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整改反饋常態化,到位與否看材料?
2019-06-14 10:22:06 來源: 半月談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只看有無反饋,不問整改到位;上午發通知,下午要反饋;整改反饋常態化,日常工作邊緣化……這些問題整改中的反饋怪象已成基層減負一大絆腳石,部分地方將問題整改反饋的“治理真章”,變成形式大于內容的“材料文章”。部分基層幹部談整改反饋而色變,“反饋再反饋,整得心好累”。

  只看有無反饋,不問整改到位?

  “寫反饋報告時,基層會‘找感覺’,會揣測琢磨怎樣的反饋能通過。”談及基層問題整改中的反饋工作時,蘇北某鎮幹部張叔平(化名)道出一連串反饋寫作心得,“反饋報告很講究外交辭令,要寫得滴水不漏,‘盡快’‘迅速’‘立即’這些詞要常用。”

  對這一“真經”,剛從事街道辦反饋工作的孫立(化名)很同意:有的問題未能得以有效解決,反饋問題時不正面回復,避重就輕,對所做工作極盡陳詞,滿紙全是“協調”“溝通”“積極”“正在”等詞語,決無“是”“無”“能”“否”等確定字眼。

  部分基層幹部反映,出現這些反饋“話術”,實屬無奈。上級督查交辦整改問題時,往往要求反饋限時限量完成,只看有無反饋,不問整改到位。但一些老大難解不開的硬疙瘩,短時間內難以完成,讓基層提交反饋報告時,只能表表態。“回復就算完成,走形式解決不了實際問題。”一名鎮幹部説。

  “小問題可很快解決,但涉及難以解決的事項,上頭要求的‘高效’就會變成‘應付’。”孫立説,就拿環保督查來説,某處河道有排污口,上面督辦要求一周內整改完成。基層立即開始排查、協調,只能封堵了事,日後問題循環反復。但是反饋材料時肯定説,成立了專項工作組,如何如何查辦治理。措施天花亂墜,邏輯天衣無縫,材料放大成效。

  疾風驟雨式反饋,讓基層只能瞎對付。“有些整改反饋,需要到現場了解一下,不是一兩下就能搞定,但如果要得急,只能糊弄一下。”廣東某副鎮長説,下午發通知明天就得報,或者上午發通知下午要反饋,這在基層習以為常。對于時間要求十分緊迫的整改反饋,老同志經驗豐富還能應付,但對剛到基層的同志來説就“抓瞎”了。

  整改反饋晚交半小時,就挨批評

  “整改、開會、寫材料……省、市、區各級的督查整改非常多,整改反饋已是常態化,各類反饋工作忙不迭。”廣東某地副鎮長直言,上級督查整改一般是紀檢和組織部門牽頭,但並不是每個部門都是紀檢和組織部門,都有本部門日常工作要完成。整改反饋太多了,必然會分散處理日常工作的精力。

  沾上一點邊的上級部門,都向基層要反饋材料,更讓基層幹部難以招架。東部某鎮黨委組織委員説,近期因為開展掃黑除惡工作,區裏10多個科室要反饋材料,常常從早忙到晚,別的事情都顧不上。同一個問題,不同部門會從不同角度要求提交反饋材料。“只要有點關係的,都要求報,有時要得還很急。”

  因整改反饋不力被通報問責的情況在基層並不少見。“巡查整改後往往要處理人,這就給幹部造成一種預期效應。”廣東某鎮幹部反映,整改反饋是為了推動工作,但有時起到反向效果。一些幹部因怕整改反饋被問責,一些日常事情都不敢作主簽字,反倒弄得拖拖拉拉。

  “現在鎮上很多幹部因為巡查反饋工作不力被問責,沒有被問責的就開玩笑説,可以‘彈冠相慶’了。”蘇北某鎮幹部説,一次在區裏開會,因為要趕在下班前提交反饋,他在會場拿出手機改材料,但還是沒來得及,晚交了半個小時,第二天就被上級部門批評。

  少些命令主義,多些實際幫助

  北京大學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莊德水認為,要求基層及時提交反饋報告的初衷是好的,是為了倒逼基層政府完成上級政策,積極整改問題,同時進行跟蹤式監督。但整改反饋應尊重基層完成整改的條件和實際,這需要上級部門改變原來的命令主義作風,不能把能否及時提交反饋報告,作為評價整改是不是落實到位、政策是不是執行到位的唯一標準。

  基層幹部反映,當前上下級工作機制不暢,引發了整改反饋工作的形式主義問題。蘇北某地鄉鎮幹部認為,上級提出巡查整改指令下達時要有可行性。領導的決策很重要,如果這項整改工作不能短時間內達成治理目標,就不應限定過短的時間,要求反饋結果。

  “不能每次巡查後,都讓基層出反饋材料。”廣東某鎮副鎮長建議,改變多頭、重復提交反饋材料的做法。江蘇泰州某地幹部認為,對整改反饋,基層也應該直面問題、正面答復,對于不能解決的,要勇于提出建議措施,善于請示上級,並協調多方力量,真正有效解決基層相關問題。(記者 鄭生竹 李雄鷹)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新西蘭的冬日晨霧
新西蘭的冬日晨霧
荷塘精靈
荷塘精靈
北京:大眾創業萬眾創新主題展開幕
北京:大眾創業萬眾創新主題展開幕
山東小麥收獲已過六成
山東小麥收獲已過六成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211124622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