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致敬五四青年節:我們的青春關鍵詞
2019-04-30 07:48:29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謹以此致敬五四青年節 我們的青春關鍵詞

  願你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青春是熱烈的,青春是張揚的;青春是羞澀的,青春是懵懂的;青春似酒,青春如詩……每個人回首自己的青春往事,都有酸甜苦辣的感觸,都有刻骨銘心的瞬間。這裏是幾個年輕人的青春關鍵詞,謹以此致敬五四青年節,以及所有為理想奮鬥和拼搏的年輕人。

  熱愛:為了寫作,我看完了學術論文的參考文獻志鳥村(網文作家)

  朋友總會説,真羨慕你們網文作家的工作,自由。我很想説,其實我全年365天無休。但大家都不相信,因為我這麼説的時候,自己的表情總是顯得很享受。

  享受是一個很直觀的感受,表現在我身上,就是長成了190斤的胖子。

  我愛這份工作,這是一份努力付出就有相應回報的工作。同時,我確實是比較自由的,我可以寫到淩晨四點睡,也可以淩晨五點起來寫作,我能自由支配時間,能陪伴在父母身邊,像他們照顧我長大一樣,陪伴他們老去。

  我愛這份工作,還因為有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盡管我們生活在不同地方,有著不同的身份、不同的年齡,但在討論問題時,永遠激情澎湃。我們是作者,也是彼此的讀者,見面總是愉悅而充滿熱情。

  也會有一些好奇的朋友跑來問我,如何成為一名網文作家,我的回答通常沒有什麼新意,那就是閱讀。吃飯、上廁所、走路……我會利用很多碎片時間來閱讀。

  我寫作的內容跨度很廣,從科幻到歷史,到能源、生物學、醫學。每次我寫哪一方面題材的時候,讀者都會以為我是專門做這個的。之前寫《超級能源強國》時,有石油行業的讀者來問我是不是他們的同事;後來寫《重生之神級學霸》,讀者又猜測我可能是大學教生物的老師;現在寫《大醫淩然》,還有讀者懷疑我是醫生。

  硬要説我的閱讀有什麼技巧,就是我不僅會閱讀大眾文獻,而且會閱讀論文,看到感興趣的論文,我會將論文後方的參考文獻都找出來,盡可能讀得深入一些。

  在寫《大醫淩然》之前,我還去了醫院採風,因為許多東西是從文字閱讀中很難獲知的,譬如手術室內的環境,醫護人員的狀態,甚至詳細到當病人昏迷後,醫生和護士們的聊天內容。對我來説,這像是一種深度閱讀。

  當然,每天至少要寫5000字,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總有覺得辛苦的時候。例如:身體不適的時候,家中有事的時候,電腦壞掉的時候……

  久坐寫作是網絡作家的工作常態。寫得腰疼了,我會站著寫,有時候也會跪著寫,目前來看,跪著寫最舒服。我們還會討論一些增加寫作效率的辦法,比如用什麼椅子,什麼按摩器。有時還會用人參泡水喝,大量的咖啡……所以我長胖也不僅是因為太開心。

  我自大學期間就開始寫作,畢業後在家全職寫作。我爸媽是比較支持子女的家長,但是面對親朋好友詢問的時候,還是要反復解釋:我兒子不是找不到工作,而是在寫小説。

  到現在,網文作家不再是讓人感到陌生的職業了,爸媽逢年過節的“介紹任務”,也漸漸輕松起來。我父親是個很內斂的男人,平時輕易不發朋友圈。每天轉載的養生文,都要認認真真挨個群發,絕對不發到朋友圈裏。唯獨關于我的內容,關于他兒子的小説和採訪,朋友圈裏一條接一條。

  經常有讀者在起點讀書的評論中互相討論,因為某某場景而看哭了。其中最常見的段落,一個是小説《重生之神級學霸》裏,父親收到了女兒的高考錄取通知書時的場景,再一個則是《大醫淩然》中,主角淩然作為醫生,救治一名年輕運動員的場景。

