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三代拖拉機手見證黑土地上的新變革
2019-05-29 17:08:5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長春5月29日電 題:三代拖拉機手見證黑土地上的新變革

  新華社記者褚曉亮、薛欽峰、高楠

  50多年前的春耕時節,吉林省榆樹市長發村開進了一臺“東方紅”拖拉機。時至今日,這裏的機械化率達到了100%,也培養了三代拖拉機手。

  從第一代“東方紅”拖拉機到如今的農業生産全程機械化,從人人羨慕的新中國第一代拖拉機手,到如今智能化大型農機人人會開,一代代拖拉機手們見證著黑土地的農業現代化發展歷程。

  “‘東方紅’曾是全村的寶貝疙瘩”

  天氣暖了,77歲的榆樹市弓棚鎮長發村農民李清林又到地頭上溜達,看大型拖拉機在地裏來來回回。李清林是榆樹的第一批拖拉機手。18歲那年,他在當地農機校經過6個月培訓,成為吉林省第一批駕駛“東方紅”的拖拉機手。

  1964年,兩臺“東方紅-54”型拖拉機落戶長發村農機站,李清林也跟著回到村裏。“一臺拖拉機能頂30個壯勞力,那兩臺‘東方紅’成了我們全村的寶貝疙瘩。”李清林説。

  由于機械化起步早,大大提高了長發村的耕種效率。長發村歷史上曾創下多個吉林省糧食單産新紀錄,成了當地有名的富裕村。

  那個年代,拖拉機手還是“稀缺資源”,想開拖拉機並不容易,得先跟師傅學上三年,才能獨立操作。“別人碰都不讓碰,拖拉機太金貴了,不敢讓生手操作,生怕弄壞了。”李清林説。

  現在,長發村的倉庫裏還停放著一臺早已多年不用的“東方紅”。李清林講起了當年坐在駕駛室裏的“煎熬”,“發動機聲音特別大,散發的巨大熱量一會兒就能把苞米烤熟,坐在駕駛室裏都烤臉。”

  由于當時長發村土地多農機太少,一臺拖拉機配備了四個駕駛員,白天黑夜四班倒,人停車不停。即使這樣,一臺“東方紅”一天也只能耕種8公頃土地,一個月的春耕期下來,村裏只有一半的土地實現機械耕種,剩下的土地依然靠村民繁重的體力勞動。

  “家家實現機械化,春耕不再靠人力”

  包産到戶、改革開放……政策的春風讓黑土地上農民生活逐漸富裕起來。進入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長發村農機站不再只有兩臺“東方紅”,大型履帶式、“千裏馬”“手扶式”……各類拖拉機有40多臺套,工作人員最多時達到60多人。

  紀宏生曾是李清林的徒弟,進入九十年代,跟著師傅開過的“東方紅-54”早已淘汰,“馬力更大、樣式更多的各型拖拉機成為主角,春耕基本不再依靠人力。”紀宏生説。

  每年的春耕是紀宏生最忙的時候。“我每天開著拖拉機去農戶家地裏幹活掙錢,一部分上交村裏,一部分留作自己的勞務費,春耕一個月下來能掙幾千塊錢。”紀宏生説。

  農機站機械多了,長發村的春耕生産也實現了機械化全覆蓋。一些富裕起來的農民開始購買小型農機具,拖拉機和播種機等逐步走進農民家庭。

  “以前種地是純體力勞動,自從實現了機械化全覆蓋,我們不再面朝黃土背朝天了。”紀宏生説。

  “一人坐在駕駛室,春耕秋收全完成”

  這幾天,榆樹市仁和機械種養殖專業合作社完成了春播。記者在現場看到,只有三臺大型拖拉機牽引著播種機在黑土地上快速移動。遠遠望去,黑土地顯得很冷清,和人們印象中的忙碌景象大相徑庭。

  合作社的拖拉機手宋正志牽引著免耕播種機在地裏忙活著。他告訴記者,現在春耕特別快,近20公頃地三個拖拉機手一上午就種完了,不需要多余人力。

  登上拖拉機,記者看到駕駛室跟普通汽車並無兩樣,但倒車雷達、衛星定位、車載測畝儀一應俱全,科技感十足,拖拉機手隨時能掌握移動方向和耕種面積。宋正志説,現在開大型輪式拖拉機就跟開汽車一樣,一個人坐在駕駛室,春耕秋收全完成。

  宋正志所在的合作社流轉了400多公頃土地,還為農戶代耕1200公頃,但這麼多土地也只需要一周便可播種完。“59名社員中近30人都是拖拉機手,拖拉機手就像私家車司機一樣普遍。”宋正志説。

  目前,榆樹市弓棚鎮有農戶19500戶,農機具保有量達11000多臺套,大型農機專業合作社200余家。“機械化拓寬了弓棚鎮農民的致富渠道,農民的收入結構由單一的土地收入逐步變成‘土地+養殖+務工’多元收入。”弓棚鎮鎮長宋憲平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張家界雲海
張家界雲海
第72屆戛納電影節閉幕
第72屆戛納電影節閉幕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鏡觀中國·新華社國內新聞照片一周精選
鏡觀中國·新華社國內新聞照片一周精選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4558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