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百間房到“百姓村”:一個中原村莊的一百年
2019-07-20 14:41:1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鄭州7月20日電題:從百間房到“百姓村”:一個中原村莊的一百年

  新華社記者林嵬、雙瑞

  百間房村每個姓氏的代表在拍攝“全家福”(6月26日攝)。  新華社記者李安攝

  盛夏時節,河南省焦作市近郊的百間房村十分熱鬧。籌建中的村史館徵集老物件,許多常年在外的人都回來了,村委會靈機一動,讓每個姓氏各出一名代表,拍一張特殊的“百姓村”全家福。

  罡、卜、呼、職、毋……這個只有350戶居民的自然村,卻有多達105個姓氏。一百年來,小小的百間房村濃縮了時代風雲,走過了看似尋常卻奇崛的滄桑歷程。

  奮鬥:一百年前的工人新村

  “我爺爺16歲背井離鄉來下礦井,在這兒成家,到今天,我家在百間房已經生活五代人了。”78歲的退休教師鄭捷一輩子住在百間房村。對他來説,這個祖先流浪的駐泊地是他們真正的家。

  北依太行,南臨黃河,焦作自古即是富庶之地,尤以煤礦知名。

  “為啥叫百間房,最早就是因為煤礦公司蓋的一百間礦工宿舍。”67歲的王浩東研究過百間房的歷史演變,還寫了一本簡要村史,“可以説,百間房村從誕生之日起就跟別的村不一樣,這是個真正的工人新村。”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2)從百間房到“百姓村”:一個中原村莊的一百年

  這是6月26日無人機拍攝的百間房村。  新華社記者李安攝

  早在20世紀初,百間房一帶就先後建了4口礦井,五湖四海的窮苦人紛紛來討生活。鼎盛時期,百間房居民達一萬余人,三教九流混雜,光飲水井就有7口,被時人譽為“小上海”。

  “百間房是全省最早用上電燈、通上電話、放映電影、吃上自來水的。”熟稔焦作煤礦史的河南新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原焦東礦)董事長王保才説,河南第一條鐵路、第一所高等學堂,也跟百間房一帶的煤礦有直接關聯。

  作為中國最早的工人階級的一部分,百間房礦工們充分展現了為美好生活努力奮鬥的品質。

  “我爺爺8歲就當了礦工。”王保才説,老人告訴他,礦井底下黑漆漆的,每天開工發3兩油,不到萬不得已礦工們不舍得點燈,把油省下來帶回家可以吃好幾天。

  幾乎每家每戶都能講出類似的故事。鄭捷的爺爺在煤礦停工的時候也不閒著,擺攤賣點針頭線腦,攢下錢在百間房成了家;康紹之的父親13歲下煤窯,辛苦站穩腳跟後,又把老人接到身邊;孫文有的父親自己釀醋、做醬油、磨香油,樣樣活計拿得下來……

  1925年,震驚中外的五卅運動在上海爆發,百間房的礦工隨即熱烈響應,在歷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指導中國革命的綱領性文獻之一《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中提到了焦作煤礦罷工,稱他們“特別能戰鬥”,指的就是百間房。村裏的老人們對此津津樂道。

  這種奮鬥基因傳承至今,並隨著時代變遷不斷煥發出新光彩。小小的百間房村先後走出了一批優秀人才,在許多領域取得了可圈可點的成績。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3)從百間房到“百姓村”:一個中原村莊的一百年

  百間房村村民、78歲的退休教師鄭捷(左)在向記者講解他手繪的20世紀初百間房村概況圖(6月26日攝)。 新華社記者李安攝

  包容:沒有邊界的“百姓”奇村

  面對來訪者,上了歲數的老人熱情指點兩側的院落,念叨這家姓什麼,老家是哪兒的,什麼年代搬來的。這是獨屬于百間房的特質,與中國大多數村莊迥然不同。“侯孫蘆姬崔武尚,郝吳翟賈葉卜亢……”王浩東把村裏的姓氏編成了順口溜,每句7個字,足足15句。

  作為名副其實的移民村,為源源不斷前來討生活的人提供庇護,是百間房村不成文的傳統。一個世紀以來,這裏像一處溫暖的港灣,敞開懷抱接納四方來客,成就了這個沒有邊界的“百姓”奇村。

  “那時候家裏窮,吃不上飯,就來這兒試試。”95歲的陳俊枝20世紀60年代從河南省新蔡縣搬來,她有6個兒女,趕上困難時期,全家人抱著一線希望來到了百間房。

  “沒有大姓壓小姓,啥人都能容,都是窮苦人,村子從根兒上就是窮苦人的家。”王浩東説,這種可貴的品質,即使在“多一張嘴就多分一份口糧”的年代仍然閃光。

  “剛來的時候租了3口窯洞住。在老家吃紅薯皮,到這兒是玉米面蒸的饃。”陳俊枝的女兒趙小鳳説,村民們和氣、好相處,他們很快就適應了當地的生活,現在已成了五六十口人的大家庭,老太太身體硬朗,還會打麻將。

