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取舍之間 看一座新城規劃的邏輯
2019-07-22 09:30:04 來源: 成都商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當下,“未來城市”是個熱詞。它承載著人們對未來生活和未來科技的憧憬,不斷迸發出新鮮而遙遠的詞匯,比如目前還未有城市抵達的智慧城市、垂直城市、水下城市。

  成都在7月19日召開的市委十三屆五次全會上,也提出了一座“未來之城”——到本世紀中葉,東部新城高質量發展取得重大進展,成為全面體現新發展理念的未來之城。

  這座未來之城的最終模樣是被期待的,期待它能比現在的城市更好,最好像科幻電影裏一樣智慧炫麗。但正如新加坡的規劃大師劉太格所説,這些都是目的而非操作方式,城市發展首先需要有“明智化”的規劃。而“明智化”背後,應是正確合理的價值觀與科學順暢的邏輯。

  由此,我們來看成都對于東部新城規劃建設提出的要求:把握“五個關係”——全域與新城、築城與留白、興城與興業、聚勢與賦能、速度與質量。既然是需要“把握”的“關係”,便意味著二者之間有衝突甚至對立。

  掰開揉碎,最終我們看到這本未來之城規劃中的“取舍”二字。

  新城的綠色空間底限:

  “很重要”

  土地資源終究是有限的,生態用地的“不容擠佔”,就意味著建設用地必須有所退讓。這是艱難的取舍,而從規劃中可以看出,成都在新城區域明確地選擇了生態。

  近年來,“新城”很熱。北京、上海、廣州等一些特大城市都把“新城”引入了總規。城市研究學者馮雲廷總結,新城充滿機會和選擇自由,以新城和新市鎮建設為支點走全域城市化之路,勢必成為中國城市化的戰略選擇。

  成都的這座新城選擇從龍泉山以東的土地上孕育出來。因為這片千年來被連綿的山峰阻斷、少有城市資源流通的土地,擁有“白紙作畫”的後發優勢,也有面向成渝城市群、全面開放的地域優勢。

  這個新城會有多大?根據規劃,未來東部新城將成為成渝城市群的核心城市,規模將相當于一個大型城市,而這個規模是根據東部新城的終極城市規模來預測的。

  “‘堅定引領未來,決心長遠謀劃’,東部新城的確規劃得很長遠。”劉鵬告訴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作為東部新城辦規劃建設處負責人,他深度參與了此次規劃制定。

  那麼新城要堅定什麼?規劃提出——錨固綠色空間底限,嚴格保護生態敏感區、自然保護區以及維護城市安全的其他空間限制要素,充分考慮城市通風廊道和生態綠楔。這展現出了新城對“綠色空間”的高度重視,劉鵬也明確地表示:“守住我們新城的綠色空間底限,很重要。”

  但土地資源終究是有限的,生態用地的“不容擠佔”,就意味著建設用地必須有所退讓。這是艱難的取舍,而從規劃中可以看出,成都在新城區域明確地選擇了生態。

  “生態優先是新城建設的前提與底限,關于水係和綠地的藍綠空間規劃是東部新城規劃的重要組成部分。”劉鵬解釋,東部新城既然是白紙作畫,便不會再重蹈很多大城市甚至是自身走過的錯誤道路,犧牲上天遺留的資源去創造未來的財富。“我們可以去借鑒先進經驗、深度挖掘單位用地産出率,可以構築公園城市特色綜合運營模式,提高生態價值轉化,但絕不會犧牲生態來換取短期利益。”

  築城前的留白決心:

  “很堅定”

  “雖然有些城市都提出了‘留白’,但還沒有像成都這樣明確落到如此細的數字上。這就是成都的堅定。”

  關于東部新城規劃,還有一個顯而易見的“取舍”,那就是“築城”的同時要“留白”——規劃明確提出,在東部新城規劃建設初期強化土地預留。這意味著東部新城會有一部分土地不會被出讓,這對于國內外很多靠賣地來充盈口袋、緩解缺錢“近憂”的城市來説,是難以割舍的。

