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腦癱“博士”求學記
2019-04-21 07:09:57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萃英山下,昆侖堂前,一個趔趔趄趄的背影,在人群中堅定前行。他無暇顧忌周圍人投來的異樣目光,用蹣跚的腳步丈量蘭州大學的每一寸土地,日復一日、持續七載。他就是謝炎廷,這位從小被診斷為腦癱的男孩,正在蘭州大學數學係攻讀“博士”(除了沒有學位,他的課程和正常博士一樣——記者注)。

  謝炎廷出生11個月時,因發燒被送進醫院,醫生診斷小孩患了腦癱。原本幸福的家庭沒了笑聲。從那時起,一家人就踏上了漫漫尋醫路。

  北京、上海、石家莊、西安……謝炎廷的母親劉小鳳都已經記不清去過多少地方,“反正周圍人介紹、媒體廣告能治腦癱的地方都走遍了”,但謝炎廷的病情並沒有明顯好轉。

  輾轉尋醫療效甚微,醫生建議劉小鳳生二胎。經與丈夫、孩子爺爺奶奶幾番商量後,劉小鳳打消了二胎的念頭。“如果再要一個,就等于放棄這個孩子了。”從此,一家人又再出發,開啟漫漫養育之路。

  謝炎廷到了學説話的年紀,劉小鳳和丈夫一遍遍、不厭其煩地教他,從叫“爸爸、媽媽”到可以説出更多的字詞。工作之余,劉小鳳擠出時間陪伴小炎廷,她買來大量啟蒙圖畫書,一有時間就守在孩子身旁,反復讀給他聽。

  有一天,劉小鳳教小炎廷認識“醫院”時,1歲多的他突然含糊不清地説,“這是爸爸上班的地方”,劉小鳳心裏突然一亮,她意識到孩子雖身有殘疾,但智力沒問題。

  謝炎廷7歲了,到了上學的年紀,能不能像普通孩子一樣去上學?劉小鳳跑遍所有離家較近的小學,只有一家私立學校給出了“有點希望”的答復:正常入學可以,但是在學校出現安全問題的話,沒辦法負責。

  在殘酷的現實面前,謝炎廷上學的夢想破滅了。與此同時,劉小鳳作了一個大膽的決定:讓孩子在家上學,我們自己教!

  買課本、備課、列課程表、上課,劉小鳳和丈夫在家辦起了“學堂”。謝炎廷的爺爺曾是上個世紀50年代的大學生,爺爺退休後,主動充當起謝炎廷的“學習助手”,每次遇到難題,謝炎廷總喜歡與爺爺一起探討。

  謝炎廷“泡”在家人的愛中長大,有時候,他也會耍性子。有一次,因為一點小別扭,謝炎廷和媽媽扭打起來,爸爸下班回家得知後問誰贏了。謝炎廷蔫蔫地説媽媽贏了,爸爸立馬“憤憤不平”地説:“咦喲,真給我們男人丟臉!”頓時,家裏又灑滿歡笑。

  和普通孩子一樣,謝炎廷也會貪玩。有一次學習時間,劉小鳳推開房門,看到他在玩電腦上的紙牌遊戲,還犟嘴説沒有玩。劉小鳳當時就讓兒子選,是先玩再學還是先學再玩?謝炎廷選擇先學習功課。從那以後,劉小鳳再也沒看到過謝炎廷做功課時玩遊戲。

  “我們一大家人從來沒有一點嫌棄,每個人都很愛他,他得到的一點不比別的孩子少。”劉小鳳説,為了讓孩子敞開心扉,家人盡量營造一種正常的家庭氛圍,“該説説、該笑笑,也會有小爭吵,就像每一個普通家庭一樣”。

  從小在這樣的家庭中長大,謝炎廷總是樂呵呵的。媽媽經常會問謝炎廷:“你覺得幸福嗎?”他總是嘿嘿一笑,都説自己很幸福。有一次,謝炎廷對母親説:“我有眼睛、有耳朵,能看到、能聽到,還有一個溫馨的家,我怎麼會不幸福呢。”

