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太行深山村桃木疙瘩村重生記
2019-05-31 15:36:0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石家莊5月31日電 題:太行深山村桃木疙瘩村重生記

  新華社記者齊雷傑、許蘇培、李繼偉

  最後幾戶村民搬走後,桃木疙瘩村比原來更加沉寂:7棟破舊的土坯、石頭砌成的房屋,靜靜矗立在空曠山坳裏。野豬闖進了村民們廢棄的院落裏。

  桃木疙瘩新村則在淶源縣城福澤園小區重生。小區有40多棟多層的樓房,容納了1萬多名易地扶貧搬遷村民。“活了大半輩子,原來做夢都不敢想,這輩子咱還能住上縣城的樓房。”58歲的桃木疙瘩村村民呂成文説。

  老桃木疙瘩村位于河北省西北部太行山、燕山交界處,被海拔近2000米的山峰環抱著。它是河北省深度貧困縣——保定市淶源縣東團堡鄉箭桿河村的14個自然村之一。這些自然村共有796口人,卻分散在不同山坳裏,走一圈下來有幾十公裏。其中,一些村莊距離能走車的道路10公裏。

  “好幾輩人了,困在深山裏受窮,就好像是宿命。”呂成文説,桃木疙瘩村距縣城約75公裏,到鄉裏要走13公裏坑洼不平的山路。冬天大雪封山,幾乎無法出去。高山上氣溫低,四五月份山頂還有雪,每年5月份才開始在山坡地裏種點土豆和莜麥。農閒時節,刨點藥材,放放羊,“一年收入不到2000元。”

  困居深山,維持生存都不容易。箭桿河村有的自然村幾乎沒有手機信號,沒有自行車能走的路,交通基本靠兩條腿,或者騎騾子。一些村莊吃水艱難。呂成文説,村裏沒有水井,想吃水,冬天弄上雪在大鐵鍋裏燒化了,夏天接雨水澄清一下。春秋季節,要拎著塑料桶下到山溝底部,灌上水再背回家,一家人省著用。洗臉盆裏水都黑了,都舍不得倒。夏天在山溝小溪裏衝一下,就算洗澡了,其他季節基本不洗澡。

  隨著深山區村莊年輕人外出打工,村裏剩下老弱病殘,脫貧更加艱難。

  近年來,脫貧攻堅的春風吹遍太行山每一個角落。桃木疙瘩村等深山區村民困居深山、一生受窮的宿命,終于被打破。淶源縣易地扶貧搬遷辦公室工作人員鄧海英説,作為精準扶貧重要措施,淶源深山區40多個村、1.9萬余人實施易地扶貧搬遷。其中,總投資近9億元的縣城安置片區和白石山安置片區共安置了箭桿河村等25個行政村1萬多人。

  2018年初,呂成文等最後的“山民”挪出“窮窩”,搬進福澤園小區樓房裏。“75平方米兩居室,我們只需要負擔9000元。沒有黨的好政策,俺們一輩子都買不起這套房。”呂成文説。

  城裏生活,與山上比簡直是“一天一地”:樓房裏水、電、暖齊全,再也不用背水吃了。小區配備了衛生院、幼兒園、超市等配套設施。“搬出大山,可算是挪了窮窩,拔了窮根。俺們趕上了好時代!”箭桿河村村委會主任段君章説。

  曾經,深山區有老人冬天摔傷,因大雪封山無法到醫院救治而去世。現在,村民們教育、醫療、就業等條件都明顯改善,衛生院、小學就在家門口,住院費用能報銷不少。從幼兒園到高中,淶源縣孩子們享受15年免費教育,一些學生還能獲得補助。

  福澤園小區附近,政府配建了産業園區,沛福箱包加工廠等3家勞動密集型企業就近招工,搬遷下山的村民家門口就能做計件工,每月能收入一兩千元。生活好了,原來打光棍的多名小夥子都娶上了媳婦。

  像桃木疙瘩村一樣,河北省太行山、燕山等深山區村民“改命”的故事,正在繼續上演。保定市扶貧辦副主任段麗軍説,到今年10月底,保定7個縣將有近5萬名群眾搬離深山。

  河北原有45個國定貧困縣、17個省定貧困縣,499萬貧困人口。經過多措並舉持續攻堅,去年全省65萬貧困人口脫貧、21個貧困縣摘帽。目前還有張家口、承德、保定等地13個貧困縣、39.95萬貧困人口,預計明年上半年所有貧困人口將全面脫貧。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首條自行車專用路開通
北京首條自行車專用路開通
三峽水庫防汛騰庫進入最後階段
三峽水庫防汛騰庫進入最後階段
呼和浩特:校園炫彩花棍舞
呼和浩特:校園炫彩花棍舞
戲曲迎“六一”
戲曲迎“六一”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61124568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