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哪怕前方疾風驟雨 英烈精神永遠激勵我們前行
2019-04-01 11:09:55 來源: 解放軍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哪怕前方疾風驟雨

  每年祭奠英烈,何洪永從未缺席。

  家境殷實的何洪永,從小就對軍人充滿敬佩。高中畢業後,他瞞著家裏報名參軍,被分配到一個“抬頭一線天,低頭一條溝,出門過溜索”的南陲邊防哨所,從此與怒江、高黎貢山作伴。起初,面對艱苦的環境、枯燥的戍邊生活,他內心也有過波瀾和委屈。

  一次巡邏返回途中,時任連長黃仕剛帶領何洪永和戰友來到群山深處的獨龍江烈士陵園祭奠英烈。那次與英烈跨越時空的對話,讓他從此改變了想法。

  1964年5月,24歲的巴坡紅一連戰士張卜病倒了。這之前的一場暴風雪,讓海拔5000多米的高黎貢山成為“雪山孤島”,進入獨龍江的路,被堵得嚴嚴實實。

  在缺醫少藥、當地群眾治病還依靠“納姆薩”(傈僳語意為:巫師)的獨龍江,戰友們束手無策,只能向上級求援。很快,戰友們的求援電報從貢山獨立營上報到省軍區,一路上傳,直至上報給周恩來總理……

  “雪山孤島”中,張卜病情持續惡化。山外邊,貢山獨立營營長找來一個鄉鎮醫生,通過軍用電話詢問張卜病情,並初步確診為急性闌尾炎。可是,山太高了,天寒地凍,積雪有半米深……在那個年代,醫生進不去,病人也出不來。

  遙遠的北京,當時已是草長鶯飛的季節。周總理獲報後,始終牽挂著這名邊防戰士的安危,要求外交部協調緬甸有關部門,通過緬甸航線用直升機空降藥品到獨龍江。

  兩天後,救命的藥品空投到了高黎貢山的一個主峰下。連隊官兵和當地數百名群眾連夜上山,尋找空投急救包和藥品。但在茫茫林海,想要找到這些藥品比大海撈針還難。

  10多個小時後,年僅24歲的張卜永遠閉上了眼睛。在生命的最後時刻,他用微弱的聲音對身邊戰友説:“等我好起來,再上高黎貢山巡邏;如果我不能好起來,就把我埋在大山裏……”噩耗傳到北京,周總理萬分悲痛。按照張卜的遺願,獨龍江從此有了第一座烈士墓。

  陵園裏還安葬著幾位烈士,他們犧牲時都還那樣年輕。1982年,19歲的哨所戰士齊當此誤食了毒菌菇,犧牲在巡邏路上;18歲的烈士孔玉錄在巡邏回營途中被山石擊中,倒在血泊中……

  由于路途遙遠,迄今為止,只有烈士張枝繁的親屬曾經來獨龍江祭掃。烈士于建輝犧牲的當年,他的父母千裏迢迢從北京趕到怒江,想看看兒子戰鬥過的地方,可當時獨龍江已大雪封山,兩位失去兒子的老人只能在山外哭著呼喊兒子的名字……

  “他們的名字並不響亮,但卻值得生活在今天的邊防軍人記住,記住我們戍守的地方曾經有過這麼堅毅、勇敢的戰士。因為,我們和他們使命相同、責任一樣、血脈相連,他們用生命樹起的豐碑已然成為一代代戍邊官兵的精神高地。”黃仕剛的話,深深烙印在何洪永心裏。

  英雄精神孕育英雄種子。“哪怕前方疾風驟雨,英烈的精神永遠激勵我們前行。”聆聽英烈故事,何洪永突然覺得自己一下子長大了,他的內心感覺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寧靜,又澎湃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激情。(錢奎 韋啟位)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江蘇泰州:千垛菜花引客來
江蘇泰州:千垛菜花引客來
外國友人“穿漢服 賞春色”
外國友人“穿漢服 賞春色”
貴州余慶:搶採“明前茶”
貴州余慶:搶採“明前茶”
湖南湘西:趕“桃花會”享春光
湖南湘西:趕“桃花會”享春光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5112431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