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觸摸工業遺産:大慶油田60年“黑金”故事
2019-04-30 07:32:04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工業遺産是人類工業文明的紀念碑,是勞動者智慧和汗水的結晶。在“五一”國際勞動節前夕,本版推出“觸摸工業遺産”欄目,走近《中國工業遺産保護名錄》所收錄的工業遺産,深入挖掘遺産背後的故事及其歷史文化價值,反映中國工業文明發展圖景及工業遺産保護現狀,敬請廣大讀者關注。

  ——編 者

  1959年9月26日,松遼盆地第三口基準油井(簡稱松基三井)噴射出工業油流,標志著大慶油田被發現。如今,以松基三井、薩55井、大慶石油會戰指揮部舊址(後建成大慶油田歷史陳列館)等為代表的大慶油田工業遺産,訴説著大慶油田60年來開發建設的故事

  60年前,松遼盆地沉睡百萬年的黑色黃金從這裏噴涌而出,隨後,一場轟轟烈烈的石油大會戰在這裏拉開序幕……

  這裏是中國最大的油田——大慶油田,它位于黑龍江省中西部,60年來累計為國家貢獻近24億噸石油,上繳稅費及資金2.9萬億元。在這片土地上,每一處工業遺産都是“愛國、創業、求實、奉獻”的大慶精神的見證。走進大慶,觸摸那些凝固著歷史瞬間的工業遺産,聽它們講述油田開發建設的故事,感受新中國石油工業走過的壯烈徵程。

  松基三井:

  那一刻,我見證了歷史

  大慶油田發現井松基三井。本報記者 柯仲甲攝

  我叫松基三井,生于1959年。那時候中國石油工業還很落後,原油産量遠遠不能滿足需要。1959年全國石油産品銷售量為504.9萬噸,其中自産僅205萬噸,自給率為40.6%,大量原油和成品油都依靠進口。另一個嚴重的問題則是,石油生産和消費布局很不協調,98%的天然原油産量和61.7%的原油加工能力在陜、甘、青、新四省區,而90%以上的消費量在東部經濟較發達地區。

  為滿足國家發展的需要,就必須在石油勘探上取得突破,找到新的大油田。一批先驅者們把論文寫在大地上,提出“陸相生油論”,並預測“松遼有油”,對于中國石油工業掀開新的篇章起到了重要作用。就在我出生前一年,鄧小平同志在聽取石油工業部匯報時指出:“對松遼、華北、華東、四川、鄂爾多斯五個地區,要好好花一番精力,研究考慮。”還説:“把真正有希望的地方,如東北、蘇北和四川這三塊搞出來,就很好。”

  由此,中國石油勘探“戰略東移”,我所在的松遼盆地成為當時石油勘探的主戰場。技術人員們立下“三年攻下松遼”“盡快在東北找到大油田”的豪言壯志,在這片荒原上開展了艱苦卓絕的勘探工作。

  1958年,我的大哥松基一井和二哥松基二井相繼開鑽。作為松遼盆地石油勘探的第一口和第二口基準油井,技術人員在它們身上傾注了很多心血,但石油卻沒有如人們期盼的那樣噴涌而出。同年9月,技術人員在當時的肇州縣大同鎮高臺子地區找到了我,對我寄予厚望。經反復勘測論證,最終確定我的位置。

  1959年3月,負責對松基一井施工的32118鑽井隊克服大型車輛和吊裝設備短缺、道路翻漿等重重困難,依靠隊裏僅有的8臺解放牌汽車,硬是把幾十噸重的鑽井設備從120多公裏外拖到了這裏。4月11日,鑽井隊正式開始鑽探。

  一開鑽,場上就不斷傳出振奮人心的消息:在井深1112米到1171米井段,取出的油砂呈棕黃色,具有較濃的油味;鑽至1461米時,岩心油砂含油飽滿,氣味濃烈……專家們對我的設計井深原本是3200米,但在鑽探過程中,發生了一定程度的井斜,繼續鑽進有困難。就此停下試油還是繼續往下鑽,必須果斷做出決策。

  蘇聯專家堅持認為基準井應該取心到底,然後由下至上逐層試油。如果我會説話,我真想大吼一聲:“就此停鑽試油吧!”因為我再清楚不過,鑽到3200米不僅時間要推遲一年,而且很有可能由于井長期浸泡,把油擠到邊上,將來就試不出油來。

  時任石油工業部副部長康世恩廣泛聽取意見後,經請示部長余秋裏同意,決定于7月20日停鑽試油。此後,又開展了一係列異常艱辛的工作。所有的努力都指向一個目標——離出油的那一刻越來越近了!

