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四十年來藏書路 七千冊書裝滿屋 環衛工的“書將”路
2019-04-28 07:29:32 來源: 成都商報電子版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劉國成翻閱家中藏書,這套《醫宗金鑒》是他花5000元購買的

  “心在書中,死在書裏”,這是四川內江57歲環衛工劉國成曾經在某書城的網名。他從中學時期便熱衷看書,隨後40多年裏不斷買書,如今藏書已有7000多冊,幾乎擠佔了家中大部分空間。

  他眼中的這些“精神財富”,曾被妻子看成廢紙一堆,勸他賣書換錢供兒子上大學,但他堅決不肯,仍是繼續悄悄買書帶回家中,至今如此。

  如今,兒子工作了,妻子盡管偶爾還有怨言,但只能“隨他去”。“我打算退休後開一個免費閱覽室,把財富留給更多人。”劉國成説。

  書之癡

  2005年,花5000元買下一套清光緒年間木刻本。家庭最困難時也不賣書。

  網名從“心在書中,死在書裏”到“書將”。

  書之多

  不到70平方米的小兩居,簡直就是一大間書庫。

  據他粗略統計,家中藏書至少7000冊,其中還有不少木刻本。

  書之情

  他:家裏書多,偶爾加幾本進去,她也看不出。

  妻子:家裏書越堆越多,我還看不出來?

  “讀書能豐富我們的精神世界。”

  家中藏書至少7000冊

  每天至少看書一小時

  “有錢就是大哥?我不得買賬。”這個戴著600度近視眼鏡的瘦老頭子,穿一身灰色褂子,底氣十足地説。

  初見劉國成,是在內江老城區一個不起眼角落的公共廁所,旁邊還有一個垃圾庫。他的工作就是和其他兩人輪流負責該公廁日常保潔和管理。工作空閒時,他一般擺一張獨凳,在公廁旁的巷道坐一坐。

  説話有底氣,是因為他覺得自己擁有的財富,很多人沒法比。他那不到70平方米的小兩居,簡直就是一大間書庫:客廳內,兩面墻靠墻處成了“書墻”,堆滿整整齊齊的書,分兩層,最高處已近天花板。一間臥室也被書擠得像要爆出來,整面墻的書櫃已塞滿,靠窗處的書架上也滿是書,連床頭櫃上的書都堆得高過窗戶上沿。據他粗略統計,家中藏書至少7000冊,其中還有不少木刻本。

  愛看書,但他並非出生于書香世家。父母都是拉糞船的環衛工,讀書時期,父母的艱辛讓他渴望通過讀書改變命運。中學時期,他便經常買書看,那時喜歡看中外文學名著。1980年高中畢業時,他已存下中外文學名著六七百本。

  可造化弄人,高中畢業時,因各種原因,他接了父母的班,也做起了環衛工作。盡管如此,劉國成喜歡看書的習慣沒有改變。早些年,他經常看書到淩晨一兩點,如今每天至少也要看書一個多小時。

  “無錢讀書,有錢淘書。”工作後,劉國成開始在舊書市場淘書,電腦普及後也在網上書城淘書。尤其是最近10多年,他淘下了目前家中所藏的大部分書。

  劉國成信奉“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如今在內江藏書界也算小有名氣。“讀書能豐富我們的精神世界。”他説,自己看書是“雜家”,什麼書都看。“但最喜歡看工具書,工具書能給自己正確的指導,讓我少走彎路。”

  “我們讀書的人,一直都是把書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家裏最困難的時期 妻子勸他賣書換錢也不幹

  最近這些年,劉國成每個月淘書,幾百元到2000多不等。每月工資從幾十元漲到三四千元的他,平均算下來,淘書花掉三分之一,剩下的交給妻子作為家用。最多的一次,是2005年花5000元買下一套62本清光緒年間木刻本《醫宗金鑒》。當時錢不夠,他還找朋友借了錢。那年年底,妻子楊某得知他所在單位其他同事都拿了獎金,但他回家卻説沒有。一問才知道,他是拿去還債了,因為此前買書借了錢。“當時,為了這個事,她念了我大半年,認為我買了一堆廢紙回去,不如買點好的衣服或吃的。”劉國成回憶説。

