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城市重生的徐州邏輯——資源枯竭城市的轉型之道
2019-04-19 19:09:0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南京4月19日電 題: 城市重生的徐州邏輯——資源枯竭城市的轉型之道

  新華社記者劉亢、陳剛、史競男

  徐州,這座城市曾因煤而興也因煤而困,資源枯竭一度背上沉重的生態包袱。黨的十八大以來,深感環境之痛的徐州努力踐行新發展理念,城市涅槃變革,迎來由“黑”變“綠”的生態逆轉。

  2017年12月,習近平總書記在這裏考察調研時,指出“資源枯竭地區經濟轉型發展是一篇大文章,實踐證明這篇文章完全可以做好”。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城市重生的徐州邏輯——資源枯竭城市的轉型之道

這是江蘇徐州城市一角(2012年11月11日攝)。新華社記者韓瑜慶攝

  由沉寂而重生,古城徐州經歷了怎樣的自我革新?從樹枯地竭化身成綠意盎然,實現了怎樣的生態再造?其治理邏輯為資源枯竭城市轉型提供了怎樣的路標指向?

  由滯向興的城市重塑

  新中國成立後,“百裏煤海”徐州累計産煤10億噸,作出重要貢獻。工業結構、百姓生活,皆以煤為源、延展生發。

  然而,隨著煤炭枯竭,曾經的支柱産業式微,化工、冶金等工業,結構偏重、産能過剩;空氣污染,土地塌陷;基礎設施滯後,城內存有大量工礦區。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7)城市重生的徐州邏輯——資源枯竭城市的轉型之道

這是20世紀80年代的徐州市區風貌(資料照片)。 新華社發

  1882年起掘井建礦,最多時超過250座,採煤塌陷區和採石宕口,成為徐州的“生態瘡疤”。

  與同類資源枯竭城市一樣,徐州走到了轉型關口。黨的十八大以來,徐州匡正發展理念,迎來城市重生。

  用創新發展破城市之困。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9)城市重生的徐州邏輯——資源枯竭城市的轉型之道

遊人在徐州雲龍湖珠山沉水走廊遊覽(2012年11月11日攝)。 新華社記者韓瑜

  雲龍湖畔,徐州科技創新谷裏活力十足。

  在軟通動力公司,輕點“智慧城市運營管理平臺”,生態環境監測、跨境電商貿易等城市17個維度內容,躍然屏幕之上。

  “谷”裏的國際大學創新聯盟淮海國際創新中心,為全球青年人搭建平臺,志在打造全球最大跨境孵化中心。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5)城市重生的徐州邏輯——資源枯竭城市的轉型之道

4月4日,徐工集團徐州重型機械有限公司工人在結構車間進行起重機焊接作業。新華社記者李響攝

  徐州的代表性企業徐工集團,不久前以“超級移動起重機創新工程”再摘中國工業大獎。在這個被譽為工程機械技術“珠峰之頂”領域的突破,使得中國位列三個能自主研制千噸級超級移動起重機的國家。

  “過去的粗放發展碰上了天花板。”徐工集團董事長王民説,企業在行業斷崖式下滑時仍加強研發,建成全球四大研發中心,自主掌握了4000噸履帶吊等一批世界先進核心技術。

  目前,徐州已建成省級以上創新平臺200多個,大中型工業及規模以上高新企業研發機構達700多家。創新,成為走出城市困局的重要動能。

  用綠色發展解城市之痛。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4)城市重生的徐州邏輯——資源枯竭城市的轉型之道

  拼版照片:上圖為馬莊村第三煤礦建成投産慶祝現場(1988年10月攝);下圖為潘安湖國家濕地公園一角(新華社記者季春鵬2018年3月13日攝)。 新華社發

  挖土造田、挖湖造景,徐州面積最大、沉降最嚴重的採煤塌陷地,搖身變成潘安湖國家濕地公園,湖水清澈、草木茂盛。

  將生態包袱化為生態資源,徐州對成片的採煤塌陷區、工礦廢棄地和採石宕口實施生態修復,城市綠化覆蓋率達43.6%,人均公園綠地17平方米。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5)城市重生的徐州邏輯——資源枯竭城市的轉型之道

這是4月3日在徐州潘安湖國家濕地公園拍攝的潘安水鎮(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李響攝

  往日“一城煤灰半城土”的徐州,山城相依、山水相連,盡展“一城青山半城湖”的風採。

  曾經的挖煤工徐剛,3年前籌備潘安湖婚禮小鎮,現今年接待約10萬人次、收入過千萬元,許多外出打工者也紛紛回鄉從事鄉村旅遊。

  從空中俯瞰徐州,城在林中,房在綠中,人在景中,青山碧水、綠樹繁花,儼然江南風姿。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2)城市重生的徐州邏輯——資源枯竭城市的轉型之道