  歷史的鐘擺定格在1959年9月26日。這天上午,液面恢復到井口並出現涌動聲。下午4時,一股棕褐色的油流從我體內噴涌而出。一陣短暫的寂靜之後,人群中爆發出經久不息的歡呼聲。我能感受到那種發自內心的喜悅。如果我會説話、我會動,我又何嘗不想加入這歡呼的隊伍?

  喜訊傳出,正值國慶10周年之際,時任黑龍江省委第一書記歐陽欽提議把我所在的大同鎮改名為“大慶”,新發現的油田也因此命名為大慶油田。大慶油田的發現,摘掉了中國貧油的帽子,大長了中國人的志氣。

  自1960年試採以來,我日夜不息地噴涌原油,累計産油量10088噸。1988年7月,我完成了自己的使命,關井停産。1989年9月26日,在鑽探出油的30年後,我的頭頂豎起了一塊紀念碑,碑上刻著康世恩題寫的大字:“大慶油田發現井——松基三井”。2001年,我被列入第五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如今,時不時有人來看我。人們讀著石碑上記錄的故事,看著井口留存的那株採油樹,倣佛穿越到幾十年前,重溫那個激動人心的時刻。在我身後,“大慶從這裏走來”浮雕墻如紅旗般展開,那些艱苦奮鬥的身影永久地鐫刻于此,鐫刻于光輝的歷史中。

  王進喜“跑井”檢查工作時騎過的摩托車。鐵人王進喜紀念館供圖

  薩55井:

  與“鐵人”結緣的5天4小時

  我叫薩55井,生于1960年。我住在大慶市紅崗區解放南村以西的楊樹林。也許你不曾聽過我的名字,但你一定知道“鐵人”王進喜。而我便是王進喜在大慶打出的第一口油井。

  松基三井噴出工業油流後,中央指示加快進行松遼地區的石油勘探和開發工作。在中央號召下,各地、各係統幾萬人奔赴大慶這片熱土。甘肅玉門油田的王進喜,早已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1960年3月15日,他帶著1205鑽井隊(當時稱1262鑽井隊)37人踏上火車,往大慶進發。

  3月25日,王進喜和鑽井隊隊員抵達薩爾圖火車站。下車後,他一不問吃、二不問住,先問鑽機到了沒有、井位在哪裏、鑽井紀錄是多少,恨不得馬上就能鑽出油井來。

  4月2日,鑽井隊的鑽機運到了我所在的地方,但吊車卻沒有到位。面對60多噸的“巨無霸”,37個西北漢子有點不知所措。

  怎麼辦?王進喜説,石油大會戰就像打仗一樣,只能上、不能等,我們人拉肩扛也要把鑽機全都拉上井場。于是,大家開動腦筋,刨出一個帶斜坡的土坑,汽車倒進去後,車箱底板便和地面形成一個坡度,然後再墊上滾杠……就這樣用棕繩拉、撬杠撬,經過3天3夜努力,終于讓幾十噸重的鑽井設備就位。

  鑽井需要大量的水,但等水罐車送水要到3天後。為了不延誤開鑽時間,王進喜和隊員們刨開凍土,挖出幾眼水井,但水量仍不能滿足需要。王進喜又帶著大家去1公裏外的冰泡子破冰取水、運冰化水,用臉盆、鋁盔、水桶等接力盛水。附近的老鄉們聽聞這個訊息,紛紛加入進來幫忙,茫茫冰原上排成了一條壯觀的運水長龍。他們硬是靠人力往井場裏運了50多噸水,提早了開鑽時間。

  僅用了5天4小時,王進喜帶領的鑽井隊就完成了對我的鑽井任務。自1960年5月26日正式投産,到2017年8月光榮退休,幾十年時間裏,我累計産出原油15.202萬噸,也算不辱“鐵人一口井”的使命。

  我和王進喜相處的時間很短,他帶著鑽井隊很快又奔赴下一個戰場。我聽説他們在打第二口井時,發生了井噴,王進喜為了制服井噴,跳進齊腰深的泥漿池用身體攪拌泥漿……

  1970年,王進喜不幸病逝,終年47歲。為了紀念王進喜,國家把我定為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在我身邊還原了王進喜當年挖的水井、住的地窨子,還有為了卸鑽井裝備挖的土坑。在市區的繁華地段,矗立著一座國家一級博物館——鐵人王進喜紀念館,通過照片、文字、場景復原和多媒體展示手段,講述王進喜一生艱苦奮鬥、為國奉獻的故事。