  這些都讓我意識到,我的文字傳遞給讀者的東西,比我以為的更多。在網絡小説創作過程中,讀者不僅是單純地閱讀,通過評論,他們也參與其間。

  例如,每當大家看到主角帥氣的描寫的時候,就會評論一個“呸”字,以表達自己愉快的心情。很多讀者,他們疲憊地下班,坐上公交車,坐上地鐵,翻閱手機,看到我的小説,愉快地“呸”上一句,心情也許就會變得愉悅起來。

  看到讀者們誇我,我也會笑得像是個190斤的胖子。

  讀者:呸,你本來就是。(志鳥村 網文作家)

  堅持:夢想的種子從來不會一蹴而就地萌發生長周震南(青年音樂人)

  如果12歲那年,沒有走進超市的唱片區,我無法現象,現在會過著怎樣的生活。

  人生第一次了解到音樂,便是從那一天開始。

  我已記不清當時為什麼會買下邁克爾·傑克遜的《This is it》。或許,當時只是被專輯封面所吸引。但在回家以後,看完他的表演,我卻被強烈地震撼了。仔細想來,人生第一次想要站上舞臺,應該就是在那一天。

  從開始有這個念頭,到現在已有6年,周圍很多事情都在改變。幸運的是,我心中對夢想的堅守從未更改。

  最初來到《創造營2019》,坦白講,我在心理上是有一些擔心的。我從小就習慣獨來獨往,對集體生活完全陌生,想到要和100多個人朝夕相處,或多或少有些忐忑。可是,住進集體宿舍以後,我發現這種感覺其實挺有趣。在和新朋友聚在一起交流時,總能碰撞出新的觀念。我想,等到日後離開,我應該會很懷念這裏的生活經歷。

  我們是朝夕相處的兄弟,也是相互競爭的對手。在訓練過程中,在準備公演的時候,總能看到學員們堅持的模樣。有的學員為了練好一個轉圈的動作,可以重復練習70遍,直至練到汗流浹背。盡管高強度的訓練很累,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困難,但那種無畏、勇敢和拼勁,真的可以讓我們迎頭而上。

  舞臺是什麼?我該怎麼做?我還能挑戰什麼?每一天我都在尋找答案。在最好的年紀裏,能夠為了自己熱愛的舞臺,跟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去乘風破浪,這樣的經歷很難得。能夠來到這裏,我很幸運,所以,我必須用100分的拼搏,打造100分的自己。

  如果以前你問我什麼是男團,我可能只會傻乎乎地回答:“男團就是一個人以上的男子組成的團體。”如果今天再問我同樣的問題,我會把它定義為一個熱情的能量體,一個責任感的匯聚點。過去,我沉浸在自己的舒適圈裏,音樂的風格、喜歡的作品類型都是固定的,那種氛圍很安全,但很自我。直到來到這裏,我才明白團體對個人所附加的價值和意義是無窮大的,只有在尊重自我的前提下,尊重他人的打拼,才能凝聚成有團魂的集體,才能一起變得更好。

  現在,我要感謝依舊在堅持的自己,也要感謝小時侯為了夢想咬牙堅持的自己。

  夢想的種子從來不會一蹴而就地萌發生長。最開始,其實我並沒有給未來設置太多的條條框框,我只是單純想學習舞蹈,于是就報名參加了街舞班,學習類似breaking等舞種。在前三個月,作為沒有任何舞蹈基礎的初學者,我的膝蓋、肩膀常常摔得青一塊紫一塊,等忍受過最初齜牙咧嘴的疼痛期後,我發現對于舞蹈的熱愛已經可以讓自己忽視疼痛。我享受每天一點一滴的小進步,而單純的喜歡便足以支撐我堅持下去。

  學習街舞的前兩年,我把徵服每一個高難度動作當作挑戰的樂趣。我以為自己已經足夠強大,現實卻並非如此。偶然一次,我在電腦上看到前輩的作品,那種巨大的衝擊感再次出現。“變成更強者,成為藝人站上舞臺”,成了我決心要完成的目標。

