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撈錢套路滿滿家長頻中招 “星工廠”套路多多 童星夢該醒醒了
2019-07-19 07:37:41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不少父母“望子成星”,一大波童星培訓公司順勢興起,然而,大多是借造星之名行圈錢之實——

  “星工廠”套路多多 童星夢該醒醒了

  跨省試鏡、讚助出演、臺詞和形體培訓……3年砸下13萬元後,看著11歲的女兒還沒有學到像樣的才藝,沒有一部拿得出手的作品,家長于瑩瑩陷入兩難。放棄,童星夢碎;堅持,會有更多錢打水漂。

  近幾年,一些迅速躥紅的童星燃起了父母“望子成星”的美夢。童星火了,一大波童星經紀公司順勢興起。據智研咨詢發布的《2018~2024年中國少兒藝術培訓教育行業市場專項調研及投資前景分析報告》數據顯示,我國現有少兒藝術培訓機構6995家,其中不乏打造童星的經紀公司。

  連日來,《工人日報》記者走訪沈陽多家經紀培訓公司發現,行業門檻低、企業魚龍混雜、舉辦“假”比賽撈錢等問題,可謂層出不窮。

  “童星夢工廠”供需兩旺

  沈陽市和平區一棟居民樓裏,燈光、攝像、收音麥克集中在8歲的悠悠身上,她穿著粉藍相間的公主裙,手裏拿著折扇。對面的臺詞教練多次打斷她,“語氣不對,尾音上揚,重來”“‘吃’‘辭’平翹舌不分,再來”“説了多少遍,控制氣息,聲音一抖就露怯了”。悠悠愈發緊張,媽媽陳陸洋則舉著手機不停地拍照……這是沈陽星輝童星影視學院一堂普通的臺詞培訓課。

  “公司不是誰都簽的,要看孩子資質,邊培訓邊試鏡、演出,參加活動和賽事,拍攝影視劇和綜藝欄目是最常見的出口。等捧得小有名氣了,再把孩子轉給業內成熟的大公司,相當于歐美明星轉會。”星輝學院負責人李俊馳對記者講到,“公司簽約的童星只有6個,他們的粉絲都是上萬人,有的有劇組參演經歷,有的剛主演了微電影。”

  記者到訪的童星經紀公司區別于一般藝術培訓機構,主營業務包括兒童演藝人挖掘、包裝策劃推廣、欄目演出推薦等內容。有著10年從業經驗的“星探”林達維介紹,北京這樣的公司有上千家,沈陽這幾年興起的也有四五十家。公司不只是提供試鏡、參演的機會,還包括“人設”形象包裝,制作推廣軟文,微博文案營銷等,而這些花銷不菲,動輒上萬,可家長們還是前赴後繼。

  據前瞻産業研究院發布的《2015~2020年中國少兒藝術培訓行業市場前瞻與投資戰略規劃分析報告》數據顯示,目前我國2~12歲少兒超過2.2億人,參加各類藝術培訓的少年兒童每年超過1億人次。

  記者在童星吧、小童星吧、招收童星吧等貼吧上搜索發現,每天都有家長詢問“孩子想當童星怎麼辦”“哪裏有經紀公司可以簽約”,並上傳孩子的照片、才藝視頻以及年齡、身高、體重、特長等信息,更有甚者將家庭住址和手機號碼公布出來,帖子下方寫著“求聯係”“等片約”“求出道”等。中國童星網、中國童星站等網站借勢建起了童星人才庫,刷起了童星排行榜,最高投票數達44萬票。

  “每個家長都覺得自家孩子是最優秀的,也願意付出金錢時間來培養孩子。成為童星,可獲得可觀的經濟收益。出道失敗,就當是才藝培養、增長見識。”陳陸洋説。

  撈錢套路滿滿家長頻中招

  “1%的童星,99%的炮灰。”林達維説。童星養成的道路是殘酷的,而更加殘酷的是,行業門檻低,童星經紀公司魚龍混雜,套路滿滿讓許多家長動輒數十萬元的投資打了水漂,更有甚者,舉辦假比賽撈錢。

