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你忘記了所有,我還是每天説愛你
2019-04-03 07:45:49 來源: 華西都市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96歲的廖思源每天到醫院陪伴照料失憶的妻子。

  A

  相識一紙英文信結緣 婚後生活甜蜜蜜

  下午三點半,成都一家醫院住院部裏有點安靜,醫院大多是老年人,吃了午飯後都在午休。電梯的門開了,一位老人兩鬢斑白,身體有些彎曲,拄著拐杖挪著小碎步。他走得很慢,他要走從電梯口走完整個走廊,到盡頭的那間病房去。走廊的昏暗,拉長了老人的身影。隨著拐杖聲的臨近,他走進了病房,眼神突然也亮了起來。

  “鐘婆婆,我來看你了!”他就是廖思源,每天上午和下午,他都會從家裏來醫院,看望鐘貞淑。

老兩口70年前結婚時的老照片。

  廖思源從家裏的木質老式櫃子裏,拿出一本相冊。他用布滿皺紋的手翻開,拿出一張黑白婚紗照,看了又看:廖思源身著白襯衣和西裝,打著領帶,看起來格外精神。鐘貞淑頭戴婚紗,一席花色的長裙,右手捧著鮮花。兩人手挽著手,表情有點嚴肅,濃濃的年代感將時間拉回到了1949年。

  廖思源和鐘貞淑是同學,上世紀40年代,兩人都20出頭,廖思源用當時少見的“手法”追求鐘貞淑。他讀的是金融財會專業,會英文,經常用英文給鐘貞淑寫信。那些説不出口的肉麻情話,被廖思源用鐘貞淑看不懂的語言寫了進去,最終靠書信贏得了鐘貞淑的芳心。兩人戀愛後結婚,之後育下三子一女。

  婚後的生活很平淡,但在兒子廖思明眼裏,父母一直很恩愛。兩人退休後出門散步逛街,走哪兒都是牽著手,“我爸是火巴耳朵,我媽性子比較急躁一些,有時候罵我爸説他不對,他就聽到,説我媽説啥子都是對的。”兩人喜歡到處旅遊,全國各地到處走,幾乎拍的每一張照片都是緊緊依偎在一起,誰看到都感到甜蜜和親昵。

  B

  命運 妻子患病失憶 患癌丈夫悉心照料

  十多年前,廖思源被查出患前列腺癌,一聽到癌症,鐘貞淑嚇壞了,躲在房間裏一直哭。好在病情不算嚴重,廖思源每個月靠打針吃藥就能緩解病痛,但鐘貞淑在一次意外後,卻再也不能回到健康的狀態了。

  2015年,鐘婆婆在家意外跌倒,診斷為腦部血腫和肺部感染,一直處于昏迷狀態,醫院也下了病危通知書。近三個月後,鐘貞淑奇跡般地醒了過來,並在家人的照料下慢慢好轉。沒想到,她在此時卻又患上了另一種病:阿茲海默症,俗稱老年癡呆。

  這樣的病情,讓家人都難以接受。從最開始地記不住往事,到記不住親人的名字,到最後幾乎完全失憶,廖思源經歷了整個過程。

  “她得了老年癡呆,她已經94歲了,不記得我了。”廖思源一字一句向記者講述著,鐘貞淑已經不記得自己是誰了。三年來,鐘貞淑每天都躺在病床上,兒女都將近70歲,精力有限,無法細致照料。除了每天有護工照顧外,廖思源從不缺席。

  每天早晨,廖思源6點過就起床,和家裏的保姆一起去菜市買菜。選好菜後,廖思源叮囑保姆將幾種有營養的食材做成飯,然後他親自去醫院守著鐘婆婆吃。“每天都要去兩次,上午下午各一次。都説他年齡大了不要跑,他不答應,刮風下雨都要去。”

  C

  表白 每天醫院説情話“你就是我的寶貝”

  廖思源家離醫院只有幾百米的距離,但96歲的他要走過去卻並不容易,他出門後會坐一輛三輪車,到醫院門口後自己坐電梯上樓,拄著拐杖走過整個走廊。

  “我要來給她按摩,她躺久了,肌肉要萎縮。”廖思源心疼地説,妻子有時候甚至錯認他是她的父親,這讓他感到無奈,但這並不妨礙他每天悉心的照顧。

  “鐘婆婆,我來看你了。”鐘貞淑看到有人來看她,張開嘴似乎想説什麼,但只發出模糊的聲音。

  也許是認不出廖思源,鐘婆婆有些排斥,廖思源開始從她的腿部做按摩,幫助她活動,然後慢慢捏手,再撓頭部。他一邊捏著一邊安慰她,“來嘛,按了好。”

  每天在醫院,廖思源也會幫助鐘貞淑回憶往事,“你好多歲了曉得不,你94歲了!”雖然鐘婆婆並不能完全聽懂廖思源的話,但會在廖思源靠近她的時候,露出些許笑容。

  “廖大爺‘肉麻’得很哦,他天天要給鐘婆婆説,你是我的小寶貝,你要快點好起來,我愛你。”大家都説,很少見老年人這麼説“肉麻”的話,可在鐘婆婆住院的這段時間裏,廖思源每天都要説給她聽。

  廖思明説,母親年輕的時候喜歡唱歌,父親也陪著她唱,這個習慣他們現在還保留著。廖思源唱了一首四川民歌《太陽出來喜洋洋》。“來嘛,一起唱!”廖思源聲音有點慢,一臉深情地望著鐘貞淑,希望她能跟得上。“太陽出來喲喂,喜洋洋啰……”也許是歌聲喚起了鐘貞淑的部分回憶,一聽到這首歌,她也張開了嘴唱和著,盡管吐詞不大清楚,卻一直聽著廖思源唱,看著他等自己跟著唱。見到鐘婆婆有了反應,廖思源也露出了微笑。

  D

  堅持最長情的告白“希望陪她活到100歲”

  廖思明説,母親病重的這幾年來,家人都以為她挺不過來了,但她都堅持了下來。“連醫生都説這是愛情的力量,陪伴才是最好的告白。”廖思源和鐘貞淑今年剛好結婚70年,無微不至的關愛在外人看來是偉大的愛情,但在廖思源看來卻是理所當然的事。每當有人問他為什麼要這樣照顧鐘婆婆時,他也不多説,只説一句:“因為我們是夫妻。”在他看來,結婚就是一輩子的契約,“巴不得鐘婆婆活到100歲,以後的日子還會一直陪到她。”

  3月的這天,進入春天的成都出了太陽,陽光順著6樓的窗戶爬進病房,照在這位老太太的臉上。窗臺上的青蔥又發了芽,廖思源兩鬢的白發逆著光顯得更白了,他用滿是皺紋的雙手拂過鐘貞淑的臉龐。

  “你好多歲了?鐘婆婆?”護工問道。

  “我20歲了!”鐘婆婆的回答讓護工有些哭笑不得,也許她還記得,20歲是她最好的年紀,那一年她嫁給了他。時光涌動,穿過她的記憶,或許她的年華定格在了20歲,只有身邊的他,記得他們已經相伴了70年。(記者 田之路 吳楓)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一橋飛架珠江口 南沙大橋通車
一橋飛架珠江口 南沙大橋通車
江蘇泰州:千垛菜花引客來
江蘇泰州:千垛菜花引客來
外國友人“穿漢服 賞春色”
外國友人“穿漢服 賞春色”
貴州余慶:搶採“明前茶”
貴州余慶:搶採“明前茶”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301124319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