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最後定族”到“率先脫貧”——我國第56個民族基諾族脫貧記事
2019-06-22 09:42:4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文互動)(1)從“最後定族”到“率先脫貧”——我國第56個民族基諾族脫貧記事

  這是雲南省景洪市基諾山基諾族鄉一景(6月10日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 秦晴 攝

  新華社昆明6月22日電 題:從“最後定族”到“率先脫貧”——我國第56個民族基諾族脫貧記事

  新華社記者李自良、伍曉陽、楊靜

  30多年前,一位年輕的民族學者來到基諾山。

  他是來研究少數民族現代化的。走進貧窮的村寨,他滿是疑惑:這地方能實現現代化?未來30年,基諾族村寨能不能都通上公路、用上電燈?

  最近重訪基諾山,這位學者——雲南省社科院特聘研究員鄭曉雲對基諾族的滄桑巨變欣喜不已。前不久,基諾族宣告“整族脫貧”。

  新中國成立70年來,基諾族跨越了人類社會上千年的發展歷程。今天的基諾族,正奮進在實現全面小康和現代化的新徵程中。

(圖文互動)(2)從“最後定族”到“率先脫貧”——我國第56個民族基諾族脫貧記事

  在雲南省景洪市基諾山寨景區,演員在表演基諾大鼓舞(6月10日攝)。 新華社記者 秦晴 攝

  閉塞村寨打開山門,迎四海遊客

  滇南邊陲,基諾山寨。一座巨大的女神石像前,導遊紀春麗給遊客講解:“這是基諾族創世始祖‘阿嫫腰北’。”

  這個景區坐落在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景洪市基諾山鄉,依托最古老的基諾族村寨之一巴坡村建設。全國僅2萬多人的基諾族,主要聚居在基諾山鄉。

(圖文互動)(4)從“最後定族”到“率先脫貧”——我國第56個民族基諾族脫貧記事

  在雲南省景洪市基諾山寨景區,演員在表演基諾大鼓舞(6月10日攝)。 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西雙版納是旅遊勝地。離州府較近的基諾山鄉,近水樓臺先得月。昔日偏遠閉塞、貧窮落後的基諾山鄉,如今打開山門,迎來四海遊客。

  基諾山鄉政府介紹,2018年,基諾山寨景區接待遊客近17萬人;今年前5個月,景區接待遊客已超過10萬人,同比大幅增長。

  這個景區的員工多數是基諾族村民。如紀春麗負責解説,有的負責迎賓,有的演示國家級非遺項目“基諾大鼓舞”或竹制傳統樂器“奇科阿咪”。車傑是“景區長老”,他負責主持祭大鼓儀式及基諾族男孩的成人禮。

  旅遊帶動了當地村寨脫貧致富。車傑介紹,在景區工作的村民有60多人,每月有兩三千元到四五千元不等的收入。景區每年給巴坡村分紅30余萬元,還設置了一批免費攤位,讓村民出售水果、蜂蜜等土特産品。

(圖文互動)(5)從“最後定族”到“率先脫貧”——我國第56個民族基諾族脫貧記事

  雲南省景洪市基諾山基諾族鄉巴飄村村民姿梅(右)在整理出售的傳統手工織物(6月10日攝)。  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景區外的村民也做起民宿、餐飲等旅遊服務業。巴飄村的姿梅花費約30萬元,新蓋了一棟基諾族特色農家樂。她憧憬著:“希望來基諾山的遊客越來越多!”

