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公安局副局長突發心梗離世 生前工作清單令人淚目
2019-05-18 07:08:11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生命定格在掃黑除惡第一線

  追記福建省寧德市公安局蕉城分局副局長楊春

  1月21日,上午召集掃黑除惡線索核查工作,晚上擬定“2018·8·1”涉黑專案收網方案。

  1月22日,上午帶領掃黑隊民警到檢法部門協調涉黑案件相關事宜,晚上召集並協調組建“2018·8·1”專案全市聯合調查組。

  1月23日淩晨,剛剛制定完聯合調查組工作計劃的他又回到辦公室繼續帶班值守……

  這一次,福建省寧德市公安局蕉城分局副局長楊春突然停下連日奔波的腳步,再也沒有從辦公室裏走出來,只留下這一份犧牲前48小時的掃黑除惡工作清單。同事們在整理他的電腦和文件時發現,在這48小時裏,他還擠出休息時間審批了74件案件的法律文書。

  從1991年入職算起,楊春已從警28載。而從2017年底開始,他就在身患冠心病並伴有心肌梗塞先兆的情況下,為了工作3次推遲手術治療,最終突發心梗倒在了辦公室的地板上,讓49歲的生命永遠定格在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中。

  5月14日,福建省委政法委作出決定,號召福建全省政法幹警向楊春同志學習。

  拼命三郎

  自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開展以來,楊春就擔任蕉城分局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工作領導小組的常務副組長,負責指揮、協調、指導全區涉黑涉惡案件線索核查和偵破工作。

  “在此之前,醫生已經下診斷讓我弟弟入院治療,可他卻把病歷鎖在了辦公室抽屜裏,什麼也沒説,照樣把工作任務領了下來。”楊春的姐姐楊麗告訴《法制日報》記者,直到現在她仍然覺得很懊悔,“我當時就應該再堅持一些,讓他必須去醫院做手術。”

  “掃黑除惡這麼多事情,我不在怎麼行?”楊春最終還是沒有聽姐姐的話,顧不上胸口的悶痛,接連兩次爽了醫生的約,一頭鑽進掃黑除惡線索的核查研判工作中去。

  2017年12月底,楊春收到一封匿名舉報信,內容涉及謝某彬、張某渺等人在城南鎮古溪村開設賭場、打架鬥毆、尋釁滋事等線索。

  憑借多年來工作經驗,楊春敏銳意識到,這一團夥行為符合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特徵,但受害人和證人卻懼怕黑惡勢力,一直不敢提供真實信息。為了取得受害人的信任,楊春5次深入村居走訪摸排,11次深夜到受害人家中,拉家常、聊政策,徹底打消受害人的顧慮。

  為搜集足夠證據,楊春帶領專案組先後深入調查走訪群眾500多人次,擬出調查提綱、詢問提綱8萬余字,形成1萬余頁的文字材料,整理裝卷50多卷,僅擬定的審訊計劃就達130多份5萬余字,形成起訴意見書近3萬字。

  2018年12月20日,蕉城區人民法院對此案作出了判決。

  此時,本該去醫院接受治療的楊春再次爽約,繼續投入到第二起涉黑大案中去,最佳治療時機就在一拖再拖中錯過了……

  掃黑除惡一年來,楊春帶領分局掃黑隊先後受理、核查線索191條,指揮打掉黑社會性質組織1個,破獲九類涉黑惡案件104起,抓獲涉黑惡犯罪嫌疑人213人,中央掃黑除惡專項督導組交辦和公安部下達的線索辦結率達100%。

  心思縝密

  “楊春雖然不是警校科班出身,但他當過兵,在刑偵方面有著獨特的敏銳力,特別善于發現案件的關鍵突破口。”寧德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政治部主任阮細章如此評價。

  2016年8月7日,一名男子在蕉城區戚繼光公園裏死亡。大家都認為死者是意外被毒蛇咬傷致死,家屬也開始準備善後工作,可楊春卻不這麼認為。他對現場遺留的戒指盒産生了疑惑,認為這很有可能是一起精心策劃的謀殺案。