  最初,父母對于我的夢想很是不以為然。在他們看來,這不過是我一時興起的念頭而已。青春期的少年夢想經不起他人一丁點的質疑,我激烈地表達著自己對舞臺夢的執著。最終,與向來保守嚴厲的父親經歷了一次簡短卻足夠深刻的談話後,他沒有再幹涉我的決定。回想那一天,我很驕傲自己毫不猶豫地告訴父親,“我知道這件事很難,但是我很想做這件事情。這不是一時衝動,而是兩年來一次次思考推敲後做出的決定,你們要相信我,我不會後悔。”

  如果要給青春下一個定義,那麼我的青春就是要去勇敢追夢,就是要去做一些自己真正熱愛的事情,去成為一個自己真正想成為的人。

  現在,每一天都很累,但是,這種累卻有一種充實感。我知道,只要始終保持著不妥協的熱愛和不服輸的衝勁,就能離夢想越來越近。我只希望,每一天的自己都能更加無畏、更加努力,剩下的,盡心去享受便可。

  畢竟,我的青春、我的夢想、我的赤子之心,此刻都在向前奔跑的路上。(周震南 青年音樂人)

  擔當:青春不只有詩和遠方 還有家國和邊關浪萬鵬(青年軍人)

  幾乎每個男生兒時都有一個軍旅夢,我也不例外。

  2007年夏天,我參加完高考,又通過政審、面試、體檢、心理測試等一係列考察程序,如願收到了軍校錄取通知書。在那個懵懂的年紀,軍人需要擔當什麼,我只有從影視劇中得來的模糊印象。此後至今,12年的軍旅生活,4000多個日日夜夜裏,走過天南海北的一座座軍營,我的答案才逐漸清晰起來。

  2010年8月,一場突如其來的特大泥石流襲擊了甘肅舟曲縣城,一夜之間,近千戶人家的房屋被毀、親人罹難。當時,正值大三暑假,我看著時時更新的災情,一個強烈的念頭在心底萌發:我要去災區。和家人商定後,我打起背包出發了。在災區,我和其他志願者一起,每天做些協助衛生防疫、登記統計信息資料、搬運救助物資等瑣碎而具體的事情,看著身上穿的迷彩服,不時就有鄉親拉著我的手説:“感謝親人解放軍……”

  在月圓村的一個受災安置點,兩名戰士負責近百名鄉親的一日三餐。其中一個只有19歲,皮膚曬得黝黑。他説:“我是一個炊事員,也不知道怎麼安慰他們,我只能努力做好飯,讓他們吃好,有勁兒重建家園。”由于道路阻斷,他們每天淩晨四點多就要起床,從十幾公裏外的宿營地背著當日的食材走來,一天只休息四個小時。看著戰友們從早到晚忙碌的身影,一種強烈的自豪和責任感充盈在我的內心。

  軍校畢業後,我先是去了作戰部隊,後來到機關工作。一次次的崗位變換,一次次的任務磨礪,讓我讀懂了那個19歲炊事兵平淡話語的力量:軍人的擔當,就是站好你的每一班崗。

  康西瓦烈士陵園,矗立在喀喇昆侖高原海拔4280米的地方,陵園裏長眠著100多名烈士。而在海拔5120米的地方,有全軍海拔最高的機務站——紅山河機務站。

  有一年,我跟隨央視攝制組來到紅山河機務站採訪。令央視記者分外好奇的是,無論屋裏屋外,張定燕總戴著一頂軍帽。在室內拍攝時,記者想請他摘下帽子,張定燕不好意思地説:“頭發快掉光了,不太好看。”由于高原缺氧,不到30歲的張定燕幾乎謝了頂,因為擔心父母見了傷心,他甚至從不主動提探親休假的事兒。