  拼版照片:上圖為馬莊村第二煤礦工人在推礦車作業(1988年攝);下圖為潘安湖國家濕地公園一角(新華社記者李響2018年3月13日攝)。 新華社發

  綠色發展消解了城市痛點,國家生態園林城市、全國森林城市……一張張新名片,不斷“認證”徐州的新形象。

  用開放發展化城市之難。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7)城市重生的徐州邏輯——資源枯竭城市的轉型之道

這是4月3日在徐州拍攝的潘安湖國家濕地公園一景(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李響攝

  地處蘇魯豫皖交界,沒有強大地緣引力,看似能級不顯。徐州以開放理念,重尋城市方位,迎來新格局。

  打開視野,找準坐標:徐州南靠長江經濟帶,北望京津冀,東臨沿海開發,西近中原經濟區。

  “徐州要不斷擺脫‘地市級思維’和傳統‘蘇北意識’,卸下老工業基地‘包袱’,勇于打破梯度轉移、跟隨發展的路徑依賴。”徐州市委書記周鐵根説。

  隨著被國務院明確為淮海經濟區中心城市,這裏著力打造區域經濟、商貿物流、金融服務、科教文化“四個中心”。

  建設更高能級城市。靠前對接國家、省重大規劃,打造“米”型高鐵樞紐和“億噸大港”,新設淮海經濟區産業投資基金……

  完善城市功能品質。快速路係統和3條地鐵正在建設;增強醫療等供給,住院的外埠病人過3成;改造提升戶部山等歷史文化街區……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6)城市重生的徐州邏輯——資源枯竭城市的轉型之道

這是4月3日在徐州潘安湖國家濕地公園拍攝的潘安水鎮(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李響攝

  再造結構的城市變革

  城市重生,源于鳳凰涅槃式的結構再造。

  多年來,徐州堅定推進産業、生態、城市“三個轉型”,促生産空間集約高效、生活空間宜居適度、生態空間山清水秀。

  由低到高,力推産業結構升級,將存量與增量有機結合。

  華美熱電廠的曹慶華多了個身份:淮海大數據部部長。這家擴建于龐莊煤礦舊址的企業,利用關閉礦井後的閒置土地、安全電源等優勢,建起了淮海大數據中心,已有華為等企業入駐。

  不遠處,九裏湖濕地公園環境優美,前身正是大片採煤塌陷地。其所在的泉山經開區,還建設起現代物流園等園區。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3)城市重生的徐州邏輯——資源枯竭城市的轉型之道

  拼版照片:上圖為馬莊村第三煤礦工人在工作(1989年攝);下圖為當年的礦區變身為漂亮的住宅區(新華社記者李響2018年3月13日攝)。 新華社發

  2016年底,市區最後一座礦井關閉,一個時代的標志成了記憶。徐州近年重點培育形成裝備與智能制造、新能源、集成電路與信息和通信技術、生物醫藥大健康4大新興主導産業集群。

  春節後,創維創始人黃宏生的新能源車基地開工,計劃形成30萬臺的年産能。他盛讚徐州與當年的深圳類似,外來人口涌來創業,他也想做這裏的“新移民”。

  電子級多晶硅材料,集成電路的關鍵基礎材料,我國長期依賴進口。去年在江蘇鑫華半導體公司成功量産,補上了“中國芯”材料和工藝的關鍵短板。

  如今,徐州高新技術産業産值是10年前的18倍,新興産業佔規模以上工業産值近4成。

  標本兼治,促成生態結構質變,由向自然索取到與自然共生。

  相當長時間,“黑”“灰”是這座城市的主色調:輸出煤炭電力,留下2萬多公頃塌陷區;長期開山採石,7成山體遭嚴重破壞。

  徐州把生態再造作為振興轉型的核心標志,財政持續投入,堅決淘汰、轉産環保不達標企業,主城全面淘汰燃煤鍋爐。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4)城市重生的徐州邏輯——資源枯竭城市的轉型之道

這是4月4日在徐工集團徐州重型機械有限公司拍攝的調試中的起重機(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李響攝

  徐州自然資源部門負責人説,礦區綜合整治,科技支撐非常關鍵。他們不斷攻關,恢復土壤生態調節功能,拓展了生産、生活和生態空間。

  在實施了小南湖等80多個塌陷地治理的賈汪區,形成了塌陷地復墾、生態修復、景觀開發等五位一體的綜合整治模式。

  水是生態之源。翻開水係圖和地形圖,可以發現,因高灘地阻斷,徐州三個水係的河流多不連通,長年無法清淤補水。徐州用3年多時間,推進水係貫通、活水暢流、清水進城,實現了“一汪碧水通全城”。