  “門檻低,0元注冊公司就入行。”林達維揭秘説,業內正規的公司不多,大部分是“中介”,沒有培訓資質。甚至,有許多人只有一臺攝像機外加電腦,連注冊資金都沒有。培訓、拍攝、後期制作、軟文和微博維護都外包給了專業公司及人士,他只要招來人讓家長砸錢就行。能聯係上試鏡、商演、選秀算是好的,沒有資源的,就拖住家長,要是被投訴,注銷公司換個地方再注冊個新公司。

  “投資”環環相扣,家長們不知不覺深陷其中,于瑩瑩就是其中之一。剛開始面試,“星探”説她女兒有潛質,交了200元登記費,提供了3次試鏡機會,每次試鏡都交1500元,結果沒成功。又説需要專業培訓,交了2萬元簽約費,專業老師一對一教學,一周上兩次課。之後又説要多鍛煉演出,攢“臺風”,陸陸續續又交了2萬元讚助費,參加了幾次商演,拍了兩次視頻發在了網上。她覺得離“明星”太遠,“星探”勸她堅持説童星養成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一定要花錢維護、炒熱度,她就又投了幾萬元買粉絲和推廣文章。“就像玩推幣機一樣,總想著再投一個就能成功推下全部硬幣。等女兒火了,就能大把大把賺錢,結果越陷越深。”于瑩瑩説。

  家長急功近利的心理催生了假比賽業務。李俊馳抱怨説,他多次勸家長不要參加選秀比賽,都是“自拉自唱”,可還是有家長願意花大價錢買獎。李俊馳告訴記者,他剛開始聯係演出業務時,經常有號稱某某大賽組委會工作人員的人找到他,承諾給提成,讓他推薦孩子去比賽。“這不坑人嘛,金獎5萬元一個、銀獎3萬元一個,比賽現場還不如大型商演,請來的專家評委報完名一個不認識,聽説一場30個選手的比賽賽下來舉辦方能賺十幾萬元。”

  “這樣的童星夢不是孩子的,而是家長的”

  童星包裝亂象已經引起國家有關部門重視。2019年4月30日起施行的《未成年人節目管理規定》提出,不得制作、傳播利用未成年人或者未成年人角色進行商業宣傳的非廣告類節目。未成年人節目不得宣揚童星效應或包裝、炒作明星子女。然而,為何仍有家長要砸錢圓童星夢?

  遼寧省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王磊認為,如今社交網絡發達,有個性、有才藝、有顏值的人可以速成網紅,讓許多家長産生了夢想觸手可及的幻覺。

  “純真是孩子最寶貴的財富。”沈陽師范大學學前與初等教育學院教授秦旭芳認為,小小的年紀,為了當童星而配合表演、接受培訓,過早接觸成人世界的思維習慣和功利現實,不利于孩子的成長。“這樣的童星夢不是孩子的,而是家長的。家長不應只看到表面光鮮,還應該看到孩子承受了這個年紀本不該承受的壓力,還應問問孩子願不願意承擔相應的代價。”

  “要想走好演藝路,學習很重要。” 林達維表示,即便有當明星的潛質,家長也不能剝奪孩子學習的權利,更不能讓孩子放棄學業。因為想在這條路上走的長久,必須有文化課的基礎和對事物感知理解的沉淀,否則即使早早就成為童星,也可能沒有後勁,早早隕落。

  李俊馳反對急功近利的家長,“孩子被‘過度包裝’會助長虛榮心,沒顏值就P圖,沒有才華就買獎杯。經紀公司為其穿上皇帝的新衣,孩子會認為自己比別人優秀,不需努力就能獲得比別人更大的成功,一旦夢醒就會受到很大打擊。”(劉旭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天宇上演月偏食
天宇上演月偏食
“孤島”救援記
“孤島”救援記
貧困群眾受益“愛心超市”
貧困群眾受益“愛心超市”
西藏扎西堅白寺展佛
西藏扎西堅白寺展佛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61124771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