  當生活慢慢透入一絲亮光時,命運再次跟這個家庭開了一個玩笑。2008年9月,15歲的謝炎廷即將“上高中”時,爸爸突發心臟病去世。一時,一家人的生活又陷入了困境。

  “他爸爸走了後,我也沒心思再輔導他功課,而且高中的知識我也有些力不從心。”高中三年的課程,劉小鳳參與不多,除了遇到迷惑時與爺爺一起研究討論,謝炎廷一個人自學完高中文理科的所有知識。

  2011年,“高中畢業”的謝炎廷開始憧憬自己的大學。

  劉小鳳咨詢了蘭州市城關區招生辦公室,對方同意謝炎廷以社會青年的身份參加2011年理科高考。不能握筆寫字成為參加高考的最大障礙。“考試前我們就商量好,他只做選擇題部分。”劉小鳳説。選擇題答題卡的涂卡環節,謝炎廷提前在家練習了很久。

  選擇題總分280分,謝炎廷考了262分,其中數學選擇題滿分,這樣的成績令謝炎廷和家人十分欣喜。但一家人又不得不面對現實:262分的高考成績,謝炎廷不能被任何一所大學錄取,通過高考上大學的路走不通。

  謝炎廷並沒有氣餒,還是要圓大學夢。母親提議,帶他去離家較近的一所學校旁聽金融學課程,被謝炎廷當場拒絕,“我就想去蘭州大學!”

  經朋友介紹,劉小鳳和兒子見到蘭州大學數學與統計學院院長張和平,表達了想要到課堂旁聽的願望。謝炎廷的經歷令張和平頗為感動,當即同意他的請求。就這樣,謝炎廷順利拿到蘭州大學的旁聽“入場券”。

  新問題隨之而來。家在蘭州市區,上學在40公裏外的蘭大榆中校區,謝炎廷日常起居得有人全天候照料。就在一家人犯難時,謝炎廷的大姨主動提出陪孩子就讀。一開學,謝炎廷就在蘭大校園裏的家屬樓租了房子,開始大學生活。

  每天上課前,大姨扶著謝炎廷來到教室,等下課時再接他到下節課的教室。為方便出入,謝炎廷在教室中也有了他的“專座”——第一排中間靠近過道的位置。為避免課間去衛生間,謝炎廷調整生活規律,上課前不喝水,一坐就至少兩個小時。

  謝炎廷走路不便,正常同學10分鐘的路程,他要費時近半個小時,走得滿頭大汗。待到冬令時,學校調整作息和上課時間,中午只有1個多小時吃飯時間,謝炎廷要被大姨拽著一路小跑,才能勉強趕上上課。

  蘭大數學與統計學院老師徐守軍給大一新生上《解析幾何》課時發現了坐在第一排的謝炎廷,“不僅不做筆記,坐在那裏都不安穩,搖頭晃腦,總做鬼臉”。徐守軍感到奇怪,課間詢問其他同學,才了解到謝炎廷的情況。

  “我很感動,感覺這個孩子很不容易。”從那以後,徐守軍每次上課,總會有意識地將更多的目光投向謝炎廷。“每講完一個知識點,我就觀察一下他的接受情況,看他點點頭,就知道他明白了,我看他皺著眉頭,那肯定是有疑惑,有疑惑的地方我就重新再講一遍”。

  上課的時候,徐守軍通過眼神和謝炎廷交流,給他傳遞鼓勵。課間的時候,徐守軍主動走到謝炎廷坐的位置旁,蹲下來與他交流 。剛開始交流時,徐守軍完全聽不懂謝炎廷在説什麼,就猜測他想表達的意思,寫到紙上讓他確認,然後再進一步交流。

  有時,謝炎廷的家人不能來接他下課,徐守軍就和班裏的同學們一起幫謝炎廷背書包,送他回住處。

  在老師和同學的幫助下,謝炎廷順利完成了各門功課。2014年秋季學期,徐守軍給學生講《組合數學》,其中一個有關組合的問題引起了謝炎廷的興趣。

  課後,謝炎廷查閱了大量資料,尋找解決思路。下一堂課時,謝炎廷主動就和徐守軍交流想法,“我一聽還不錯,就幫他找了一些資料,鼓勵他研究下去”。以後每次上課時,師生倆人都會就該問題反復討論,“他説我寫,我寫的東西他回去後都會敲成電子版。”謝炎廷很用心,徐守軍感到十分欣慰。

