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謝謝你,我愛你,對不起
2019-05-10 14:40:4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沈陽5月10日電 題:謝謝你,我愛你,對不起

  新華社記者彭卓、李錚

  他們是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曾經,命運開了個玩笑。原本平順的時光,突起血色波瀾。

  身為交警,執行公務中橫遭車禍。壯年之際,癱瘓臥床。

  還好,有賢妻孝女,有熱血戰友,有暖心組織。他們築起愛的壁壘,跨越悲戚、攜手同行,將苦楚渡化為詩酒,在黑夜中孕育希望。

  噩運在左,我們拉你向右。

  我愛你,我的父親母親

  我叫董格妍。

  我的爸爸董學坤,是鐵嶺市公安局交警支隊銀州區二大隊的一名交警。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謝謝你,我愛你,對不起

這是董學坤當年執勤的照片(資料照片)。新華社發

  爸爸熱愛交警事業。二十九年前,正在執勤的他,看到一位漂亮女孩想闖紅燈,嚴厲勸退了她,告訴她“寧等三分,不搶一秒”。

  爸爸對女孩一見鐘情。三年後兩人結婚。又過了兩年,我出生。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2)謝謝你,我愛你,對不起

這是董學坤和女兒董格妍合影(資料照片)。新華社發

  我從小為爸爸驕傲,覺得那樣高大、健壯的他,會永遠是頂梁柱、保護傘。可我沒想到,頂梁柱會突然坍塌。

  2010年5月10日夜裏,正在執勤的爸爸被一輛小轎車撞飛,頭部著地、頸椎骨折,警服被鮮血浸透,陷入昏迷。

  爸爸清醒後,發現自己癱在床上,全身上下只有脖子以上能動,半輩子要強的他幾乎失去了生存的意志,媽媽撲在爸爸身上,哭嚎著哀求:“只要你活著,咱們這個家就還在!”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4)謝謝你,我愛你,對不起

在董學坤家中,妻子姜曉春為董學坤按摩(2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楊青攝

  那時我讀初三,還有一個月中考,媽媽不肯耽誤我的學業,硬把我攆回了學校。媽媽自己卻著急上火,滿臉都是紅腫的“大毒包”,飯顧不上吃,覺顧不上睡,成宿成宿地給爸爸按摩,半個月瘦了十多斤。

  中考前一天,媽媽趕回鐵嶺陪我考試。睡到半夜時,媽媽抓起我的腿就開始按,我愣住了:“媽,是我!我爸還在醫院呢!”媽媽一把將我緊緊抱在懷裏,哭著説“閨女,對不起!”摸著媽媽肩胛後背上,一塊塊瘦得凸起的骨頭,我也心疼地哭了。

  我考上了鐵嶺最好的高中。放榜那天,我笑了,爸爸媽媽卻泣不成聲。

  在沈陽進行7個月的康復治療後,爸爸身體有了很大起色:可以坐立,也可以正常説話、吃飯。

  回家康復後,媽媽辭了工作,沒請保姆,自己全職照顧爸爸。爸爸大小便失禁,媽媽不停地洗床單、被褥、換衣服,給他翻身、按摩、洗澡,“你爸利索了半輩子,不能讓他受窩囊”。

  這麼多年來,爸爸身上沒有過怪味,從沒起過褥瘡,身上和家裏總是幹幹凈凈,任誰來都感慨“根本不像是有病人的家”。可媽媽雙手常年泡在冷水搓搓洗洗,反復裂口、結痂,手指布滿厚厚的老繭。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3)謝謝你,我愛你,對不起

在董學坤家中,妻子姜曉春幫助董學坤使用健身器械鍛煉身體(2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楊青攝

  媽媽常年架著我爸,一點一點地在家邁步鍛煉。因受力不均,如今媽媽右胳膊比左胳膊粗了一圈,右手掌比左手掌厚了一層。

  為了給爸爸加強營養,媽媽節衣縮食,九年來沒給自己買過一件新衣服,有好吃的先緊著我爸:剝一枚鹹鴨蛋,爸爸吃鹹蛋黃,媽媽吃鹹蛋清;炒一碗肉片,媽媽都塞到爸爸嘴裏,自己啃饅頭配青菜。

  爸爸看媽媽太瘦了,想把肉給她吃,媽媽説啥也不肯,一個勁兒地囑咐我爸“都吃了”,説他是在鬼門關撿了條命的人,“可得好好養著”。

  媽媽告訴我,當警察是爸爸畢生的夢想。在崗位時,爸爸是交警支隊的業務尖子,甚至受傷癱瘓後,也從未有過一句“後悔做警察”的怨言。“嫁給一個好警察,就要當一個好警嫂。警嫂的榮譽哪是那麼容易得的!”

  説一句“愛你”容易,做一輩子“愛你”很難。謝謝你,我的爸爸媽媽,讓我始終相信愛情,堅信夢想與執著的力量。

  對不起,我的爸爸媽媽!我成長得這樣慢,沒能早一點分擔家庭的重擔。你們放心,未來咱們家,一切都有我。

  謝謝你,我的兄弟姐妹

  我叫姜曉春,是董學坤的妻子,董格妍的母親。

  我曾怨恨命運:丈夫癱瘓,女兒年幼,家庭重擔落在我身上。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5)謝謝你,我愛你,對不起

在董學坤家中,妻子姜曉春為董學坤按摩(2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楊青攝

  還好,有一群兄弟姐妹,始終在我身邊,幫我挺過了一個又一個難關。

  2010年學坤出車禍時,鐵嶺醫院醫生説,在鐵嶺治,治好了最多是個植物人。如果轉院到沈陽,可能治得好,也可能人半路就沒了,讓我自己拿主意。

  我懵住了,抱著女兒號啕大哭,一句話也説不出來。是學坤的領導、鐵嶺市公安局交警支隊銀州區二大隊大隊長劉峰,斬釘截鐵地説:“學坤是我兄弟。這個主,我做了!”

