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80後”老藥師的中藥情懷
2019-05-27 16:04:0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天津5月27日電 題:“80後”老藥師的中藥情懷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郭方達 宋瑞

  一大早,天還未亮透,樹葉上仍有一層水霧,章臣桂就著一杯清茶,在辦公室翻閱起了資料,這位頭發花白的“80後”老藥師鑽研的勁頭不減當年。速效救心丸、藿香正氣軟膠囊、清咽滴丸……僅需任意一項成就便足夠讓她安享晚年,但五十多年奮戰在中藥研制一線的她,卻從不知休息。

  “陰差陽錯”的藥學之路

  “彈壓西風擅眾芳,十分秋色為伊忙。”1934年秋,章臣桂出生于江陰,正是桂花時節,她本人也因此得名。

  那時章家在江陰本地算得上大家族,因此自小章臣桂也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彼時國家羸弱、連年戰爭,受傷患病的人隨處可見,在家人的勸説與耳濡目染下,章臣桂決定走醫藥報國這條路。

  到了該上大學的年紀,躊躇滿志的章臣桂報考了南京醫學院(現南京醫科大學),卻在選專業的時候犯了難,她發現自己暈血比較嚴重,不便報考外科類專業,但不願就此放棄的她改填了藥學專業並成功被錄取。

  大學時代的章臣桂頑皮而刻苦,既會把老師的眼鏡用墨汁涂黑,也會在天還蒙蒙亮的時候在圖書館門口排隊佔座。面對這樣一個古靈精怪的學生,老師們對她也是又氣又喜。

  章臣桂回憶,那時的課程模倣當時蘇聯的學制,連續五小時上課,課程知識量大而且涉及非常多的文獻資料,每天消化課程內容都需要熬到深夜。“沒什麼取暖設備,冬天冷得不得了,鋼筆都凍住了,我們就縮在被子裏,用身子把筆焐熱了再寫字。”

  不肯落于人後的性格讓她在學生時代走在了許多人前頭,畢業後成績優異的她最終被分配到天津。

  章臣桂來到天津後卻傻了眼,學的明明是西藥制劑,怎麼分到了中藥廠?

  彼時的部分中藥制劑仍然十分原始,一個老師傅帶幾個學徒工,拿著一根大木棒在一口大鐵鍋裏攪動,藥材一股腦兒地扔進去熬煮,待老師傅覺得差不多了再取出放涼。

  這裏既沒有工作臺也沒有玻璃儀器,有的只是擺放木材的土坑和大鐵鍋,別説制藥,很多基礎的操作都完全做不到。實際情況與章臣桂在學校所學的內容大相徑庭,怎麼辦?

  令人刮目相看的“高跟鞋女娃”

  “那個穿高跟鞋的女娃,怎麼做得來這個嘛!”家境算得上優越的章臣桂不止一次聽到藥廠裏的工人們這樣議論,愛穿鮮艷衣服、上過大學的她倣佛與這個中藥廠格格不入,沒人相信她能在這裏幹得長久,可她偏偏是章臣桂,在這裏一幹就是五十多年。

  一次她看見一位老師傅在熬煮一種黑色藥膏,時不時用木棒挑出一點抹勻在地上看看成色,待顏色差不多,便關火取藥。

  “你每次怎麼知道它煮好了?”

  “看顏色,我煮過很多次了。”

  腦子一轉,章臣桂當即表示自己也能做到,不相信章臣桂這個沒有經驗的女娃,老師傅便與她打了個賭,讓她當面熬煮一鍋。

  眾目睽睽之下,章臣桂看也不看鍋裏的藥,只是閉目養神,一會突然喊了一聲“好了”,大夥把藥取出,成色正好,驚訝的大夥趕忙問她怎麼做到的。

  “三百一十五度。”章臣桂用溫度計監測了一下藥品出鍋的溫度,便將這一需要老帶新反復教導的步驟,變得誰都能做到。

  “事情本身其實很簡單,但是我在那時候突然明白了中藥要怎樣跟上現代醫學的步伐,就是將經驗化轉變為數字化。”提起這事,章臣桂依舊激動不已。

  這之後,她便開始將現代醫學中的各類標準引入傳統中藥制劑中,有些盡管老師傅們不理解,但他們開始相信,這個“穿高跟鞋的女娃”幹得了這事。

  工作上做出成績的她被單位送去北京進修,此時一家來自比利時的藥企願意用兩千美元月薪的優厚待遇聘請她,在上世紀80年代,人均月收入只有幾十元人民幣,章臣桂卻不為所動。

  “做中醫藥怎麼能離開中國?”她一心撲在了研究上。

  五十年不曾停下的求索之路

  “那時廠裏最先進的制藥設備,是國外做番茄醬用的。”盡管有困難,章臣桂卻沒有停下腳步,當時中國沒有針對心臟突發性疾病的速效藥,每年有許多人因此不治或落下後遺症。她決心從傳統典籍中用現代醫學方式找出對策。

  師從名家田紹麟,篩選出成百上千種處方,臨床試驗,章臣桂在無限種可能中尋求一個最佳的組合。

  天終不棄有心人。一個下午,在數不清多少次實驗失敗後,章臣桂像以往一樣收集實驗數據,準備下一次成分調整。同事們大都離去後,安靜的實驗室傳來尖細的叫聲。她循聲而去,發現是以為實驗失敗而處理掉的小白鼠卻在最後時刻醒了過來。

  成分有效!以此為基礎,1982年,如今幾乎成為家庭必備中藥的速效救心丸就此誕生。

  “速效救心丸”“清咽滴丸”“烏雞白鳳片”……在處方與制劑方法的研究上,幾十年來她都沒有停下過腳步。天津市科技戰線先進工作者、國務院特殊津貼、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老中醫藥專家帶徒導師……榮譽卻被她置之度外,八十多歲高齡仍舊奮戰在藥物研究一線。

  “我女兒是我母親帶大的,因為工作忙,直到有一次女兒在無錫生大病,我才能回去看她一趟。”章臣桂覺得自己愧對家人。如今,女兒在天津中醫藥大學當教授,繼承了章臣桂中醫藥研究的衣缽。

  半個世紀的醫藥路,這位“80後”卻沒有停下的意思,就如她自己説的:“不是為了做官掙錢,就是鑽研中藥學問,使中國有發展。”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張家界雲海
張家界雲海
第72屆戛納電影節閉幕
第72屆戛納電影節閉幕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鏡觀中國·新華社國內新聞照片一周精選
鏡觀中國·新華社國內新聞照片一周精選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4547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