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每天“白加黑”、每周“五加二” 大家怎麼都忙成這樣?
2019-05-06 09:33:27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如今,每天早出晚歸、工作加班的人越來越多,協調好工作和休息的關係越來越重要——

  “白加黑”“五加二”,你在忙些啥

  4月底的一天,北京深夜,春雨淅淅瀝瀝下個不停。在某財經雜志社工作的王風終于完成了一篇稿件,習慣性地打開某打車軟件:“排隊81人,大約等待1小時……”他不禁感慨:“原來大家都這麼忙。”

  “基層公務員很忙,兒子都快不認識我了。”在貴州省興義市某村擔任駐村第一書記的小楊,主要工作是為當地尋找脫貧致富的産業門路。小楊決定帶領村幹部先試種,買苗、栽種、管理……經常加班到大半夜。他這樣安慰自己:“等到鄉親們看到芒果有了好收成,參與進來,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到那時,我應該也不會這麼忙了。”

  如今,不論城市和鄉村,不分年齡和職業,“白加黑”“五加二”的人越來越多。有的常年加班,有的見縫插針利用零碎時間學習,有的甚至把休閒、健身作為“充電”方式……工作和生活節奏日漸加快,休閒時間則越來越少。中央電視臺、國家統計局等單位聯合發起的“中國經濟生活大調查”結果顯示,除去工作和睡覺,中國人每年每天平均休閒時間僅為2.27小時。

  大家為什麼這麼忙?都在忙些什麼?如何平衡工作和休閒的關係?

  忙碌的你,整天為什麼忙

  “我每天正常工作時間是8小時,工作是滿打滿算的。加班頻率也很高,最晚工作到淩晨都很正常。”在雲南省某縣檢察院工作的陳程,平時主要工作是處理一些案件、報告。核實案件證據鏈是否完整、充分,耗費他大量精力。

  此外,在陳程單位,很多同事都有相應脫貧任務,每個月要到貧困戶家裏了解情況,幾天都要在村裏度過。“我屬于剛進單位的,還沒參與到脫貧工作中,但日常工作已經是比較累了,每天回家後吃完飯,看看電視、玩會兒手機,就到了上床睡覺時間了。”他説,周末時間基本用來補覺,“除非是要好的朋友聚會,不然都會‘宅’在家裏。”

  對一些企業人員來説,忙碌和加班成了常態。

  北京某央企員工張華,每天的工作內容是寫各類會議紀要、報告,加班是家常便飯。按規定,他每天早上8時30分上班,下午5時30分下班,但一般都會加班到晚上8時左右,坐1個小時地鐵,晚9時左右才能到家。“主要是每天整理會議錄音時間很長,琢磨一些報告起草,也要花費很多時間。”

  張華每年有10天帶薪休假時間,但是因為工作忙、領導不批假,他一般都休不滿。“如果工作太忙,不休假的時候也很多。”

  對于有孩子的家庭來説,更是忙得團團轉。

  吳浩在北京一家企業做程序員,主要從事係統集成,已經工作14年,現在是公司裏一個小組的負責人,收入屬于市場化考核。因為工作忙,雖然有10天年假,但他已經兩年沒休假了。“前兩年家人還帶著我出國旅遊,現在他們‘拋棄’我了,因為我幾乎擠不出時間來。”由于工作壓力大,他現在經常失眠。

  吳浩有一個上二年級的孩子,分身乏術的他只能將照顧孩子、每天接送孩子、周末送孩子上補習班的重任交給妻子。“我老婆在一家企業做市場工作,這是為了照顧家裏和孩子而轉崗的,但即便這樣,她很多時候還是感覺掰不開栓。我覺得挺對不起她的。”

  “放松一下”,究竟難在哪兒

  大家怎麼都忙成這樣?

  陳程説,我在單位裏屬于年輕人,工作熱情度高、職業榮譽感比較強,還是願意多做一點事,對自己成長有好處。

  不過,忙歸忙,陳程個人調節得比較好。“我對工作時間和休息時間的安排比較明確,每天要做的事、每周要做的事,基本都有一個中短期計劃,不然想到什麼做什麼會很亂的。”

  長時間的年假休不了,張華通過化整為零式休假來調節心情。他認為,正常的工作狀態應該是在上班時間內提升工作效率,加班時間不要超過1個小時。“如果説用上班外的時間工作,效率很高,而且有相應報酬,對自身成長有幫助,那麼加班至少是有動力的。如果相反,肯定越加班怨氣越大。”張華説。

  吳浩也和家人探討過換一個工作的問題。“説實話,我掙的工資數額和所做的工作已經有點不相符了。但是,考慮到家庭收入、個人晉升,我還是在堅持著。”

  對于壓力調節,吳浩主要通過調整心態來完成。“要想得開,比如讀一些心理調節的書籍、向朋友傾訴等。”