  轉院救護車上,醫生讓家屬托住學坤脖子,以免路面顛簸二次損傷。又是學坤的同事、交警支隊銀州區二大隊教導員劉東,二話不説鑽進救護車裏,跪在地上,弓著腰、低著頭,雙手卡在學坤脖子兩側,一個小時一動不動。

  學坤住院的日子,交警支隊同事們排了班,利用休息時間幫忙打飯、打水、擦身、跑腿……病友家屬見狀問我:“大姐,你家幹啥的?咋有這麼多親戚當警察?”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7)謝謝你,我愛你,對不起

  在董學坤家中,妻子姜曉春(左二)、女兒董格妍(左一)和董學坤單位同事(右)攙扶董學坤走路(2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楊青攝

  九年來,這些學坤的同事們、戰友們,就是我家最親的親戚,就是我的兄弟姐妹。學坤受傷後,工資和補助一直照發,隔三岔五這些兄弟還來家裏擦玻璃、洗窗簾、清掃、買菜。

  每年春節、中秋,這些兄弟們都帶著吃的來,一起熱熱鬧鬧地看晚會。每年我和學坤生日時,兄弟們還拎著蛋糕、捧著鮮花來給我們過生日。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9)謝謝你,我愛你,對不起

在董學坤家中,前來看望董學坤的同事和董學坤(中)一起看電視(資料照片)。新華社發

  閨女考上大學,家裏錢不夠,是支隊兄弟們捐款湊了2萬元錢。劉峰大哥還自己掏錢,讓閨女去考駕照,“爸爸是交警,女兒怎麼能不會開車?”

  閨女大學畢業後,考上了一家銀行,每個月4千多元工資。可我尋思著,要不還是考輔警吧,就去她爸單位,每天早點兒去、晚點兒走,多幹點兒活,也算是有個機會報答。閨女一聽就同意了,雖然幹輔警一個月還不到兩千元錢,但她是真心願意,要“向這個溫暖的集體報恩”。

  閨女穿上警服那天,她爸可高興了,激動地一個勁兒説:“我閨女,真好看!”自己這輩子做警察沒做夠,沒想到女兒接過了“接力棒”。

  我曾經問閨女,長在這個家裏,委屈不?

  閨女説,雖然爸爸受了傷,行動不便,但爸爸媽媽都在,都很愛她,自己家和別人家沒什麼不同。

  “如果要説有什麼不同,就是因為交警支隊的這些叔叔阿姨們,家裏多了很多親人,多了很多的愛。”閨女説。

  謝謝你,我的兄弟姐妹們。如果沒有你們,我不知道該如何熬過那些艱難歲月。是你們,始終拉著我的手一起走。

  對不起,我的愛人

  我是董學坤。

  我是父親,是丈夫,是殘疾人,是人民警察,還是一名老黨員。

  很多人覺得我命慘,才40歲出頭,就癱了。

  殘疾後,我不能外出執勤,不能在家做飯。原本一個頂天立地的大老爺們,成天癱著,確實挺窩火。

  我也很知足。媳婦對我不離不棄、悉心照料;組織對我關懷呵護,用大愛扶起小家,讓我這個癱在床上的傷號,再次站了起來。

  我做交警時,每天奮戰在車水馬龍中。後來當事故交警,專門處理形形色色的交通事故,見到了太多“搶一秒”“不小心”造成的人間悲劇。

  交警事業是我願意用生命捍衛的夢想。入職那天起,我就告訴自己,要行得端、立得正,守護道路的安寧。只是沒想到,那個險些被死神光顧的人,是我自己。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8)謝謝你,我愛你,對不起

在董學坤家中,董學坤的同事(右二)和他一起回憶往事(2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楊青攝

  兄弟們!雖然我去不了一線,但會在家中為你們加油,也請你們千萬照顧好自己,別讓悲劇再重演。

  這些年,組織和兄弟們對我的付出,我都看在眼裏,恩在心中。我走不了路,每個月的黨費和每年200元的警察英烈基金,都拜托媳婦幫忙去單位交。每次我都叮囑她,這是政治任務,馬虎不得。

  有人問我,如果可以重新選擇一次,還會做警察嗎?

  當然會!

  做警察是我這輩子的使命。有機會守護大家,維護這座城市的交通安全,我活得值得,心裏踏實。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0)謝謝你,我愛你,對不起

董學坤的同事前來看望董學坤(右二)一家(2015年2月12日攝)。新華社發

  閨女,對不起。每次我一提“虧待了你”,你總是打斷話茬,嗆聲道“一家人,説那話就多余了”。有你這樣的好女兒,爸爸知足。

  閨女,現在你也加入了警務人員這個大家庭,爸爸希望你踏實工作,不要辱沒老董家的信條——不要只當一陣子的好警察,要當一輩子的好警察。

  媳婦,對不起。這輩子你跟了我,受苦了,讓你如此操勞,流了那麼多眼淚。

  媳婦,若愛有來生,請你一定再嫁給我,換我好好呵護你、照顧你、補償你!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謝謝你,我愛你,對不起-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2101308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