  1960年1205鑽井隊使用的貝烏-40型鑽機主機。大慶油田歷史陳列館供圖

  大慶油田歷史陳列館:

  所有的奉獻都會被銘記

  我有兩個名字。年輕時我叫大慶石油會戰指揮部,我見證了人們步履匆匆、爭分奪秒,在這裏制定一個又一個油田開發建設的關鍵決策。退休後,我成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人們對我進行了一番改造,把3棟平房布置成6個展廳,于是我又有了一個新名字——大慶油田歷史陳列館。

  踏入我的家門,你的腳下是一條青銅鋪就的大慶之路,它鐫刻著大慶油田開發史上的重要歷史事件。這條路上的年份數字排列逐漸變小,它帶著你走進歷史深處,走進大慶油田建設的一個個真實場景……

  20世紀60年代,大慶原油開始外運。因為地處高寒地區,原油凝固點又高,要想把原油運出去就得提前加溫。這就要弄清楚長途運輸過程中沿途風速、氣溫的變化以及由此帶來的油溫變化。技術人員蔡升和張孔法承擔了隨油罐車測溫的任務。油罐車沒有任何保溫措施,他們每隔一個小時,就要探出身子測量一次風速和氣溫。當列車停下時,他們又得爬到車頂上測油溫。就這樣,他們從大慶到大連往返5次,行程達1萬多公裏,最終測得了風速、大氣溫度和油溫等2800多個數據,掌握了油溫變化的規律,為解決原油外運問題提供了科學依據。

  在大慶油田發展史上,像“萬裏測溫”這樣的故事太多了。工程師譚學陵帶領四人小組爬冰臥雪,觀察測定1600多個點,進行1100多次分析對比,終于測出了大慶地區的土壤傳熱係數,據此設計出合適的加熱保溫集輸方案。採油一廠三礦四隊隊長辛玉和對于施工過程中任何一點小差錯都不放過,要求全隊員工對每盤長達1500米的清蠟鋼絲用放大鏡一寸寸地進行檢查。“三老四嚴”的工作作風就發源于此。

  在我的展櫃裏,有一個使用了42年的高壓截止閥,它來自“崗位責任制”發源地北二注水站。1961年建站時這個閥門就開始使用,直到2003年係統改造才被更換下來。正是由于工人們在崗盡責、精心維護,這個閥門使用了42年沒出現任何問題。北二注水站迄今已安全生産2萬多天。

  有人曾打過一個生動的比方:國外一些大油田是石頭泡在油裏面,大慶油田卻是油嵌在石頭裏,開採難度相當大。尤其是越到後期,開採就越難。面對出油越來越“吝嗇”的油田,以大慶“新鐵人”王啟民為代表的科技人員“寧肯把心血熬幹,也要讓油田穩産再高産”,開創了一項又一項新的採油技術,把石油從石頭縫裏一點點摳出來。第三代“鐵人”李新民帶領1205鑽井隊先後到蘇丹和伊拉克等地打井,實現了老隊長王進喜“要把井打到國外去”的願望,在國際舞臺上打響了大慶品牌。

  在以王進喜、王啟民、李新民為代表的大慶石油人努力下,大慶油田創造了世界油田開發史上的奇跡:從1976年到2002年,實現5000萬噸以上連續27年高産穩産,而世界同類油田穩産期一般只有3-5年,最多不過12年。從2003年到2014年,大慶油田又實現4000萬噸連續12年持續穩産。2015年以來,繼續保持石油和天然氣産量當量4000萬噸以上的世界級水平。

  60年彈指一揮間。幾萬個曾經在大慶揮灑汗水的勞動者的名字,都記錄在我的檔案裏,他們的付出不會被歷史遺忘。

  走到我的尾廳,大慶之路再次出現。這條路比開始時更寬闊,年份數字從2006年到2060年逐漸變大,寓意大慶油田從輝煌歷史走向更美好的明天。大慶正在向建設百年油田的目標不懈努力,我祝福他們,相信未來會有更多精彩的故事。(記者 柯仲甲)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百年教堂“映”花海
百年教堂“映”花海
花車巡遊精彩紛呈
花車巡遊精彩紛呈
昆明:小小飼養員
昆明:小小飼養員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4435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