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舊廁拆了,新廁不如願:何處“方便”?
2019-04-30 08:02:41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何處“方便”?舊廁拆了,新廁不如願

  導讀

  當下,不少地方正在轟轟烈烈地推進村莊人居環境整治攻堅戰,其中,廁所革命是重中之重。廁所革命的初衷非常好,如果能夠順利地將農村原有的露天茅坑、非露天茅房以及不環保的旱廁一律拆掉,改建成新的室內抽水廁所,善莫大焉。因為“方便”雖是日常瑣事,卻並非小事。

  不過,我們在調查中發現,一些地方在推行這一政策時,既盲動,又冒進,不僅老問題沒解決,還可能帶來新問題。這主要包括資金來源問題、設計問題和後期運營管理問題等。

  資金缺乏保障,寄希望于“鄉賢”

  根據我們調查,一些地方只知道要在規定的時間內拆掉“有礙觀瞻”和“不夠環保”的廁所,但對于拆掉後建設新的公廁或改建農戶“戶廁”的資金需求卻普遍估計不足。有的地方戲言“先動手,再伸手,不空手”。

  據了解,改廁資金由省市級政府“以獎代補”出一部分,基層政府以縣為主配套一部分。“配套”出自何處?不少基層政府寄希望于“鄉賢”能夠捐助解決。

  這顯然不切實際。新建公廁,保守估計,每棟需5萬至10萬元。在中西部地區,由于居住分散,一個村民小組需要新建不止一個公廁,才能解決拆掉現有茅廁後的“方便”問題。以此估算,每個行政村所需資金可能在100萬元以上。

  即使是改“戶廁”,戶均成本也在1000~2000元不等,有些地方因為難度大甚至所需更多。

  例如,我們2019年3月在中部某村調查發現,該村13組,僅改“戶廁”一項,全組26戶就需投入約10萬元。

  如此巨量的投入,有多少地方政府可以保證財政兜底?如果把主要的希望寄托在“鄉賢”身上,很可能打錯了算盤。想讓“鄉賢”回鄉搞小産權房開發,他們的積極性是有的,想讓他們回鄉建公共廁所,除極少數人願意外,大部分人指望不上。

  因此,在當前轟轟烈烈的廁所革命進程中,如果不審慎穩妥地估計資金保障問題,其結果很可能是新的公廁沒建成,或者“戶廁”改了個半拉子,原來的茅坑也沒有了。屆時,村民到哪裏上廁所?

  設計與管理不當,也易誘發矛盾

  即使資金來源有保障,改廁是否就可高枕無憂?答案是否定的,首先設計就是一個容易扯皮的事。

  例如,廁所的遠近安排,各家各戶都希望新建公廁既不離自家太近,又不離自家太遠。太近了,家裏臭,或者信禁忌,誰也不願意自家對著廁所;太遠了,跑不贏的時候,屎尿就可能掉褲襠裏了,怎可能不遭村民罵?

  又如,廁所水源的保障、排污的處理等,也需要有更完善的考慮。我們2019年3月在中部部分鄉鎮調查發現,這些地區廁所水源依托山區自流水,一旦天旱,衝水廁所面臨無水可用的風險;同時農村沒有排污的下水管道,廁所污水無非是排往田間地頭或河流,如此一來又易造成新的污染,或者引發農戶之間的矛盾。

  此外,一些改“戶廁”的農戶,老人不願意出自籌部分的錢,讓工作人員跟子女要,子女以外出務工不需要使用家裏廁所為由,也不願意出錢。此類瑣細問題影響卻不小。

  據我們2019年4月初對中部一個村的統計,涉及上述各種問題而不願改廁的農戶共有近100戶,佔全部需要改廁農戶的20.1%。

  除了設計問題,後續管理維護也需有所安排。例如,廁所的衛生誰來負責?疏通工作誰來管理?廁所産生的垃圾誰來清運?廁所的水電費用誰來負擔?這些問題不解決,即使廁所建起來,最終也會淪為擺設,甚至成為新的污染源。

  老年人和貧困戶最受傷?

  更嚴重的是,如拆建廁所銜接不好,弱勢群體受傷最深。

  一般來説,在農村有兩類弱勢群體需要舊式茅廁解決“方便”問題:一類是老年人,一類是貧困戶。年輕人和非貧困戶多在新建住宅或翻新房屋時就設計了室內衝水廁所,所以,拆不拆舊茅廁,建不建新公廁,對他們沒多大影響。但是,對于貧困戶和老年人來説,情況則完全不同。

  例如,我們2018年4月2日調查了一個村民小組,一共18戶人家,需要被拆掉且已經被拆掉茅廁的有10戶。被拆掉的10戶裏,有4戶自己家裏建有室內衝水廁所,剩下的6戶則由2戶貧困戶和4戶老年人組成,他們需要依靠新建的公共廁所解決“方便”問題。

  老人們反映,他們晚上起來夜解,需要走到公共廁所,不僅不方便,還存在安全隱患。特別是,碰到惡劣天氣時,萬一摔倒責任算誰的?

  還有一些地方,舊茅廁拆了,新公廁還沒建,甚至什麼時候能建得成也是未知數。這樣有的老人需要借鄰居廁所用,十分不便。

  一位老人對該村支書説:“你們就是看不慣我們這些老家夥,嫌我們拉屎都礙你們的事,你幹脆去搞包藥給我們喝了得了,省得你們心煩!”

  “廁所革命”需穩妥審慎推進

  一句話,小廁所背後是大民生,廁所革命應審慎穩妥推進。事情既需要做,又不能簡單粗暴地做。具體來説,推進中要具備底線思維、平衡思維和可持續發展思維。

  第一,地方政府需要充分估計資金來源保障問題,要有底線思維。在資金來源保障上,目標當然是多方籌措,但底線是地方財政要能夠兜底,在此基礎上,再寄望于各種社會力量。否則,如果籌措不到資金,財政又無法兜底,冒進莽撞地拆掉農民廁所後,就沒有退路,可能帶來新的社會矛盾。

  第二,公廁設計上要科學合理,要有平衡思維。首先,要平衡各利益主體對公廁的需求表達,重點照顧老弱病殘和貧困戶。其次,要平衡環保和有機、傳統與現代的需求。建衝水廁所是方向,但也不能一衝了之。要考慮到農戶在農業生産中對農家有機肥的使用需求,不能新建了公廁後,農戶還得花錢從市場上去買農家肥,從而增加農民負擔。

  第三,公廁運營管理上,要有可持續發展思維。要想辦法通過低成本管理實現高福利如廁。建議強化公廁的公共性和公益性,通過理事會等平臺教育、動員農民輪流義務管理,弱化其等靠要思想,惟如此,方能使農村公廁低成本、可持續地發揮作用。(作者:劉燕舞 作者係武漢大學社會學係副教授;武漢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夏柱智、史源淵對本文部分調查資料的收集也有貢獻)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百年教堂“映”花海
百年教堂“映”花海
花車巡遊精彩紛呈
花車巡遊精彩紛呈
昆明:小小飼養員
昆明:小小飼養員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4435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