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為了雪山“孤島”的微笑——西藏阿裏楚魯松傑鄉蹲點手記
2019-07-16 18:23:1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拉薩7月16日電  題:為了雪山“孤島”的微笑——西藏阿裏楚魯松傑鄉蹲點手記

  新華社記者陳尚才

  當轟鳴的裝載機推開冰封數月的積雪,25歲的楚魯松傑鄉幹部歐榮生盼來了“孤島”裏的開山期。山外的汽車駛進鄉裏時,他為之歡呼雀躍……

  要花一番功夫,才能在地圖上找到歐榮生工作和生活的地方——西藏自治區阿裏地區札達縣楚魯松傑鄉。它地處喜馬拉雅山脈南麓深山裏,是阿裏地區最偏遠的鄉鎮之一。這裏平均海拔4100米,每年冬季大雪封山半年左右,是青藏高原上名副其實的“邊陲孤島”。

  2018年11月下旬,記者來到楚魯松傑鄉挂職蹲點,和當地幹部群眾同吃同住同勞動,走邊關,住牧場,訪民情,聽民生……

  封山半年,能儲存的蔬菜是土豆、蘿卜、白菜等。在這樣一處孤懸于雪山裏的高原邊陲,楚魯松傑鄉的幹部群眾為一年中最期待的幾個月而滿心歡喜。

  這意味著持續數月的風雪將止,果蔬、飲料等生活物資將不再短缺,也意味著深山之“春”即將到來。

  驅車翻越海拔5800米的大雪山,可前往縣城理發、洗澡、購物,再吃上一頓香噴噴的飯菜——這是駐守鄉政府的20名幹部期待很久的幸福,也是記者的心願。

  大雪封山的日子,山裏的艱苦,山外的人或許很難想象。這些普通人最基本的生活需求,卻成了楚魯松傑鄉500余名幹部群眾的莫大奢望。

  “這是我度過最漫長的一個封山季。”歐榮生笑著説。被別人稱為“小白”的他,已曬得面色黑紅,臉上正在脫皮。

  2012年9月,楚魯松傑撤村設鄉,年輕的歐榮生退伍後來到這裏工作。他經歷過頭痛、流鼻血的痛苦,也體驗過挑水做飯、啃幹牛肉、借宿牧家帳篷、風雪中巡邊的工作生活,如今已成長為一名壯實的基層幹部。

  這些在別人看來異常艱苦的事,在歐榮生的言談中卻是那樣的有趣。“我們半夜開車見過狼群,有一年還遠遠看到過雪豹。”他説。

  每次來到巴卡村,記者總為農牧民群眾臉上的笑容所打動。農牧民用粗糙的大手握著記者的手,不住地説:“久勒,久勒(藏語方言‘來了,來了’之意)”,滿臉歡喜。

  “這裏是我們的家園,我不覺得苦!”35歲的次仁索朗是村委會副主任,能講一口流利的漢語。他要做的工作是,每隔半個月,和村裏的男人們騎馬去巡邊。

  “有沒有人越界,有沒有牛群跑到我們牧場,我們的牦牛去哪,這些都是日常放牧要注意的事。” 次仁索朗笑著説,“我腳下的土地,既是家也是國,我們有義務守護好。”

  25歲的女扶貧幹部索朗普赤,每天把自己“鎖”在冰冷的辦公室裏,靠著發電機辦公,查資料、做報表、核數據,樣樣工作都不落後。可只要有空,她立刻變成“活寶”,踢毽子、講笑話,愛笑愛鬧,歡樂無窮。

  “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鬥、特別能忍耐、特別能團結、特別能奉獻”的老西藏精神,在這群80、90後幹部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沒有什麼比在極端缺氧、大雪封山的邊陲幹部群眾臉上的笑容更珍貴,也沒有什麼人和事更能詮釋這份精神的深沉含義。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巴倫西亞:悠閒夏日
巴倫西亞:悠閒夏日
河北唐山:水鳥戲荷
河北唐山:水鳥戲荷
洪水來時,那暖心的民間救援
洪水來時,那暖心的民間救援
西安:暑期探索昆蟲世界
西安:暑期探索昆蟲世界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4760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