  成都為什麼會做這樣的“舍棄”?“這是考慮到未來城市功能發展的需要”,劉鵬説。

  的確,留白是傳統的中國美學,從老子説的“有無相生,難易相成”,到齊白石畫蝦不見水、但見水汽淋漓,留白留的正是想象空間。“我們在50年前,怎會想到有350公裏時速的高鐵呢?所以,我們誰也不預料50年後會有怎樣的科技與業態,以及到那時城市需要承載哪些功能。”劉鵬告訴記者。

  “規劃留白”不是成都首創的,實際上國內外已有城市正在探索這樣的規劃藝術。國內更有一些學者提出,中國城市對土地的規劃必須要有“留白”——因為中國的城市空間發展一度隨著土地的有償使用、住房制度等一係列市場化改革而獲得了巨大的動力和契機,但也伴生了很多問題:一方面城市建設“為之過當”,低水平重復建設時有發生,城市空間攤大餅式發展引發“城市病”;另一方面是規劃對用地的控制過于明確,便會導致城市缺少余地來應對風險。

  “初期的留白,就是東部新城迎接未來的韌性。”劉鵬闡述,具體來看成都東部新城的留白分為兩部分:一是強化功能性預留,重點支撐東部新城未來公共服務和産業發展新需要,共規劃2處城市級預留用地、每處面積2.5平方公裏,8處區級預留用地、每處面積1平方公裏;二是強化價值性預留,對各級城市中心、生態價值轉化高等區域內的土地近期予以預留和控制,探索先租賃後出讓等土地利用新模式。“雖然有些城市都提出了‘留白’,但還沒有像成都這樣明確落到如此細的數字上。這就是成都的堅定。”

  速度與質量的排位:

  “重質量”

  成都的東部新城提前鎖定了49.5平方公裏用地作為重大設施建設空間,佔東部新城中建設用地面積比例為6.6%。這個數字,達到了現代化世界城市的水平

  新城的取舍還在“速度與質量”之間。

  10年前,中國社科院發布的《中國城市發展報告No.3》中明確指出,中國城鎮化應從單純追求速度型向著力提升質量型轉變,以城市發展轉型為核心,加快向低消耗、低排放、高效率、和諧有序的新型城市發展模式轉變。到如今,中國邁入全面推動高質量發展的新時代。

  城市發展中的速度與質量天平有了搖擺,有的喝下長遠計劃的“苦藥”,但也不乏有的吃下短期利益的“糖果”。

  而此次築新城,成都的天平明確地傾向了“質量”。

  城市質量如何體現?公服設施、市政基礎設施和標志性建築是重要載體。而成都的東部新城提前鎖定了49.5平方公裏用地作為重大設施建設空間,佔東部新城中建設用地面積比例為6.6%。這個數字,達到了現代化世界城市的水平。並且劉鵬告訴記者,目前這些重大設施已在空間上進行了落位,“不僅是6.6%這個數字高,我們規劃的重大設施功能水平也相當靠前。這是吸取目前很多大城市的經驗教訓,一方面是保障城市服務水平,二是盡量避免之後的復拆復建和資源浪費。”

  城市質量同樣體現在“遵循經濟規律、構建産業生態”與“突出綜合效益、科學推進建設”中,新城的産業與規模都將在藍圖下不疾不徐、穩中有進,按照建設時序來築一座盡善盡美的未來之城。

  《漢書》講,為人主計者,莫如先審取舍。

  成都用新發展理念理順了邏輯,做出了取舍,讓這座新城的鋼筋水泥背後涵蓋更多更為重要的軟性要義。就像骨骼與肌肉,相生成一座健壯的未來城市,給人民以宜居,讓土地可持續。(記者 尹沁彤)

+1
【糾錯】 責任編輯: 黃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走進海派建築 讀懂上海歷史
走進海派建築 讀懂上海歷史
廣西欽州:學芭蕾 度暑假
廣西欽州:學芭蕾 度暑假
暢潛蔚藍
暢潛蔚藍
電子消費博覽會上體驗未來智慧生活
電子消費博覽會上體驗未來智慧生活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21151124781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