  後來,在一次訪談中,有一位大學生問他:“條件那麼苦,你後悔嗎?”張定燕平靜地回答:“我們每次上山都要經過康西瓦烈士陵園,那裏安葬著100多位烈士。我不止一次看過他們的墓碑——大多十八九歲——為了保衛祖國,他們已經在雪域高原長眠了幾十年。問我後悔不後悔,在那裏就能找到答案。”

  我問自己擔當是什麼?一個個戰友的面容閃現在我眼前。在帕米爾高原的紅旗拉甫邊防連門前,我看到這樣一句話:把心安在高原,把根扎在邊關。放眼祖國更加遼遠的邊疆,在海拔5380米的神仙灣、海拔5418米的河尾灘,最低氣溫達-60℃的伊木河,大雪封山7個月的詹娘舍……2.2萬余公裏的陸地邊防線上,每一處都留下了中國軍人的腳印。

  當我乘著思緒的航船,瞻仰風雷激蕩的時代,眼前浮現出一代代青年官兵的畫面。他們拋頭顱揮灑熱血,上高原戍守邊關,下深海走向世界,青春的畫卷上印刻下他們擔當的身影。

  人的青春只有一次,有的歲月靜好,有的負重前行,有的放飛自我,有的心係家國,而軍人的青春,寫滿了家國和邊關,盛滿了使命和擔當。(浪萬鵬 青年軍人)

  ​闖:只要你敢闖 機會總比別人更多一些劉甜(深圳“量子雲”合夥人)

  不知不覺,我竟然已經工作了整整15年。但還好,離聯合國對青年的定義上限45歲還有差不多10年,所以我正青春,還能闖!

  “闖”對我來説是個很有魔力的字眼。因為愛闖,我從理科生成為新聞人;因為愛闖,這些年踏遍了中國除西藏之外的所有省份;因為愛闖,硬是從一個傳統媒體人變成了互聯網創業者。

  創業這幾年,我時刻追趕互聯網迭代的步伐,奔波成了常態。2018年,我飛行了十幾萬公裏,再算上在高鐵上的時間,一年裏可能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在出差路上。如果要問是什麼讓我堅持?或許就是夢想的召喚:永不言棄,闖出一片天地!

  我曾是一名地道的理科生,2000年卻“闖”進了華中科技大學新聞學院,成為網絡新聞學專業招收的第一批本科生。學院重視學生實踐,鼓勵大家到媒體一線闖蕩。于是,我從大一就開始實習。一開始,我寫的稿子總會被報社老師改得面目全非。不過我沒放棄,無數次地揣摩學習寫作技巧後,漸漸得心應手,幾乎每個星期都有文章發表,有時還會接連做出兩三個整版的報道。

  當然,媒體實習給我的最大收獲不是稿費,也不僅是寫作能力的提升。報社前輩教會我一個道理:想做一個好記者,最重要的是學會如何做人,與社會打交道。在畢業後當記者以及此後的創業過程中,這個道理讓我受益匪淺。

  懷揣著新聞理想,大學畢業後,我只身南下闖蕩,加入剛籌建的深圳衛視。從編導、主編再到制片人,一幹就是近12年。那些年,我走南闖北制作過不少特別的節目:曾經歷時30多天,橫穿整個澳大利亞,在澳洲冬季的嚴寒中風餐露宿,穿越荒漠無人區。我也曾帶著攝制組開著帆船,花半年時間走遍了中國海岸線。

  不過,我剛進電視臺時的狀態卻是糟糕透頂。由于不是廣電專業出身,連最基礎的編輯機、攝像機都不會用。于是自己暗下決心,通宵達旦地用了一個月把所有設備都學了個遍。我還拜師學了攝像技能,沒想到全臺考試拿了第一名,拍的第一部紀錄片就拿到了全國大獎。

  身處深圳,我始終對商業社會保持著關注。因為職業性質,我常有機會與一些成功的創業者面對面交流,這使我接觸到不少前沿的互聯網思維。在電視臺工作的後期,我開始負責廣電新媒體項目,成為國內第一批網絡電視臺的管理者,算是一條腿跨進了互聯網行業。

