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落灰的童書是為育兒焦慮繳的智商稅
2019-04-09 09:26:39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不管你住的是北上廣深的“老破小”,還是三線城市的大別墅,只要家裏添了娃,就會明白一個顛撲不破的真理,屋裏最佔地兒的永遠是孩子。

  如果説,孩子數不盡的玩具、衣服、鞋子還勉強算得上育兒剛需的話,那堆在角落裏落灰的一摞又一摞童書,又算什麼?在我看來,更像是媽媽們為育兒焦慮繳的智商稅。

  梁實秋先生曾説,讀書和不讀書,過的是不一樣的人生。我想説,在堪比升級打怪的育兒道路上,買書和不買書,最後可能掉進一樣的坑。

  不信,上網以孩子和書為關鍵詞搜索,會導出一大堆聯想詞——“家裏小,孩子書太多”“孩子的書太多怎麼處理”“書太多孩子看不完”……買書如山倒、看書如抽絲,衝動型消費成了不少家庭的通病。

  常言道,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而在培育孩子閱讀習慣這件事上,不少家庭只做到了不讓給娃買書的速度輸在起跑線上。

  現實往往比理想更骨感,最近,身邊陸續有幾位媽媽對我家進行了精準圖書“扶貧”,主要是把他們家孩子用過的圖書轉移到我們家。作為一名學渣家長,當我手捧著兩位學霸媽媽送來的精美圖書,才發現,多數原裝正版、價值不菲的童書嶄新如初,一看就是孩子壓根翻都沒翻過。

  看了看自己家拿著托馬斯火車頭就能在地上摩擦一下午的學渣娃,我不禁替這些圖書的命運感到擔憂……

  為什麼現在中國家庭陪孩子看書的速度遠遠沒有買書的速度快?想來原因不外乎如下幾點:

  其一,與家庭年收入相比,買書的價格確實降低了不少。30年前,一本小人書的定價是二角四分錢。可當時不少小朋友的壓歲錢也只有一角錢,零花錢是每天一兩分錢。書籍的珍貴程度遠超現在。如今,對于大城市年平均收入動輒幾十萬元的家庭而言,花幾百元買書實在算不上什麼。動動手指就能輕松下單的網絡書店,也讓不少媽媽看到有人推薦,就先下單囤了再説,看不看都成了後話。

  其二,讀書早已不是充實業余時間的唯一方式。有多少家長,自己一年到頭都沒能完整地讀完一本書,翻幾頁書催眠效果比睡前喝一杯都要好,提起明星離婚出軌等八卦頭頭是道,説起行業前沿知識一頭霧水,怎能指望自家娃耳濡目染成為“手不釋卷,好學為福。埋頭苦讀,毋須督促”的學霸娃呢?

  其三,就算家長“出淤泥而不染”,沒有患上網絡依賴症,孩子是否愛讀書也得看造化。誰也不能保證,學富五車的家長一定能生出一個鑿壁偷光、嗜書如命的娃。

  其四,古語有雲,書非借而不能讀。對于孩子讀書,則是書非陪而不能讀。想讓學齡前兒童培育良好閱讀習慣,非得家長自己拿出頭懸梁錐刺股的勁頭不可。你還不能指望自己拿本書假模假式地翻幾頁,孩子就照貓畫虎,跟著愛書無止境。必須拿出死盯的勁頭,孩子不起身,家長陪讀不收兵。

  蘇東坡有詩曰:“人生識字憂患始,姓名粗記可以休。”古人以為識文斷字才會對周遭事物産生共情能力,閱讀開眼看世界,反而平添諸多煩惱。今人,尤其是家長們苦惱的,不僅是孩子不愛閱讀,而且自己也越來越不愛讀書,閱讀習慣的養成越來越難,用瘋狂買書來自我麻醉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隱藏在“買書如山倒,看書如抽絲”背後的,始終是育兒焦慮的元命題。這道題的作答,靠的還是家長和孩子的共同成長。(白晶晶)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全國鐵路迎來返程客流高峰
全國鐵路迎來返程客流高峰
人在花中遊
人在花中遊
梨花溢香滿園春
梨花溢香滿園春
安徽黃山:徽州民間鬥茶香
安徽黃山:徽州民間鬥茶香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301124342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