  “我老家在山裏,看著有20畝地,實際不打糧食,過不下去。”59歲的崔苗英是1983年從山西沁水搬來的,由于山地貧瘠、食不果腹,她和丈夫韋克勤帶著大兒子來百間房投奔親戚。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7)從百間房到“百姓村”:一個中原村莊的一百年

  百間房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工作人員為百間房村村民檢查身體(6月26日攝)。  新華社記者李安攝

  這些年裏,他們在村辦企業上過班,跑過運輸,養過雞。從租房住到蓋起300多平方米的3層樓,日子過得紅紅火火。

  像其他外來者一樣,崔苗英早已把百間房當作真正的家。據統計,村裏的105個姓氏來自全國14個省的108個縣。被接納的人對百間房充滿感激,並力所能及地回報這片土地。

  百間房所在的李貴作行政村村主任邢國濤是父親用扁擔挑過來的,當時他才幾個月大。1975年,河南駐馬店20多個縣市遭受大水災,其中就包括邢國濤的老家,一家人逃到了百間房避難。

  “在別人家住了6年,連床和糧食都是借的。”邢國濤聽父母説,村裏人很關照他們,剛來時沒有責任田,東家接濟點玉米,西家送點小麥,才熬過了最艱難的幾年。後來,也是左鄰右舍出力,挑水和泥,幫他們蓋起了幾間土坯房。

  這種守望相助的情誼,深深影響了邢國濤的前半生。盡管沒有血緣關係,直到今天,他都管那位熱情善良的房東老太太叫“娘”。

  邢國濤頭腦靈活,敢闖敢幹,高中畢業後賣過鞋,開過挂面廠。在任上,他帶領村民修了十幾公裏長的路和兩個廣場,廣受讚譽。他毫不諱言:“當年村裏收留我家,對我們那麼好,我必須報答村民,幫大家過上好日子。”

  新生:永不消失的鄉愁之地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9)從百間房到“百姓村”:一個中原村莊的一百年

  百間房村村民、78歲的退休教師鄭捷在展示他手繪的20世紀初百間房村概況圖(6月26日攝)。  新華社記者李安攝

  此心安處是吾鄉。

  無論來自哪裏,無論走出多遠,百間房像許許多多普通村莊一樣,始終寄托著村民的鄉愁和眷戀。隨著鄉村振興戰略持續推進,對鄉村價值的再發現,百間房這個隨時代風雲幾經起伏的中原小村正迎來新生。

  “歷史上我們有過兩次發展高峰,又都沒落了,現在要抓住新的機遇。”李貴作村村委會副主任趙建平感慨地説。

  事實上,百間房的輝煌早已在抗日戰爭爆發時戛然而止。礦井停産,機器被拆往湖南,只剩下拖家帶口的礦工們流落在此。到新中國成立後,百間房幾乎完全恢復成了傳統農業村的面貌。

  改革開放以後,百間房村的工業基因被喚醒了。得益于國家政策,加上骨子裏的闖勁兒和韌勁兒,當地發展迅速走在時代前列。村裏先後辦起了煤礦、水泥廠、面粉廠、包裝廠、化工廠等,最多的時候十幾個企業同時運營,還擁有一支運輸車隊。

  “1983年就有5部大型農機了,專門用來犁地。村裏一年有兩三百萬元的集體收入。”李貴作村村支書趙平安回憶,村裏早早就建了敬老院、幼兒園和影劇院,建于1985年的影劇院還是焦作市農村第一座電影院。

  隨著發展形勢的變化,村辦企業因轉型不力紛紛倒閉,最近十余年遲遲沒有找到更好的發展路子。

  近年來,形勢正在發生變化。因外出就業而眼界開闊的老百姓,學會用新的視角打量這片熟悉的土地,原本習以為常的鄉村風物有了全新價值。

  “我們相信,農村的生態、生活能變成財富,特別是百間房獨特的歷史和姓氏文化,是難以復制的資源。”趙建平説,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有望使百間房真正變成一個産業興旺、記得住鄉愁的新農村。

  翻開他的朋友圈,推介村莊文化的內容佔了一大塊。從田園風光、百年老屋到古槐樹,以及有上千年歷史的藥王廟,都被他以圖片的形式展示出來,熱情邀請有識之士來保護開發。

  這種民間的自覺意識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

  “天然氣已經通了,廁所改造了60%,馬上還要投資上億元治理黑臭水體。”百間房所在的中星辦事處黨支部書記王曉波表示,村裏的基礎設施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越變越好。目前,一條從百間房穿村而過的56米寬的環城路正在施工中,貫通後將大大提升村子的區位優勢。村史博物館、依托藥王廟打造的康養勝地等旅遊項目已在謀劃中。

  在城市化浪潮中,百間房將作為一段特殊歷史的見證,通過新發展融入新時代,以鮮活的“百姓村”樣態展現新的活力。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從百間房到“百姓村”:一個中原村莊的一百年-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4777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