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玉麥民警:西藏守邊青年的家國情
2019-05-01 18:14:2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拉薩5月1日電(記者王學濤、李鍵)送走去世的父親後,24歲的彭維熙從四川老家回到了西藏。坐在開往玉麥鄉的車裏,父親的話仍響在耳畔:“好好工作,要能吃別人吃不了的苦。”作為獨生子女,他已在玉麥邊境派出所工作近2年。

  玉麥地處喜馬拉雅山脈南麓的中印邊境地區。2011年10月29日,西藏公安邊防總隊(現為西藏出入境邊防檢查總站)在這裏設立了邊防派出所(現為邊境派出所)。

  截至目前,先後有百余名民警承擔了玉麥鄉的邊境管控和社會治安管理職能,守護著這裏的山水和百姓。2年前,彭維熙大學畢業後來到這裏。

  經過6個小時的顛簸,終于到達目的地。從山南市隆子縣到玉麥鄉是197公裏的盤山路,部分路面正在施工,遇到滾石要下車清理,遇上塌方要等更長時間。

  “這算好的,以前這時候還在封山呢。”彭維熙説,進出玉麥要翻越海拔4760米的日拉山,一年中有半年左右路面被一米多厚的積雪覆蓋。

  在玉麥邊境派出所,每個人都有關于這條路的獨家記憶。2012年2月,王亮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到這裏,他清楚地記得,從縣城到鄉裏,連乘車帶步行,一共用了18個小時。

  第一年過冬,派出所工作人員11月底才購買過冬物資,沒想到回來時大雪封山,只好將車留在半山腰,等天氣好轉時才去取物資,三分之一的東西已經壞掉。

  “沒吃的瘦幾斤無所謂,就怕生病。”王亮記得2012年9月,因為食物短缺,同事們挖野菜吃,其中一人吃了野生蘑菇上吐下瀉,深夜司機開車六七個小時才把他送到醫院。

  玉麥鄉雨水充沛,卻長不出莊稼;鳥鳴山幽,但陰冷潮濕;風景如畫,但也閉塞孤寂。如今,一批“80後”“90後”民警在這裏守邊護民。

  23歲的唐浩和24歲的程明近日剛入藏,報到的第二天就跟上兄弟們去巡邊。乘車一個小時後,他們穿上防刺服,領上裝備開始步行。原始森林裏情況復雜,他們跋山涉水、披荊斬棘,遇到樹上懸挂的五星紅旗會莊嚴敬禮,看到石頭上“中國”“CHINA”字跡褪色後用紅色油漆再刷一遍。

  “又累又渴,從沒走過這樣的路,特別敬佩扎根在這裏的人。”唐浩是公安邊防部隊轉改後招錄進藏的首批新警,“守衛邊疆一直是我的夢想。”他説。

  施工隊留下的幾間簡陋板房,現在成了民警們的執勤點。每年幾個月裏,他們帶上小發電機、被褥、鍋碗等,每周輪流執勤。

  民警們還給當地藏族百姓送藥、搬新家等,書寫著警民團結、民族團結的動人故事。他們還為新來的村民拍照建立民情檔案。彭維熙耐心地幫村民整理頭發、衣服、擺正坐姿,然後按下快門。84歲的央金行走不便,彭維熙就和同事到家為她拍照。

  提起民警們,玉麥鄉的村民紛紛誇讚。卓瑪拉宗説,民警們冒著大雪為她家孩子送退燒藥,“他們是保護我們的人,就像一個碗裏吃飯的親人”。群宗的小兒子患先天性殘疾,派出所為照顧她家,招聘她丈夫為輔警,每月有2000元工資。

  黨的十八大以來,在黨和政府的關心下,玉麥通了4G網絡,並入了國家電網,投資5億多元、全長50公裏的曲松村至玉麥鄉的公路預計今年年底完工。

  民警們動手建起了溫室大棚,種上蔬菜和瓜果,養了羊和鴨子……

  23歲的蘭新棋來玉麥已經3年,參加工作之前,作為獨生子的他從未做過飯。現在他種菜、飼養家畜、做飯樣樣精通。

  玉麥的生活條件一直在變,不變的是民警們的家國情。王亮的愛人已經懷孕,他每天幹好工作的同時,通過網絡關心著遠在陜西的妻子。“一個人是一個點,一群人就是一條線,每處邊境都有人守,才能把祖國守護好。”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貴州荔波:秀美風光迎客來
貴州荔波:秀美風光迎客來
夜深了,他們還沒睡
夜深了,他們還沒睡
赤水瀑布美
赤水瀑布美
勞動者之美
勞動者之美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61124442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