  “如今,中國經濟快速增長,人們工作量大、上班繁忙是普遍現象。許多發達國家的勞動者也經歷過這樣的時期。”中國人民大學休閒經濟研究中心主任王琪延對記者表示,人們每天的時間被劃分為幾塊,除了工作,就是休閒、家務勞動以及睡眠等生理休息時間,現在很多人工作時間變長了,而休閒時間最容易被壓縮。

  中央電視臺、國家統計局等單位此前聯合發起的“中國經濟生活大調查”結果顯示,除去工作和睡覺,中國人每天平均休閒時間為2.27小時,較此前有所減少。其中,深圳、廣州、上海、北京居民每天休閒時間更少,分別是1.94、2.04、2.14和2.25小時。相比而言,美國、德國、英國等國家國民每天平均休閒時間約為5小時,為中國人的2倍。

  除了休閒時間不充分,由于帶薪休假制度尚未全面落實,中國居民休閒時間也不均衡、不自由。中國人民大學休閒經濟研究中心2017年進行的國家休假制度改革調查數據發現,北京市居民休閒需求越發旺盛,但能全部享受休假天數的群體僅佔34.2%,帶薪休假落實率也僅達62.9%。

  該調查顯示,就業群體沒有帶薪休假的原因很多。因為工作太忙、沒有時間休的比例達到45.6%;單位無帶薪休假制度的比例為20%;競爭壓力太大,擔心失業的佔12.8%;還有的擔心上司批評(2.6%),加班費豐厚、主動放棄休假(4.2%)等。

  中國社科院旅遊研究中心主任宋瑞解釋説,勞動者越來越忙、休閒時間減少,是社會發展現狀、休假制度以及個體生活選擇等多種因素造成的。工作節奏快、任務多、大城市通勤時間長等都擠佔了休閒時間;一些企事業單位休假制度對休息、休假約束力不強,導致職工帶薪休假等權益未能真正落實。同時,一些人由于事業發展等原因,也主動減少了休閒時間。

  休息得好,工作才能幹得更好

  “長時間加班,缺少休息和休假,對勞動者個人和供職單位來説都不是好事。”王琪延説,不少勞動者把工作視為一種樂趣,為促進科學技術進步、提高勞動者勞動效率和企業生産效率做出了很大貢獻,他們對加班不是那麼在乎。但是長期加班,對員工身體健康會帶來隱患,對其家庭關係也會造成影響,對企業整體效率提升來説也不是長久之計。

  “作為企業,不應該強行或變相要求員工長期加班,而是應該實行彈性工作制度,引導員工在工作時間外有一定休閒時間,以維護他們的身心健康、提升勞動效率。”王琪延説。

  “從社會心理角度來説,目前的職場過勞狀態也是社會壓力的傳導,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為了拼項目、拼業績,很多人不得不繃緊了弦,造成身心長期超負荷。”四川省成都市委黨校教師陳運説,對于努力拼搏的個人和企業來説,也應該意識到張弛有度才能長遠發展。

  “關于工作與休息的關係,爭議焦點在于效率問題。”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教授魏翔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説,長期加班其實代表一家企業、單位缺乏競爭潛力。未來,企業之間的公平競爭問題會愈加突出。當中國的人口出生率下降、“勞動力紅利”逐漸消失,一些不具備人性化管理、福利化管理能力的企業,其改革將經歷一個壯士斷腕的過程。

  魏翔分析説,現在一些企業仍然依賴勞動力密集型的低效方式來參與市場競爭。當國家給企業減稅、企業降低成本後,員工休假制度改革就是企業改革裏一場“不見硝煙的戰爭”。“一些低效率企業會在國家落實帶薪休假過程中碰上困境,一些高效率企業則會因此聚集更多人才,因為勞動者會‘用腳投票’。”

  那麼,當人們對美好生活有了更高訴求,勞動者的休息權、幸福感如何與企業發展實現共存?

  “只有休息得好,才能工作得更好。”魏翔建議,一是要出臺更多創新性政策。比如,將奶粉費、企業辦的幼兒園入園優惠等用以獎代補方式補貼給員工。二是出臺相關強制性法律。比如帶薪休假,可作為勞動法的一部分強制執行。三是出臺一些配套政策。比如完善彈性工作制,完善社保、保險等立法保障;又如推行工作分享制度,讓企業嘗試靈活安排員工上班時間,換一種方式給員工一些休閒時間,以觀察能否提高工作效率。

  王琪延説,勞動者必須要有敬業精神、踏實工作。從政府角度看,要保護勞動者休息權,加強對企業的監督檢查。作為企業,要建立完善督促員工休息的相關制度,對員工負起更大的責任。(彭訓文)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多彩民俗迎立夏
多彩民俗迎立夏
澳“伊拉瓦拉之翼”航展落幕
澳“伊拉瓦拉之翼”航展落幕
北大博士:我在雄安當村官
北大博士:我在雄安當村官
樂享“五一”假期
樂享“五一”假期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4455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