  在鍵盤上打字,對謝炎廷而言不是件容易的事,別人一個小時就能完成的任務,他用一根指頭要“戳”上一天。靠著這種頑強的毅力,在徐守軍和謝炎廷的共同努力下,歷時3年,對這個未解的科學問題,拿出了原創性的解決方法。謝炎廷將其寫成學術論文,徐守軍又花費大量時間幫他譯成英文,文章于2017年在澳大利亞一家專業期刊上發表。

  2015年6月,謝炎廷完成數學院本科教學計劃中所有課程,且高質量地完成了本科畢業論文,順利畢業。可他的求學之路並沒有停歇。畢業之前,謝炎廷就想跟隨徐守軍繼續學習深造,徐守軍愉快地答應了他的請求。2015年9月,謝炎廷成為徐守軍的“編外”碩士研究生,正式加入他的課題組。

  為方便兒子繼續深造,劉小鳳也作出最大的努力:在蘭州大學附近買房。可買房的首付款從哪兒來,成了劉小鳳面臨的現實困難。

  謝炎廷父親去世後,家裏經濟來源僅靠劉小鳳一人,原本55歲就可退休,她卻還在堅持。“確定讀研後,我跟孩子爺爺奶奶溝通買房的想法,爺爺特別支持,拿出僅有的30萬元積蓄給我。”劉小鳳激動地説。

  全家人一起努力,為謝炎廷的“碩士”之路清掃了障礙,新的旅程開啟了。無論刮風下雨,只要身體無大礙,謝炎廷都堅持到校上課。“每次開討論會或者上課,他都來得最早,在教室門口等待老師與其他同學的到來。”説起謝炎廷,同門師妹劉夢可滿是敬佩。

  4年裏,謝炎廷僅請過3次假。“謝炎廷都能夠一直堅持,你們健健康康的有什麼理由遲到、請假。”徐守軍經常拿謝炎廷教育其他學生。

  課間的時候,徐守軍也喜歡來找謝炎廷開玩笑,到他跟前拍拍他,讓他起來活動、喝點熱水,這時謝炎廷就歪歪頭嘿嘿一笑。“他那一笑啊,我就覺得心頭一暖,特別美好。”徐守軍説。

  課余時間,謝炎廷就自己在家翻閱英文文獻、寫論文。自學遇到不懂的地方,謝炎廷就用一根手指打字、發郵件詢問徐守軍。徐守軍同時兼顧本科生和研究生教學,經常一天忙完已是深夜,早上一起床就看書查資料,思考有了眉目就立即回復謝炎廷。

  看到徐守軍對兒子很用心,劉小鳳百感交集。“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有這樣的機會,有這麼好的老師、這麼好的平臺。”劉小鳳也會告誡兒子“徐老師都付出了這麼多,你也要加油,對得起老師的一片好心!”

  2018年9月,完成碩士階段學業後,謝炎廷又順其自然成為徐守軍的2018級博士研究生(旁聽)。這個曾被醫生診斷生活難以自理的孩子,要開始“闖學術圈”。“以前真的沒有想過,像他這樣的孩子,能夠走到今天。”劉小鳳感慨地説。

  2018年8月,謝炎廷受邀參加第八屆全國組合數學與圖論大會,他本有資格上臺分享自己的學術成果,但因語言表達不便,就沒有申請。“以後肯定會有更多學術交流機會的”,徐守軍對謝炎廷的未來充滿信心。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世界園林巡禮——比利時拜加登城堡
世界園林巡禮——比利時拜加登城堡
故宮“藏寶圖”| 通往故宮最美的春天
故宮“藏寶圖”| 通往故宮最美的春天
阿富汗國寶在清華大學展出 繼續在華保護性巡展之旅
阿富汗國寶在清華大學展出 繼續在華保護性巡展之旅
北京“絲路金橋”主題景觀點亮燈光
北京“絲路金橋”主題景觀點亮燈光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61124393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