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帕米爾高原牧民下山種植海水稻
2019-06-20 10:41:2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烏魯木齊6月20日電  題:帕米爾高原牧民下山種植海水稻

  新華社記者宿傳義

  盡管還不太適應平原6月的炎熱天氣,托乎提納扎爾·色提瓦爾地每天都早早趕到地裏種稻插秧。去年這個時候,他還在帕米爾高原上,穿著厚厚的棉衣,跟在牛羊屁股後面翻山越嶺。

  托乎提納扎爾·色提瓦爾地種植的是海水稻,這是一種在重度鹽鹼地上也能生長的新品種,稻種和栽培方法來自“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的科研團隊。他和三個小夥伴成為在新疆阿克陶縣第一批種植海水稻的帕米爾牧民,負責在一片鹽鹼地上播種。

  小夥子們一人駕駛插秧機,一人盯著後面的秧苗,其他人則在地頭搬運。第一年種植的生地不平整,機器輪子總是被坑洼別來別去,插秧機也老是扭來扭去,他們必須握緊方向盤,才能讓栽下的秧苗保持直線。

  到了機器無法作業的地頭,小夥子們就卷起褲腿,跳進小腿深的泥水裏,人工插秧。由于以前從沒幹過農活兒,托乎提納扎爾·色提瓦爾地總是不自覺地把秧苗插密了。“第一天犯錯誤最多,現在好多了。”托乎提納扎爾·色提瓦爾地憨憨一笑。

  托乎提納扎爾·色提瓦爾地今年27歲,他從小生活的新疆阿克陶縣汗鐵熱克村位于帕米爾高原。帕米爾高原古稱“蔥嶺”,平均海拔3000米以上,山高坡陡,溝壑縱橫,植被稀疏。

  汗鐵熱克村以畜牧業為主,全村僅有從山谷間“搶出”的497畝地,洪水一遍遍衝刷的碎石地極度貧瘠。當地政府也曾嘗試為牧民修路,但是每年洪水一來,所有努力毀于一旦。

  小學畢業後,托乎提納扎爾·色提瓦爾地主要負責放牧家裏的50只羊和8頭牦牛,這是全家8口人的主要收入來源。

  圍繞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的目標,當地實施了易地扶貧搬遷,計劃到2020年,將帕米爾高原上的特困牧民分批搬遷到平原地區。2018年11月,汗鐵熱克村開始搬遷,目前全村258戶牧民已走下高原。

  在距離縣城不遠的搬遷點,托乎提納扎爾·色提瓦爾地分到一套80平方米的樓房,不僅通電通水,還有天然氣和暖氣,4歲的兒子也能上免費的幼兒園。在搬遷點,先後有6000多名帕米爾高原牧民在此安家落戶。

  下山之後,在當地政府的幫助下,一些牧民選擇進工廠當工人,一些牧民則種起大棚蔬菜,而托乎提納扎爾·色提瓦爾地選擇到海水稻試驗田工作。

  2018年10月,阿克陶縣與袁隆平海水稻科研團隊合作,將扶貧搬遷點7260畝鹽鹼地承包給對方。雙方約定,海水稻種植用工,優先選擇搬遷下山的貧困戶。

  按照規劃,今年阿克陶縣先試種1000畝海水稻,預計全年臨時用工將達到2000人次,雇工全部來自附近搬遷點的牧民。

  據青島袁策集團袁策種業有限公司生産隊長張立山介紹,從2018年開始,袁隆平海水稻科研團隊已經在新疆喀什地區重度鹽鹼土地上試種了300畝海水稻,當年畝産達到549公斤,取得初步成功。對有大面積鹽鹼地的新疆來説,海水稻種植前景廣闊。

  托乎提納扎爾·色提瓦爾地現在每月工資3000元,這比在高原上全家的收入都高,小夥子對自己的收入很滿意。

  阿克陶縣委常委、副縣長吳建標説,牧民搬遷脫貧,最難轉變的是觀念意識,最缺乏的是技術。在海水稻試種田工作,牧民既增加了收入,還學到了實用技術,“這樣才能讓他們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生態中國·海岱齊魯鐘神秀
生態中國·海岱齊魯鐘神秀
希臘克裏特島幹尼亞風光
希臘克裏特島幹尼亞風光
陜西洛南:周灣蒼鷺千姿百態
陜西洛南:周灣蒼鷺千姿百態
一片林·一群人·40年守護
一片林·一群人·40年守護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4647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