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長徵第一渡:送別親人 不忘來時路
2019-06-17 09:02:44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6月12日,中央紅軍長徵第一渡紀念碑園,遊客在長徵渡口碑前拍照。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李建泉/攝

  6月14日,江西省于都縣梓山鎮山峰壩渡口,梓山鎮張軍村村民易書德手捧著記載有“革命烈士英名錄”的族譜,向記者講述起自己家族長輩的故事。

  “易金蓮,紅三軍團軍事科長,1934年在本縣車頭犧牲,年僅19歲;易封樓,紅一軍團戰士,1935年在廣昌縣作戰犧牲,年僅26歲;易詩作,生卒年份不詳,紅軍戰士,北上無音訊……”

  這本族譜上記載著當年參加紅軍的于都易氏族人的基本情況。

  在“紅都”瑞金,在“將軍縣”興國……在中央紅軍長徵出發地、贛南原中央蘇區,許多村莊都有這樣一本紅軍烈士譜。在1934年的秋天,這些血氣方剛的紅軍將士從8個主要渡口集結出發,踏上了當時並不知道目的地的長徵。

  河水滔滔如悲鳴,渡口悠悠魚水情。當年紅軍經過的這些渡口,今天已成為追思先輩的地方。站在渡口邊,易書德一邊看著族譜,一邊思索,當年的紅軍從這裏“初”發時,靠的是什麼?

  于都縣中央紅軍長徵出發紀念館裏珍藏著許多歷史文物,最能直觀反映長徵歷史的,可能要屬船板、門板和船篙了——這是當地民眾幫助紅軍搭浮橋、擺渡過河的見證。

  這些漁船和竹篙,是于都船工李聲仁運送紅軍時使用的實物。1934年10月16日,正在于都河上撒網捕魚的李聲仁等幾人被招呼到岸邊,紅軍告訴他們有大批隊伍要渡河,希望他們幫忙。

  當天傍晚開始,李聲仁和愛人同撐一條大漁船送紅軍過河。當時的于都河有600余米寬,最深處有20多米。等到把這支紅軍隊伍全部送過河,天已蒙蒙亮了。

  第3天,又有一批紅軍隊伍要渡河,李聲仁和父兄等人從晚上7點開始,將一船又一船的紅軍官兵送過河。

  據史料記載,在那短短的幾天裏,于都人民匯集起800余條大小船只,動用了成千上萬塊木料做成浮橋,幫助8.6萬名紅軍戰士過河。

  除了木船,紅軍還在那幾個晚上架設了浮橋。因為天黑,兩岸看不見旗語,暗號也聽不清,浮橋很難架直。一些有經驗的船工出了主意,在浮橋上挂上馬燈,借助微弱的燈光,浮橋連成了直線,戰士順利渡過于都河。

  那時,為了不讓敵軍發現,紅軍只能在傍晚架設浮橋,淩晨再拆除。8個渡口中有5個需要架浮橋,反復拆搭有15次之多。因為架設浮橋的木板奇缺,周邊的村民踴躍捐獻了自家的木料。

  縣城東門有位姓曾的老大爺,兒子參加了紅軍,他將家裏的門板床板扛去架設浮橋,自己在地上鋪了草席就地而眠。聽説架橋工地上缺木材,又把給自己準備的棺木拆下送了去。時任中革軍委副主席的周恩來聽説後感慨地説:“于都人民真好,蘇區人民真親”。

  如今,這幾個字已被深深刻在于都中央紅軍長徵出發紀念館前的石碑上。包括李聲仁擺渡紅軍的于都縣羅坳鎮石尾渡口在內的8個渡口,也都立起了“長徵第一渡”的石碑。

  當地百姓為什麼會如此願意幫助紅軍?對于這個問題,于都縣博物館群工部副主任胡曉瓊經常會拿出一組數據來作答:蘇區時期,于都縣有30余萬人口,但先後有6.8萬人參加紅軍,10萬余人支前參戰,參加中央紅軍長徵的隊伍中,有五分之一的于都籍子弟兵。

