪圈,無論多紅的主播,基本上走紅周期就是3到5年。

  粉絲對主播的關注,多是圖個新鮮,新鮮勁兒一過,很可能“粉轉路”。究其原因,主要是大家有個智能手機就能進行直播,直播的內容缺乏專業性,又長期在一個水平上打轉,很多才藝主播也沒有代表作,粉絲很容易産生審美疲勞。紅格格就向記者感嘆,“主播的職業瓶頸是,粉絲是流動的,你必須不斷提升才藝和直播技巧,才能讓粉絲趨于穩定。”

  提升主播的專業化水平,教育培訓是繞不開的過程。酷狗對音樂主播的培訓,就是想在專業化上發力,提升主播的專業素養。黃軒婷介紹,酷狗直播學院聯合行業協會和多所大學,研發了140多門課程供主播選擇,其中70%是專業課程,從基礎發聲技巧到樂器使用再到樂理的講解,既有視頻課程、直播課程,也有一對一、一對多的小班培訓。每門課程根據難易程度有不同積分,當累積到一定積分,主播可以申請考試。考試通過,主播進入兩個月的實習期。實習期也有考核,包括係統評分和用戶評分,當直播內容達到一定標準,並且“零違規”,才能正式“畢業”,得到平臺的認證和推廣。

  為了提升培訓的專業化水平,酷狗直播學院聘請了資深的行業專家開設定制化教學。例如,來自美國伯克利音樂學院的聲樂教授坐鎮酷狗直播學院,從演唱技巧、表情管理、情緒表達等多個方面進行教學。《歌手》聲樂顧問藍天洋在酷狗直播學院開設“好聲音特訓營”,力圖解決主播演唱中遇到的問題,以讓聲音更上一層樓。參加了培訓的紅格格感覺收獲很大,隨著學會如何將音樂技能轉化為秀場的表演,她完成了從一名音樂教師向網紅主播的華麗轉身,並希望將來能自己寫歌做原創,在專業化的道路上走得更遠些。

  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高文珺認為,當平臺從發展的角度考慮,為主播打造一個學習提升空間的時候,不僅能培養出更多優秀主播,産出更好的內容吸引觀眾,從長遠看,也能促進直播行業的整體發展。

  從專業化到職業化

  離開直播間,網絡主播們能否站上更高的舞臺,這是一個十分現實的問題。對主播而言,其意味著能否突破職業瓶頸,打開一片新的天地。

  很多網絡主播也在努力向線下發展,以期從網紅向演藝明星進階,只是離開直播間後,難免暴露出不適應專業舞臺的問題。曾有一名有數百萬粉絲的網紅音樂主播,參加了一檔音樂節目。他站在臺上,被導師問了一個跟基礎樂理知識相關的題目,就被難住了,結果止步不前。

  從大環境看,目前網絡直播行業規模增長日趨穩定,行業發展也在回歸理性,拼顏值、秀下限、打法律擦邊球的做法已很難有立足之地。行為不違規只是基礎,要想獲得長久的生命力,必須有精品化的內容。因此,除了規范化、專業化,推動網絡主播的職業化似乎不可避免,因為只有職業化才能提升直播內容的質量。

  網絡主播能否成為一個職業,這些年業界一直爭論不已。中國演出行業協會秘書長潘燕説,直播是一種工具,並不是每個人用了直播就能變成主播。只有當專業的網絡主播群體出現,它才能成為一個新職業。中國演出行業協會未來將為有需要的主播提供能力認定服務,同時建立起對各個平臺都能夠適用的職業教育標準體係。

  現實走在了網絡主播職業認定的前面。目前在各大直播平臺,均出現了一批職業化的網絡主播,其中不少還成立了團隊,並從線上向下發展。比如,在快手直播平臺上,以網紅“沙老板”為代表的億仁團隊聚攏了一批網絡主播,專門從事農村題材搞笑短視頻的拍攝,收獲了很高的人氣,還受邀參與電影《天才搭檔》的拍攝。這些網絡主播,大都還從事著其他工作,網絡直播只能算是兼職,只有部分頭部主播把全部精力放在了直播上,把主播當成職業。

  這説明網絡主播的職業化任重而道遠。推動網絡主播的規范化、專業化、職業化,僅靠一兩個平臺很難做到,而需要平臺、協會以及行業主管部門共同努力。黃軒婷呼吁更多直播平臺加入到對主播的培訓中,通過人才教育培養的方式為行業孵化賦能,早日把網絡主播變成能出狀元的“第361行”。(韓業庭)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大暑漂流覓清涼
大暑漂流覓清涼
大熊貓“姐妹花”安然度暑
大熊貓“姐妹花”安然度暑
夏日羊卓雍錯美如畫
夏日羊卓雍錯美如畫
西湖荷花別樣美
西湖荷花別樣美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479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