  “徐州的水活了起來、清了起來、美了起來。”徐州市水務局局長卜凡敬説,很少人想到,這裏是江蘇首個國家水生態文明城市。

  改頭換面,重塑城市風貌,促形象美化與功能優化協調統一。

  每周五,車淑芹都和鄰居們到小區的活動中心排練舞蹈。6年前,這裏還叫小朱莊,500多戶擁擠在低矮的自建房裏,環境臟亂。

  過去的徐州,帶有典型工礦城市特徵。大量工礦區、棚戶區和黑臭水體,猶如城市面部的片片黑斑。

  這幾年,徐州完成數千家工礦企業關停和退城進區,通過引導企業將研發設計等留在城區,騰出的土地布局商貿、金融等現代服務業,有效避免城市産業空心化。

  這幾年,徐州改造了4000多萬平方米棚戶區、整治600多個老舊小區,實現改善民生、調整結構、提升形象“一舉三得”。

  前不久,徐州獲得“聯合國人居獎”。聯合國人居署執行主任特別代表姆西西説:“徐州根據時代和環境不斷調整、改變、適應的韌性,正是近年來我們大力提倡的一種城市發展能力。”

  凝心聚魂的城市堅守

  把脈徐州城市重生的軌跡,不難看出其鮮明的治理邏輯:踐行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以久久為功的韌勁持續轉型,用奮鬥實幹的姿態敢做善成。

  城市發展,能否讓社會各階層分享,考量執政者的智慧。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0)城市重生的徐州邏輯——資源枯竭城市的轉型之道

一對新人在徐州金龍湖宕口公園內拍攝婚紗照(2018年12月7日攝)。新華社記者季春鵬攝

  金龍湖宕口公園,退休教師李中陽健步如飛。自從破敗採石場被雲梯瀑布、步道綠地取代,老李經常來健身。

  良好生態環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在山水之間休閒娛樂,成為徐州人的新生活方式。

  市區雲龍湖沿岸整治後,近湖一律不建住宅,更多發揮文化體育功能,讓全體百姓共享;新增10畝以下土地,全部建成園林綠地;公園實施敞園改造,全部免費開放。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8)城市重生的徐州邏輯——資源枯竭城市的轉型之道

在潘安湖國家濕地公園內的香包工作室,王秀英在制作香包(2018年1月17日攝)。 新華社記者季春鵬攝

  生態再造,更帶來“綠色産業”。從“挖煤賈汪”到“旅遊真旺”,百姓換了活法。“好生態就像綠色銀行。”馬莊村村民、中藥香包非遺傳承人王秀英説,好多村莊組建了香包合作社,帶領群眾致富。

  睢寧縣高標準集中居住社區,讓農民住上設施齊全的新房;銅山區的“廁所革命”,讓鄉親們“方便”更方便……2018年,徐州安排75件實事,把500多億元投向養老、公共交通等民生領域。

  城市轉型,能否讓藍圖一繪到底,凸顯執政者的擔當。

  資源枯竭城市轉型是世界性難題。徐州幹群深感破壞性開採與傳統路徑之弊,始終把老工業基地全面振興,作為發展主線。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6)城市重生的徐州邏輯——資源枯竭城市的轉型之道

這是4月4日在徐工集團徐州重型機械有限公司拍攝的等待調試的起重機(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李響攝

  這些年,徐州的領導班子換了一任又一任,但振興轉型的追求一直未變,始終發揚釘釘子精神,錨定目標,積跬步至千裏。

  徐州人説,正是因為堅持不懈怠、不動搖,接續奮鬥、久久為功,這裏才畫出一條步步上揚的曲線,走出具有自身特色的轉型之路。

  攻堅克難,能否保持奮鬥實幹精神,彰顯一座城市的堅守。

  劉開田,這位銅山區呂梁村的老人,26年在貧瘠的石頭山上不停種樹。山上沒土,就用麻袋一袋袋背;石上沒坑,就用鋼釬一個個鑿。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3)城市重生的徐州邏輯——資源枯竭城市的轉型之道

這是徐州潘安湖濕地公園(2012年11月11日攝)。 新華社記者韓瑜慶攝

  他種下600畝山林,留下一筆精神財富。徐州環城多山,多數寸木不生,當地以兩次“進軍荒山”行動,實現荒山綠化全覆蓋,開創石灰岩山地造林的范例。

  這種堅忍不拔,正是徐州人奮鬥實幹的寫照。

  徐州幹部説,一手攻堅生態,一手經濟發展,城市轉型仍在持續,陣痛在所難免。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1)城市重生的徐州邏輯——資源枯竭城市的轉型之道

這是4月3日拍攝的徐州市賈汪區馬莊村村貌(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李響攝

  “一馬當先的勇氣,躍馬揚鞭的速度,馬不停蹄的毅力,馬到成功的效率。”馬莊村民鞭策自己的“馬莊精神”,形象表達著徐州轉型的堅定姿態。徐州的城市重生,也為全國老工業基地和資源枯竭城市提供了轉型示范。(參與記者:朱旭東、鄭生竹)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2)城市重生的徐州邏輯——資源枯竭城市的轉型之道

這是4月3日拍攝的徐州市賈汪區馬莊村村貌(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李響攝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城市重生的徐州邏輯——資源枯竭城市的轉型之道-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4390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