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促雪域發展 架溝通之橋——西藏民主改革60年之際回看對口援藏工作
2019-03-29 15:36:2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拉薩3月29日電 題:促雪域發展 架溝通之橋——西藏民主改革60年之際回看對口援藏工作

  新華社記者王沁鷗、呂諾

  1994年,中央召開第三次西藏工作座談會,提出“分片負責、對口支援、定期輪換”的援藏方針和“長期支援、自行輪換”的幹部援助方式,自此開啟了中央與全國各兄弟省市長期對口支援,幫助西藏發展的歷程。2015年和2016年,醫療人才和教育人才“組團式”援藏工作也先後開展,援藏機制不斷完善。

  20多年間,對口援藏工作在內地與雪域高原間架起了一道無形的橋梁,促進了西藏的發展,也拉近了心與心的距離。

  “生命禁區”裏的精神豐碑

  西藏地處青藏高原,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高寒缺氧的自然條件,讓這裏許多地方被稱作“生命禁區”。

  自1995年第一批援藏幹部入藏至今,已先後有8批次約8000名幹部人才進藏工作。在生命的禁區中,他們用對高原的熱愛和對事業的赤誠,樹立了一座座高原精神的豐碑。

  初春的阿裏地區噶爾縣還是一片白雪皚皚,有一個名字未曾被當地群眾忘記——陜西省第六批援藏幹部、時任噶爾縣委書記張宇。

  8年前,也是在同樣的時節,噶爾縣遭遇了一場雪災,當時正在內地休假的張宇得知消息後,一刻不停趕回了高原。4300多米的海拔,零下20多攝氏度的天氣裏,張宇挨家挨戶排查,臉凍得煞白,排查過後輸了3天液才緩過來。

  就是這樣一位為了群眾而忘我工作的援藏幹部,2012年8月倒在了工作崗位上。去世當天,他本來要去參加縣生態産業園區規劃評審會,為戈壁荒灘裏找到一條增收之路……

  “寧叫身體透支,不讓使命欠賬”,張宇並非援藏幹部中的個例。以第七批援藏幹部為例,1513人(含中途輪換人員)中曾有421人(次)患過肺水腫、腦水腫等高原性疾病,63人因公受傷。

  如此代價,是否值得?許多援藏幹部用實際行動做出了回答。

  原第六批援藏幹部、植物學家鐘揚,首次援藏期滿後主動轉為第七批援藏幹部。2015年,他突發腦溢血後,身邊的許多人認為他會離開高原,但綜合考慮了西藏的教育和科研事業需要後,鐘揚在2016年再次延期援藏,直至2018年犧牲在了出差途中。

  “西藏對我的影響是一輩子的,我希望奉獻自己的青春給西藏,為建設祖國邊疆貢獻更多力量。”這是許多援藏幹部的心聲。

  真抓實幹中的實在成效

  林芝市墨脫縣坐落在喜馬拉雅山脈深處,是全國最後一個通公路的縣。2013年縣城通公路後,一部分鄉鎮的道路還是時通時斷。

  即便如此,廣東省援藏工作組從2016年7月到達墨脫縣後的第二天,便踏上了進村入戶的路。全縣8個鄉(鎮)46個行政村,他們計劃三年走遍三次,在每個村至少住上一天,其中還包括17個不通公路的村。

  “工作組實施每一個項目,都要反復調研、論證,注重科學規劃和長遠效益。”縣政協副主席扎西措姆説。目前,援藏工作組已打造了28個“造血型”産業項目,茶、旅、果、菜、藥等産業落地開花。

  墨脫的“蓮花綻放”,是多年來援藏工作成效落在實處的縮影。除了因地制宜發展各地産業,援藏幹部還急群眾之所急,解決了一批供暖、飲水、出行等制約群眾生活質量提高的問題。

  寶鋼第七批援藏幹部楊千威工作在平均海拔超5000米的日喀則市仲巴縣,發現牧區群眾羊群轉場過河存在困難後,他克服高原施工難度大等困難,在主要轉場線路上修起了13座橋,也是13座牧民心中的“生命線”。

  “我家有400頭羊,過去一次蹚河轉場最多時死了100多只,楊千威是我們大家夥兒的恩人。”當地村民次仁頓珠説。

  據統計,1995年至今,對口援藏工作累計已投入460多億元建成1萬余個重點援藏工程,並確保項目、資金向基層和向民生領域傾斜,約80%的資金用于改善農牧區生産生活條件。

  民族交流中的動人真情

  在拉薩市北京實驗中學,北京援藏教師熊愛國被他的學生們親切地喚作“熊爸爸”。

  自2015年主動援藏後,熊愛國幾乎每周末都自行前往學生家中家訪。有的學生住在偏遠農牧區,路上就要花半天時間。遇到貧困家庭的學生,熊愛國還會自費為學生家中買些慰問品。

  “老師待我的孩子就像他自己的孩子一樣,把孩子送到這樣的老師手中,我放心!”拉薩市朗縣的學生家長尼瑪説。

  20多年來,一批批援藏幹部在西藏付出真心,也換回了西藏群眾的真心認可。

  醫療人才“組團式”援藏開展三年來,“漢族大夫好門巴(藏語意為醫生)”的名聲已在藏族患者群眾間口口相傳。手術室外迎候的哈達、錦旗,以及藏族患者聲聲懇切的“托其切(藏語意為謝謝)”,成了援藏醫生們奉獻高原醫療事業的動力。

  “不能辜負藏族同胞的信任。”遼寧省組團式援藏醫生班允超説。

  在中國海拔最高的地級市醫院——那曲市人民醫院工作時,班允超曾在16天內熬過6個通宵,做了10臺手術。手術臺上,患者吸著氧,班允超自己也必須吸氧才能完成工作。

  “跟著班老師,我學到了醫術,更學到了醫者的責任和擔當,以及對生命的尊重。”那曲市人民醫院醫生朗覺説。

  廣東省援藏幹部喻曉坤則忘不了山路上藏族群眾的身影。在走訪墨脫縣加熱薩鄉一個偏遠村時,村民趕了一個小時的路來迎接他們,臨別時送了一程又一程。

  “群眾把我們當自己人,我們也把西藏當成了自己的家。”喻曉坤説。

  2019年夏,第八批援藏幹部即將到期離任,建設高原的隊伍中又將迎來新鮮血液。人員在變,但以實際行動建功高原、建設西藏的精神,卻在一代又一代援藏幹部的傳承中未曾改變。

  “援藏幹部來到西藏,架起了與內地溝通的橋梁,與西藏幹部群眾一起共同建起中華民族共同的精神家園。”住建部第七、第八批援藏幹部劉新鋒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安徽黟縣:油菜花開景如畫
安徽黟縣:油菜花開景如畫
河南信陽:春日茶香
河南信陽:春日茶香
非遺風箏有傳承
非遺風箏有傳承
斑海豹洄遊棲息遼河入海口
斑海豹洄遊棲息遼河入海口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4301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