  在網上賣商品,發展特色産業致富

(圖文互動)(3)從“最後定族”到“率先脫貧”——我國第56個民族基諾族脫貧記事

  在雲南省景洪市基諾山寨景區,遊客在觀看基諾族群眾腰則用傳統方法織布(6月10日攝)。 新華社記者 秦晴 攝

  身在中國西南一隅的基諾族村民春雷,最近通過微信交易,把25公斤古樹普洱茶賣到了東北的黑龍江,一單收入兩萬元。

  “以前賣茶要等老板帶現金來收,現在發個朋友圈就賣了。”春雷説。

  38歲的春雷家住基諾山鄉洛特老寨。他家人口多、收入少,2014年被評為貧困戶。他在32歲以前,從沒用過存折和銀行卡,家裏偶爾有點錢,就存在一個竹筒裏,更多的時候是借錢度日。

  經政府引導並組織培訓,春雷一家種上了橡膠、芒果和生態茶,加起來超過110畝。隨著茶葉價格上漲,橡膠有了效益,他家收入快速增長,2015年就脫了貧。去年,他自己家茶葉賣了5萬元,收購茶葉加工出售賺了8萬元,割橡膠賣了1萬余元,採大紅菌還賣了兩三千元。

  春雷一家是基諾族産業變遷的縮影。在他父親年幼時,基諾族還處于原始社會末期,沒有商品觀念。那時候,人們種地一起種,打獵一起打,收獲的糧食和獵物平均分配。

  多年來,在黨和政府的幫助下,基諾族人民積極開發熱區資源,推動産業興旺。鄉黨委書記王超介紹,當地特色産業包括種植橡膠、茶葉、砂仁和水果,養殖生豬、家禽和蜜蜂,採摘野生菌和野菜,發展鄉村旅遊等。

  2018年,基諾山鄉農民人均純收入11757元,是40年前的110倍。全鄉貧困戶僅剩34戶79人,貧困發生率降至0.68%。

(圖文互動)(6)從“最後定族”到“率先脫貧”——我國第56個民族基諾族脫貧記事

  雲南省景洪市基諾山基諾族鄉巴飄村村民姿梅在整理出售的傳統手工織物(6月10日攝)。 新華社記者 秦晴 攝

  原始民族告別落後,擁抱現代文明

  70年前,基諾族尚處于原始社會末期,以刀耕火種、採集狩獵為生。

  40年前,基諾族才被確認族名,成為我國第56個民族。

  今年4月,基諾族宣告“整族脫貧”。

(圖文互動)(7)從“最後定族”到“率先脫貧”——我國第56個民族基諾族脫貧記事

  在雲南省景洪市基諾山基諾族鄉衛生院,一名基諾族兒童在接受治療(6月10日攝)。  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跟基諾山有著不解之緣的鄭曉雲,見證了基諾族的滄桑巨變。

  1983年還在讀大學時,他到基諾山開展畢業實習。第一次走進亞諾寨,眼前的一切讓他感到震撼——整個寨子除了一棟磚房,其他全是茅草房。老百姓家裏主要的居家用品,就是幾口鐵鍋、一兩桿獵槍。

  畢業之初,他到基諾山開展田野調查。當時絕大多數村寨都不通公路、不通電,讓他對基諾族的現代化前景心存疑惑。

  如今,他的疑惑煙消雲散。基諾山每個村寨都通路、通水、通電、通電視、通4G網絡,家家住上了安居房,發展了特色産業,學生就學、民眾看病有了保障。全鄉戶均擁有摩托車1.5輛,三分之一的農戶有了小汽車。曾經貧窮落後的偏遠山鄉,呈現出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

  “我們脫貧之後,還要推進鄉村振興。”基諾族全國人大代表、基諾山鄉洛特村黨總支書記羅阿英説,“現在黨和國家政策好,基諾山的資源條件也好,只要擼起袖子加油幹,基諾族的明天一定更美好!”

(圖文互動)(8)從“最後定族”到“率先脫貧”——我國第56個民族基諾族脫貧記事

  這是無人機拍攝的雲南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景洪市基諾山基諾族鄉巴飄村一景。如今,基諾山每個村寨都通路、通水、通電、通電視、通4G網絡,家家住上了安居房(6月10日攝)。  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從“最後定族”到“率先脫貧”——我國第56個民族基諾族脫貧記事-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171124657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