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鄉村“蝶變”——且看今日西海固
2019-07-12 11:15:4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銀川7月12日電 題:鄉村“蝶變”——且看今日西海固

  新華社記者陳曉虎、鄒欣媛

  爛泥灘、旱天嶺、臭水溝、苦井……這些分布在寧夏回族自治區西海固地區的村名,一聽就讓人聯想到苦瘠。近年來,隨著精準脫貧政策的推進,“苦甲天下”的西海固鄉村,發生“蝶變”,産業旺、鄉村美的景象,令人振奮。

  閩寧攜手:告別“爛泥灘”

  “天晴揚灰,下雨爛泥。”這是寧夏西吉縣爛泥灘村過去的真實寫照。這個村是出名的脫貧“老大難”。2017年8月,記者曾來到該村採訪,57歲的縣人民銀行駐村第一書記秦振邦才到任不久。

  記者記得當時在村部辦公室張貼著宣傳單:“兩人一頭牛溫飽就不愁,一人一頭牛生活就無憂,一人兩頭牛日子樂悠悠。”秦振邦説,這是他對村子産業發展的理想,但全村牛存欄只有80多頭。

  為徹底改變爛泥灘村貧困落後面貌,西吉縣政府決定與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區共建閩寧協作示范村。村民綜合服務中心建成了,扶貧車間開業了,光伏路燈也亮了,貧困學生得到資助……2018年初,經村民民主決議,爛泥灘村更名為具有紀念意義的“涵江村”。

  如今,全村牛飼養量達751頭。“常駐戶141戶554人,戶均5頭牛、人均一頭牛的目標已實現。”秦振邦笑著説,全村還養羊800多只,雞存欄2萬多只。

  在扶貧車間工作的村民李金花對記者説:“丈夫在外打工,3個孩子、兩個老人、種地喂牛都離不開我。沒想到,能在家門口找到工作,家裏事不耽誤,一個月還能掙1700多元工資。”

  “去年12戶常年外出打工的村民都返鄉發展了。”村支書馬維軍説,目前全村貧困戶人均收入達8250元,貧困發生率由2014年的18.66%下降到2.54%。

  “幸福是奮鬥出來的,幹部要苦幹,群眾要肯幹。我快60了,還得盡責幹。”秦振邦説。

  引水入垣:綠染“旱天嶺”

  “從60毫米到120毫米,全村的年平均降水量整整翻了一倍!”同心縣河西鎮旱天嶺村村支書丁建華興奮地指給記者看:旱嶺深溝綠了,一大片棗樹也長高了。

  過去的旱天嶺“雨水總是繞著走”,蒸發量是降水量的20多倍,人畜飲水靠窖水。

  生態移民工程是寧夏精準脫貧工作的一項主要措施。旱天嶺村是“十一五”同心縣內移民的最後一個村,由于近路、靠城,這裏搬遷了來自多個鄉鎮的2800多人,脫貧壓力大。

  隨著移民村建成和揚黃工程輻射,2014年,黃河水沁入旱垣,幹凈安全的自來水進村入戶,給貧困百姓帶來希望。“牛都喝上了自來水!”旱天嶺村村民馬曉保説,有了水才敢多養牛,現在養了15頭。

  有了“牛産業”,旱天嶺脫貧有了後勁。短短5年,全村牛存欄量從6頭增加到2600多頭。隨著精準脫貧和央企幫扶到村到戶,老百姓養牛的積極性更高了。

  寸草不生的旱嶺,如今滿目綠色。十幾年來,旱天嶺約75%的土地陸續用于退耕還林還草、種植文冠果等,全村經果林面積達到1萬多畝。

  “有了樹後,小氣候在改變。”自治區人大常委會辦公廳駐村工作隊隊員閆軍説,雨水多了,村莊美了,産業興旺,老百姓才能富。

  退耕還林:變身“清水灣”

  彭堡鎮臭水溝村,距離固原市原州城區20多公裏,兩山夾一溝,因常年流淌的鹽鹼水夾雜著一股臭水而得名。村民散居山坡,溝道為路,飲水困難,生活貧困。

  隨著一係列水利工程的建設,臭水逐步被攔截引流。2006年,固原市水務局在臭水溝村山中監測出一股可飲用的山泉水,後設置為取水點,供老百姓使用。

  村子的真正改觀,緣于2010年開始的生態移民。臭水溝成為移民遷出區域,“十二五”期間143戶488人陸續搬遷,原臭水溝村與鄰村合並更名為硝溝村。退耕還林還草持續推進,荒山禿嶺披上綠裝,貧困漸漸遠離。

  今年55歲的脫貧戶馬正榮正忙著喂牛,他告訴記者:“扶貧政策好,養牛有補貼,還有政府貼息貸款,家裏現在養了18頭,全部圈養,幹凈衛生。”

  “硝溝村今年脫貧應該沒啥問題。”彭堡鎮黨委書記馬少龍説,如今,草畜産業收入佔全村農民人均純收入80%以上,從最開始的400多頭牛發展到目前牛存欄1900多頭。為了保障農戶多種經營增收,部分農戶還養羊、蛋雞和蜜蜂。

  “現在,山變綠,水變清,硝溝已成歷史。”站在空曠的山谷,中國農業銀行寧夏區分行駐村第一書記沙曉平説,他們正規劃建一處水庫,讓山外的人也來看看這裏有多美。

  硝溝村村支書張文君告訴記者,村民商議,準備向民政部門申請改村名為“清水灣村”。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鄉村“蝶變”——且看今日西海固-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511124744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