  前往劉國成家中的日子,是他特意選的,因為這一天他的妻子到成都看兒子去了。

  “我現在買書,都是放到外面等她不在家時拿回去,或者夾在衣服裏帶回去。家裏書多,偶爾加幾本進去,她也看不出。”劉國成並不是四川人所説的“耙耳朵”,他説,這樣做主要是因為妻子曾經對他買書有過抱怨,他也不想因此再和妻子鬧不快,所以幹脆“躲著點”。

  “家裏書越堆越多,我還看不出來?”楊某説,劉國成在兒子上大學前後那幾年對買書和藏書特別癡迷,買了很多書回家,但當時他每月收入僅幾百元。妻子最初並不反對老伴買書,1986年結婚後,她還曾和老伴在白馬鎮上擺攤租書3年。之所以抱怨甚至反對老伴買書,是因為兒子讀大學那幾年,家裏壓力大,老伴卻癡迷于買書。

  “兒子剛讀大學時,幾千塊錢的學費都湊不夠,最後還是親戚朋友幫助,我借了一些錢才夠。”楊某説,除了湊學費,兒子每個月都找她要生活費,每月三四百元,本科畢業後又考研,那是家裏最困難的時期。為此,她曾勸老伴兒少買點書,或者將家裏的一些書拿去賣了換錢。

  但當時,劉國成堅持認為,當初最困難時靠租書也能養活一家人,如今條件更好一些,他不可能賣書。“我們讀書的人,一直都是把書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人過得幸福,首先是內心的幸福。”

  打算退休後開個免費閱覽室 好書有人欣賞,才能凸顯價值

  盡管對老伴兒藏書有些怨言,但楊某已習慣“隨他去”。一方面最近幾年兒子工作了,家裏條件相對改善了一些,另一方面,她生活的重心也轉移了。

  “我媽現在主要是關心我的個人問題來了。”兒子劉在讀書時並不知道家裏借錢供他讀書,直到畢業後母親才告訴他。他認為,正是母親操持得好,父親才有錢買書藏書。

  在劉在看來,盡管母親此前因為父親買書藏書的事有過怨言,但父母之間的感情很好。2016年,父母結婚30周年時,他的微信朋友圈留下一段祝福父母的話:“他屬虎,她屬龍,都説龍虎鬥,兩人也攜手走過30周年,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有人覺得我買書的錢還不如用來買車買房,但我覺得人不能只追求物質財富。”在劉國成看來,錢不能完全衡量一個人的價值,更看重精神生活的積累,所以需要多讀書。“人過得幸福,首先是內心的幸福。”

  如今,每周末,劉國成仍會去城區的舊書市場淘書,也結識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我們經常換書,也有朋友偶爾來家裏看書,查閱一些書籍。”劉國成認為,互相分享和交流的樂趣就在于此,好書有人欣賞,才能凸顯價值。

  還有幾年即將退休,劉國成打算,在退休後找個地方開一間免費的閱覽室,將自己的書供更多人閱讀,發揮更大的價值。

  不過對于他開閱覽室的想法,兒子則認為不太現實。“父親對家裏貢獻還是大,只是有點理想化。” 在他看來,自己工作以前,家裏主要還是靠父親的工資支撐。為此,他打算以後買一套大點的房子,專門留一間給父親擺書,然後其他人可以來家裏查閱。(記者 姚永忠 攝影報道)

+1
【糾錯】 責任編輯: 程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貴州丹寨:嶺上開遍映山紅
貴州丹寨:嶺上開遍映山紅
中國核工業從這裏走來
中國核工業從這裏走來
苗山脫貧影像志——山間地頭的午餐
苗山脫貧影像志——山間地頭的午餐
多國海軍艦艇開放日活動在青島舉行
多國海軍艦艇開放日活動在青島舉行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0691124425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