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又見白鷴鳥
2019-06-24 13:51:4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昆明6月24日電 題:又見白鷴鳥

  新華社記者李自良、伍曉陽、龐明廣

  “村村寨寨哎,打起鼓、敲起鑼,阿佤唱新歌……”

  20世紀六七十年代,一首《阿佤人民唱新歌》唱遍大江南北,成為幾代人的集體記憶。許多人至今對這首歌耳熟能詳。

(直過民族脫貧攻堅·圖文互動)(1)又見白鷴鳥

  這是6月15日拍攝的雲南省西盟佤族自治縣動卡鎮班哲村(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67歲的佤族老人岩亂,見證了這首歌的起源:1964年10月,年輕的通信兵楊正仁跟隨部隊,來到雲南省西盟佤族自治縣動卡鎮班哲村架設電話線。聽到村民們晚上圍著篝火唱了一首十分動聽的佤語歌,愛好音樂的他記錄下來,重新填詞、改編,後來就有了這首經典之作。

  “當時我們唱的是佤族民歌《白鷴鳥》。”岩亂説。白鷴鳥是當地一種非常漂亮的鳥,雄性白鷴鳥身軀的羽毛是黑色的,細長的腿是紅色的,翅膀和尾巴是白色的,尾巴有一米多長。

  “我們佤族人很喜歡白鷴鳥。它不傷人,不吃莊稼,只吃蟲子。”岩亂説,這首歌不知口口相傳了多少輩,佤族人蓋新房、結婚、過節,只要遇上喜事,全村人都會一起唱。白鷴鳥成了阿佤人心中美好吉祥、帶來幸福的象徵。

  在當時只有12歲的岩亂眼裏,架電話線的解放軍就像白鷴鳥一樣。“解放軍駐扎在村外,不拿我們一針一線,還幫我們挑水、砍柴、理發,送糧食給我們吃。”老人説,他還跟解放軍學會了很多漢語歌。

  架電話線的解放軍不久後回去了。幾十年後,一批批“白鷴鳥”又飛到了佤族村寨,他們是來扶貧的駐村幹部。“我們村現在還有五名駐村幹部。”岩亂説,駐村幹部經常組織村民一起學習種養殖技術,帶領村民發展了肉牛、甘蔗、橡膠等産業,誰家有人生病他們也會上門去慰問。

(直過民族脫貧攻堅·圖文互動)(2)又見白鷴鳥

  雲南省西盟佤族自治縣動卡鎮班哲村白鷴鳥文藝隊在表演甩發舞(6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特別是這幾年,班哲村曾經泥濘不堪的土路變成了水泥路,村裏的杈杈房、茅草房變成了一幢幢磚瓦安居房。全村的建檔立卡貧困戶已經從220戶、803人下降至2018年底的8戶、27人,貧困發生率降至1.9%。

  “過去我們飯都吃不飽,只能去山上挖山藥、採野菜,現在糧食吃不完,還不用交公糧。”岩亂説,“這麼好的日子,我做夢都夢不到。”

  西盟縣文聯原主席文清風曾在班哲村駐村幫扶。“每次回到寨子裏,村民們都熱情地招呼我,還有的拉我去家裏吃飯。”文清風説,“老百姓沒忘了我們,是對我們駐村工作的認可,值了!”

  每天清晨,班哲村的大喇叭還會播放《阿佤人民唱新歌》。“老楊歌詞改得好啊,特別貼合我們的生活。”年近古稀的岩亂望著遠處雲霧繚繞的青山,沉默了半晌説道,“你看,白鷴鳥又飛過來了。”

  新聞鏈接:

  布朗族老人岩章應:我從原始社會走來……

  從“最後定族”到“率先脫貧”——我國第56個民族基諾族脫貧記事

  一片茶葉與布朗族命運之變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又見白鷴鳥-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4663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