  離開電視臺的決定是艱難的,曾經以為幹新聞會是自己這輩子唯一的職業。但最終還是抵不上對互聯網的執念,2015年,我辭職下海成了“創業狗”。

  創業的項目是一個互聯網出行平臺——嗒嗒巴士,主打“一人一座、專巴直達”的白領上下班體驗。由于趕上風口,我們的業務發展突飛猛進,在全國30多個城市,開通了3000多條巴士線路,總用戶量達到300多萬。前後不到半年,融資了三輪,估值數億元,成為國內最大的互聯網定制巴士企業。

  第一個創業項目,讓我深刻體會到“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的互聯網力量。很多業務都是邊做邊創出來的,只要在一個小循環裏跑通,就能成為全新的模式快速復制,迭代前進。

  2017年,我開始另一個創業項目,運營一家做微信生態的互聯網公司。很快,用戶就達到數億。公司員工絕大部分都是90後,一個個青春洋溢,都是“互聯網原住民”,擁有得天獨厚的天然網感。和他們一起闖、一起創業,心情和狀態也年輕了許多。我會時常分享自己愛折騰的經歷,人生的意義在于突破自我,只要你敢闖,機會總比別人更多。(劉甜 深圳“量子雲”合夥人)

  成長:與過去告別 向世界問好小聲(高中生)

  “五四”青年節又要到了,不知不覺中,我離自己的童年又遠了一步。有時候,看著還在上初中的學弟學妹在操場上追跑打鬧,我也會回憶起那些還能“歡度六一”的美好時光。如今,面臨著成年的挑戰,即將高中畢業的我,無疑不能再沉湎于無憂無慮的過去——畢竟,每個人都不能做長不大的孩子,我也絕不例外。

  我在14歲第一次戴上團徽時,心裏對什麼是青年,並沒有多少概念。那時中考在即,腦子裏除了努力學習備考外,就是考完後該和朋友們去哪兒玩的問題。今天評價那時的我,“小屁孩”三個字絕對恰如其分。那時,看到朋友在QQ空間裏轉發“成長是一種痛”之類的雞湯文句,我總是覺得他們太過裝腔作勢,卻不知道自己的沒心沒肺,很快會被成長的風暴洗刷一新。

  上高中後,嶄新的生活在我面前展開。習慣完成固定任務的我,不得不面對很多父母、老師無法代替自己做出的選擇。該選修哪門課程,要加入什麼社團,要不要參與學生會競選,又是否要投入學科競賽……各種選擇讓我一時有些無所適從。其實,真正的成長不僅是學會做選擇,而是發現所有的選擇都會有相應的代價。接受和面對這些代價的過程,便是曾經為我所不屑的“成長的疼痛”

  因為選擇了修讀預備出國的課程,我不得不和曾經朝夕相處、培養出深厚感情的同班同學揮手作別;因為加入了學生會,沒有足夠時間練琴,我只好放棄了考級的目標,徹底接受了自己不可能成為下一個馬友友的現實;篩選考試之後,我最終沒有走上學科競賽的道路,然而當我看到當時不如我的同學拿下全國二等獎時,心裏卻不由得燃起了幾分嫉妒的火苗……

  小時候,在父母的精心呵護之下,我的世界一直籠罩著一層充滿美好的“童話濾鏡”。然而,美好的“童話濾鏡”也是束縛著我長大成人的繭房。成長,是將這層濾鏡打碎、剝落的過程,也是我面對真實社會破繭成蝶的過程。

  在這幾年的成長裏,我嘗到了青春的美妙滋味,我第一次確立值得為之奮鬥終生的理想,第一次交到了能為自己兩肋插刀的知己好友,也第一次有了用心去愛另一個人的獨特感受。與此同時,我也感受到了青春的痛苦,初次觸碰到了冰冷的現實……

  當然,我也知道,未來的我回看今天,會覺得此時此刻的感想是如此矯情,此時此刻的憂愁又是多麼無足輕重。或許,那時的自己會像今天嘲笑過去那個“小屁孩”一樣,覺得今天的自己同樣幼稚得可笑——但今天的我與昨天不同,明天的我又與今天不同,不正是成長最大的意義和魅力嗎?