  胡曉瓊還提到,在架設浮橋時,紅軍也有明確的規定:架設浮橋的船只和木材,不能將其損壞,一旦損壞要將木板折價賠償給老百姓,如果木船無法再使用,需要將建造新船的材料費、雇工費等費用折算清楚,一起賠給老百姓。

  不拿群眾一針一線,是紅軍的嚴格紀律,是任何時候都要堅守的原則之一。

  在于都縣梓山鎮山峰村,山峰壩渡口紀念碑周圍一片綠意。85年前,這裏還是一片甘蔗地,曾有許多紅軍戰士在此和衣而眠。

  1934年10月17日,紅一軍團的1萬余名將士在此集結,準備涉水渡過于都河。第二天早上,村民們發現,前一天浩浩蕩蕩的隊伍早已渡河遠去,只剩下甘蔗地裏鋪滿的甘蔗枯葉。原來,為了不擾民,在此集結的紅軍選擇夜宿甘蔗地。“當時村民都很感動,都説紅軍不愧是咱老百姓的部隊啊!”山峰村黨支部書記林明輝説。

  漁翁埠渡口,郭正堂和另外兩名船工用3條船將紅九軍團的傷病員和後勤部隊擺渡過河。之後,紅軍給了每位船工3塊銀元,在當時這可以換來兩擔谷子。過河後,天色已暗,為了不擾民,紅軍戰士們就在漁翁村各家各戶的屋檐下席地而睡。

  “我們説和紅軍戰士告別,其實就是在送自己的親人,幫助他們就是幫助自己的親人。”胡曉瓊説。

  在信豐縣油山鎮上樂村的山林深處,屹立著長徵路上的第一座無名烈士紀念碑。1934年10月,中央紅軍經過這個村莊,在這裏設立了簡陋的紅軍醫院,收治從古陂、新田等地轉來的傷病員。

  因敵軍經濟封鎖,紅軍醫院藥品非常短缺,吃飯也成了大問題。上樂村“張婆嫂”想了個辦法:從山上砍來竹子,打通竹節做成竹篙,把大米、食鹽,以及一些藥品藏進竹子,以上山砍柴為名將竹篙交給紅軍醫院。

  在這些“土辦法”的幫助下,有200多名傷病員在這裏逐漸康復。1935年的一天,這個藏于深山的衛生所被發現,敵人放火燒山。100多名傷病員壯烈犧牲。1993年,信豐縣政府在紅軍醫院遺址旁立起了這座無名烈士碑。

  犧牲的紅軍烈士永遠得到紀念,曾經伸出援手的老百姓也沒有被忘卻。

  每次在山峰壩渡口的紀念碑前唱起紅歌,于都縣長徵源合唱團成員易書德都會想起伯父易庚長的經歷:1935年,易庚長作為中央紅軍先鋒部隊的一員參加湘江戰役。易庚長受傷被廣西農村的一位老大娘收留。

  易書德隨長徵源合唱團一起到廣西興安的湘江戰役紀念碑園表演時,幾名成員一起在那裏種下了三棵松樹,還特意帶去了幾瓶于都河的水。一邊給松樹澆下母親河的水,一邊唱著《紅軍渡長徵源》,易書德和夥伴們淚流滿面。他們知道,腳下這片土地,就是先輩們當年犧牲的地方。

  2015年,于都易氏族人組織修族譜時,特意把“革命烈士英名錄”放在最前面,把大學生的名單列在後面。“有前面的烈士先輩,才能有我們的今天,我們的孩子才能上大學,才會有好的生活,不能忘掉我們出發的起點。”易書德説。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王林 見習記者 陳卓瓊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一片林·一群人·40年守護
一片林·一群人·40年守護
國際油畫展“添彩”中俄博覽會
國際油畫展“添彩”中俄博覽會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青藏高原首次進口瓶鼻海豚
青藏高原首次進口瓶鼻海豚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61911246318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