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座千年古村的紅色記憶
2019-06-25 18:09:0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廣州6月25電 題:一座千年古村的紅色記憶

  新華社記者李松、梅常偉、劉斐、劉羽佳

  6月23日,在廣東省南雄市油山鎮上朔村,一名村民從畫有長徵題材壁畫的房屋前走過。新華社記者 李任滋 攝

  上朔村,位于廣東省南雄市東北部粵贛交界的油山南麓。這是一座千年古村,更是一片有著紅色記憶的熱土。

  日前,新華社記者冒著淅瀝小雨走進這個南雄紅色革命搖籃、第一屆蘇維埃政府所在地,一段段悠遠的歷史經過知情者的口述,浮現于眼前。

  紅軍的“大後方”

  “當兵就要當紅軍,處處工農來歡迎,官長士兵都一樣,沒有誰來壓迫人……”,上朔村幾乎人人會唱《當紅軍》。

  這是刻在上朔村徐氏公祠正門墻上的《當紅軍》(6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任滋 攝

  這首歌,如今刻在上朔村徐氏公祠正門的右側墻上,也深深扎根于每位村民心中。

  “紅軍是一支為勞苦大眾打天下的隊伍,處處為老百姓著想。”上朔村村民、紅色文化義務講解員徐鴻志説,“誰把人民冷暖放在心上,誰就會獲得真心支持。”

  1932年7月,為了配合南雄水口戰役,中共南雄縣委將群眾基礎較好、覺悟較高的老革命根據地上朔村定為大後方。

  戰鬥期間,動員和組織400多名上朔村村民,與遊擊隊員一起共700多人去水口支前,村民積極響應,有的拿出衣物,有的捐出糧油,他們推著獨輪車,挑著擔子,步行十幾裏,到水口前線慰問和犒勞紅軍戰士。

  6月23日,在廣東省南雄市油山鎮上朔村,紅軍後代、紅色文化義務講解員黃樹材在進行講解。新華社記者 李任滋 攝

  “水口戰役異常慘烈。”紅軍後代、紅色文化義務講解員黃樹材説,“當村民看到很多紅軍傷員無處安身,就用家裏的門板做成擔架,將300多名受傷紅軍將士抬回村裏。”

  為了讓紅軍將士更好療傷,一些村民熱情地送來糧食,還有的郎中上山採來草藥。

  在療養期間,紅軍戰士忍著傷痛,教村民識字學文化,宣傳革命道理。“有些村民聽後深受鼓舞,當場表示要參加紅軍。”黃樹材説。

  經過耐心治療和護理,康復的紅軍戰士歸隊;傷重不幸犧牲的紅軍,村民都按當地習俗捐出壽板,讓其入土為安。

  秋毫無犯得民心

  1934年秋,紅一方面軍先頭部隊打響了入粵第一仗——新田戰鬥,隨後一路過關斬將,來到上朔村。

  “紅軍就是沿著這條巷子進的上朔村。全村三面臨水,溝深河寬,城堡堅固,易守難攻。”黃樹材説,“村北是連接粵贛邊界連綿幾百裏的深山老林,一遇緊急情況,有利于部隊的撤退和隱蔽。村莊規模大,有利于為部隊提供給養、住宿和隱藏。”

  6月23日,在廣東省南雄市油山鎮上朔村,村民站在畫有長徵題材壁畫的房屋前。新華社記者 李任滋 攝

  “紅軍戰士有紀律,為了不打擾村民,他們都自覺住在祠堂、柴房、街道邊和屋檐下,或住空棄的老舊房子裏。”徐鴻志説。

  “在上朔村期間,紅軍熱情地為老百姓劈柴、挑水、打掃衛生,還解決了村民喝水難題。”據徐鴻志介紹,原來村裏有一口井,只有鵝卵石砌井沿,村民挑水常常打滑摔跤,紅軍就加寬加深,用麻石砌井沿,青磚鋪底,解決了村民喝水難的問題。

  6月23日,在廣東省南雄市油山鎮上朔村,參加紅色教育活動的當地小學生走過當年紅軍曾走過的小巷。新華社記者 李任滋 攝

  “一些村民看到紅軍穿著破爛的草鞋為村民修井、修路、修河堤,都很感動。”徐鴻志説,“聽老人講,遊擊隊長彭祿山新婚不久的妻子,帶頭將娘家隨嫁的幾十雙婚鞋送給紅軍。”

  “村中富裕大戶和士紳,也紛紛慷慨解囊,捐錢捐物,為紅軍籌糧籌款。” 紅色文化義務講解員、今年70歲的李英成老人説,“有的村民把作為嫁粧的布鞋、衣被、布料捐獻出來,被紅軍當場婉拒,部分拒絕不了的,紅軍打上了欠條,承諾日後定當歸還。”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西安舉行“2019大學生畢業盛典”
西安舉行“2019大學生畢業盛典”
北海銀灘戲水樂
北海銀灘戲水樂
也門遭遇蝗災
也門遭遇蝗災
汽油、柴油價格再迎下調
汽油、柴油價格再迎下調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51124670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