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搖錢樹村種下了“搖錢樹”
2019-06-11 09:09:5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沈陽6月11日電 題:搖錢樹村種下了“搖錢樹”

  新華社記者王振宏、丁非白

  叫了多少年的搖錢樹村,可過去村裏並沒有能讓村民致富的“搖錢樹”,直到啟動了集體林權制度改革,這山山嶺嶺才種下了真正的“搖錢樹”。

  地處遼東山區的桓仁滿族自治縣二棚甸子鎮搖錢樹村的村民們用自身的經歷,講述了一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故事。

  搖錢樹村有村民300多戶,村裏林多地少,山林面積超過7萬畝,有成片的原始次生林。2003年,搖錢樹村和其他三個村子合並為四平中心村,但當地人還是習慣稱這裏為搖錢樹村。

  “這裏雨水充足,植被覆蓋率高,土層厚度適宜,形成獨有的小氣候,非常適合人參生長。”二棚甸子鎮黨委書記侯廣宇告訴記者,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當地村民們就開始人工種植人參。

  當時人工種的是園子參,要大面積開山栽參,成片的樹木被砍倒了。人工栽種的人參生長期短,産量雖然高,可品質差,導致市場上供過于求。從1990年開始,人參的價格一路下跌,最低時竟賣到了“蘿卜價”。

  村民們沒有富起來,環境卻遭到了破壞。毀林種參的弊端很快顯現出來,隨著植被減少,當地水土流失嚴重。“那時候,雨水小的時候,旱得不行,雨水多的時候,水又大得不得了,雨水順著河道東竄西竄,有的人家房子都被淹了。”當地村民回憶説。

  20世紀90年代末,國家出臺了森林禁伐政策,搖錢樹村停止了毀林種參。原搖錢樹村黨支部書記孟兆敏告訴記者,禁伐之後,村民們又回到了種玉米的日子,到1997年時,村裏人均收入不到1800元。大家都自嘲説:“這裏名叫搖錢樹,可從來沒搖下過錢來。”

  2005年,遼寧試點實施了集體林權制度改革,將集體山林“包林到戶”,搖錢樹村的村民平均每戶分到近100畝林地。“包林到戶”大大提升了村民們造林護林的積極性,也讓靠山吃山有了新“吃法”,人們在保護山林的同時,探索著與林共生的致富之路。

  “讓村民們走上致富道路的就是種植林下參。”有著30多年種參經驗的參農楊國孝説,“與以往種參不同,林下參是經人工撒播人參種子,在林地中自然生長的,整個生長過程跟野山參完全一樣,因此市場價值極高。行情好時,生長11年的林下參可以賣到每公斤6000元,生長15年的能賣到每公斤6萬元。”

  林子下面長出了“金疙瘩”,村民保護林地的意識更高了。“誰家被砍了樹都會跟人急,林子裏哪個地方空缺了,自己就弄一株樹苗栽上。連林地裏的朽木,村民都要自己扛出來,生怕弄壞了林地,傷害林下參生長。”孟兆敏説。

  由于人參是多年生植物,從土壤中吸收大量的營養物質,種過林下參的林地需要實行輪作,村民們就在種過參的土地上改種山野菜,保護山地的肥力。“現在山野菜價格也好,市場上賣10多元錢一公斤,管理好了收益能趕上林下參。”楊國孝對記者説。

  隨著林下參種植規模不斷擴大,村裏成立了林下參專業合作社,為村民提供信息咨詢、技術指導等服務。同時還引進了龍頭企業,進行林下參深加工,延伸産業鏈條。

  現在搖錢樹村林木茂密,鬱鬱蔥蔥,被譽為“山參之鄉”。“如今,搖錢樹村85%以上的農戶種林下參,林下參種植面積達到2萬多畝,家家有參齡超過10年的林下參,村民的戶均資産超過百萬元,真正實現了‘山山嶺嶺搖錢樹,溝溝岔岔聚寶盆’。”孟兆敏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印尼:火山噴發
印尼:火山噴發
三亞受傷擱淺領航鯨死亡
三亞受傷擱淺領航鯨死亡
高原玫瑰芬芳四溢迎賓客
高原玫瑰芬芳四溢迎賓客
浙博年度大展開幕
浙博年度大展開幕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4605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