  隨後,辦案民警按照楊春的思路,找到銷售戒指盒的網店,發現了嫌疑人陳某華留下的購買痕跡,並查實此人與死者妻子時常深夜聯係,有不正常關係嫌疑。

  詢問中,楊春細致分析,從陳某華的手機短信裏找到一個淘寶賬號,並在賬戶上發現其購買情書、戒指、針筒、針頭、五步蛇毒粉等物品的記錄。

  在證據面前,陳某華終于承認,是他覬覦死者妻子,蒙面偽裝成持槍搶劫劫匪,將蛇毒注入死者體內。

  楊春主抓破獲的這起蛇毒殺人案,也促成了國內首例蛇毒檢驗方法應用于庭審判決,填補了相關領域物證鑒定技術的空白,為福建省乃至全國類似案例提供了方法借鑒和標準參考。

  “破案時,‘春哥’既是指揮員又是戰鬥員。”蕉城分局刑偵大隊隊長胡衛清説。

  自2007年11月任刑偵大隊大隊長以來,楊春先後參與、組織偵破各類刑事案件3150多起,其中破獲部督案件6起、省督案件39起,轄區命案破案率達97.8%。

  公而忘私

  駕車從城區行駛二十多公裏,記者來到了石後派出所。不大的院子裏種滿了綠植,一棟兩層高的白色小樓裏,辦事窗口、多功能會議室、警員宿舍、休息室等功能區劃分得井井有條,樓頂還有個小露臺,可以遠眺安仁山的風景。

  “別人是佔公家便宜,楊所長卻總想著辦法佔自己人便宜。當初我們的派出所就是他厚著臉皮向自己親哥哥‘拉讚助’修繕的。”2000年,楊春到石後派出所任所長,現在已是赤溪派出所所長的黃安全,就是當時他手下的一名民警。

  黃安全向記者回憶説,與楊春共事的兩年時間裏,所裏的工作條件很艱苦。但是,楊春並沒有伸手向上級要錢,而是讓經商的大哥一下子拿出幾萬元用于派出所硬件設施的完善。

  “要知道,楊局那時候每個月的工資才1000多元。”現任石後派出所所長詹晨清説,去年,楊春因為一個案子又回到石後所,還開玩笑地提起派出所至今仍欠他3萬元沒有還。“雖然他嘴上這麼説,可直到現在,他都沒有向組織要過一分錢,大部分領導和同事也都不知道十幾年前還有這麼一件事”。

  楊麗告訴記者,在楊春的遺體告別儀式之前,寧德公安局紀檢組專門梳理了楊春28年的從警生涯。在他經辦的數千案件中,紀檢監督部門從未接到關于他的舉報和投訴,所分管的部門民警也從未出現違法違紀問題。

  “定海神針”

  “你們放開手腳辦案,再難,有我高個子頂著。”任刑偵大隊長期間,每當楊春這麼鼓勵隊友時,大家看著眼前這位身材高大的“春哥”,總是感到特別安心。

  遇到吸毒致幻的“癮君子”拿著刀子亂掄傷人,楊春把隊友護在身後;遇到犯罪嫌疑人隨時都有可能引爆煤氣罐,楊春第一個衝了上去;遇到持槍嫌疑人駕車暴力衝卡,楊春一把將隊友拉到安全區域……

  “‘春哥’就是我們這支隊伍的‘定海神針’,他用言傳身教帶出了我們這樣一支辦案‘嗷嗷叫’的隊伍。”蕉城分局刑偵大隊副大隊長詹益東告訴記者,“他這一走,我們背後的這座山就倒下了。直到現在,‘春哥’還在我們的工作微信群裏,我們誰都不願意把他移出去。”

  在楊春的示范帶領下,蕉城刑偵大隊榮立集體二等功3次、集體三等功10次,蕉城刑偵業務考評連續12年位列寧德市第一,始終保持“民警隊伍零違紀、執法辦案零差錯、群眾評價零差評”的狀態,支撐起蕉城分局“全國優秀公安局”這面金字招牌。

  然而,帶出這樣一支戰功赫赫隊伍的楊春,自己獲得的榮譽卻是寥寥,至今只有個人二等功1次、個人三等功2次。

  “楊春,見困難就上,見榮譽就讓。”蕉城區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遊傳傑告訴記者,作為多年好友加“掃黑”戰友,辦完寧德掃黑除惡第一起案子後,他曾跟楊春提到立功受獎的事,結果楊春很幹脆地回答他:“你還不知道我?榮譽給我沒啥用,年輕民警更辛苦,他們更需要榮譽。”(王瑩)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福建莆田木蘭陂
福建莆田木蘭陂
南寧:南湖岸邊花飄香
南寧:南湖岸邊花飄香
亞洲文化嘉年華在京舉行
亞洲文化嘉年華在京舉行
山東濟南:初夏泉城美如畫
山東濟南:初夏泉城美如畫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4510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