  我還年輕,還在不斷地成長。成長是與過去自己的漫長告別,也是與整個世界的漫長問好。(小聲 高中生)

  拼搏:對頭發的調侃,最終應驗在自己身上趙宇(醫生)

  從2007年踏入大學校門,直到2018年博士畢業,我常開玩笑説自己又讀了一遍小學、初中和高中。因為和生命打交道,醫學生要經歷近乎殘酷的淘汰機制,通過各種各樣的考試、考核,還有實習、規培、科研,搶救、會診、手術,每一步都需要努力拼搏。

  在本科階段,醫學生的重點是“築基”。基礎的扎實程度往往決定了一個醫生所能達到的職業高度。面對如字典一般厚的各學科課本,啃書就成了我們的主要生活方式。我見識到了各類刻苦學習方法,比如在自修室裏支一頂帳篷,比如用自行車鎖去佔通宵自習室的位子。當然,讀書並非總是枯燥的,那種“每有會意、欣然忘食”的樂趣,外人同樣很難理解。

  到了研究生階段,發際線就成了同學之間相互調侃的玩笑。看過美劇《實習醫生格蕾》的朋友,相信都會對住院醫師培訓的嚴苛程度有所了解。中國的青年醫生同樣要經歷類似的磨礪。在收治患者、處理醫囑、搶救急重症的第一線,總能看到他們忙碌而疲憊的身影。責任的背後是生命,只要還身著那身白衣,就必須牢記入學時的希波克拉底誓言。

  不僅如此,醫學生在研究生階段還要承擔很多科研工作。讀文獻、收數據、做統計、寫文章、做實驗,都是生活的常態。節假日需要值班,寒暑假更是完全不存在,甚至回家過年都變成一種奢侈。那時,我常常與淩晨4點的北京相遇。碩士就讀期間,我的祖父與外公相繼離世,自己甚至無法去送他們最後一程,黃土相隔的遺憾終生難忘,在完成畢業論文的致謝部分時,兩位老人的音容笑貌歷歷在目,淚水情難自已。

  常聽人説,不多掉些頭發的博士生涯是不完整的。對頭發的調侃,最終還是應驗在了自己身上。雖然沒有“中間飛機場、兩邊鐵絲網”那樣誇張,但科研壓力和各種實驗試劑的侵蝕,導致我的發量明顯減少。負責浴室清潔的大哥常常告訴我們,洗完澡要及時清理下水道濾網,因為頭發太多經常導致堵塞。

  科研生活有苦悶,更有樂趣。實驗一天接著一天,失敗也一次接著一次,嘗試也在一步跟著一步,能住在實驗室其實是最大的幸福,因為可以持續實驗。那時候,我經常半夜起來給細胞換液,當然也不必擔心過度照射紫外線而引起的臉部爆皮,因為根本沒時間出門。對科研來講,努力只是最基本的要求,在此期間,我學會了及時擺正心態,坦然面對奮鬥過後的每個成敗。

  回憶自己奮鬥拼搏的過程,樂趣大于艱辛。如今,我在消化內鏡的道路上不停磨礪自己的技藝,繼續經歷著失敗與挫折。精進的過程總是這樣,充滿著坎坷與磨難。我很喜歡《士兵突擊》裏許三多的一句話,“步兵就是一步一步走出來的兵”,很多事情並沒有終點,也不必去計較終點。在拼搏的路上,我只把下一步當成自己的終點。(趙宇 醫生)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百年教堂“映”花海
百年教堂“映”花海
花車巡遊精彩紛呈
花車巡遊精彩紛呈
昆明:小小飼養員
昆明:小小飼養員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4435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