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氣球式”社交:我們的關係易脹易縮,也一戳就破
2019-03-29 07:45:13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95後姑娘劉彬上周末剛參加了一場校友群的狼人殺“轟趴”,和旁邊一個陌生女孩傾蓋如故,玩遊戲的間隙裏聊興趣聊學習聊感情,臨走前還依依不舍地相互加了微信。可等回到宿舍,那個不久前還相互叫“寶貝”的微信名便從未點開,兩人如同平行線再無交集。

  00後的徐嘉靈因為追星加入了一個粉絲群,大家在群裏聊愛豆聊得火熱,分享每天的生活親如姐妹。可熱鬧了一周,微信群便沉寂在幾千行的列表裏,只有偶爾的英語打卡和外賣分享。

  這關係,頗像氣球,容易吹起,也容易泄氣,戳一下就破裂,美麗卻不可長久。但劉彬和徐嘉靈對此不以為意,對于她們而言,這類事喜聞樂見,與每天吃飯睡覺沒有什麼差別,破了的那份關係,似乎一點也不可惜。

  這種情形,在當下的年輕人社交中頗為常見。現代人的社交關係很簡單,你我相識在一場活動,兩人都是獨自前往,沒有夥伴有點尷尬,活動上迅速加了好友聊得投機,見面沒多久就一口一個“寶寶”“親愛的”,告別後便再無聯係。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越來越習慣于“氣球式”社交,迅速熟絡又迅速冷淡,交流時不用太走心,不需花心思對這段關係進行維護,一不小心關係破裂也沒關係,畢竟若太過認真——你就輸了。

  剛參加工作半年的江皓任職于北京一家互聯網公司,作為商業分析師的他每天要對著一大堆報表分析數據,一周貢獻給公司50個小時。孤身一人北漂的他沒什麼朋友,周末便常常加入同事邀請的各種聚會。

  “我參加各種聚餐、打球和唱K,希望能結交新的朋友。剛開始很開心,覺得周圍每個人都對你很熱情,但最後發現這種熱情並不是你想象中的真熱情。”江皓有些無奈,“你以為聚會上與你聊天是希望和你成為朋友,實際上只是因為陌生的你暫時引起了他們的好奇,也只能給他們有限的信息。聚會結束,關係也戛然而止。”

  隨著生活節奏的加快,經營一段親密關係意味著越來越高的經濟及時間成本。微信朋友圈裏的自我營銷、交友App中的速食感情、陌生人聚會的不走心式狂歡……密集化的社會將每個人的生活更密切地聯係在一起,帶來了眾多人際資源,同時也帶來了更為隨意的親密關係觀念。

  現代生活方式意味著對社交關係的壓縮,《尷尬》一書的作者、紐約心理學家泰·田代認為:“社交的好處是它能提醒我們對歸屬感的需求,讓我們知道自己需要成為群體的一員、獲得群體的支持。”而“氣球式”社交似乎並不是一個長久的方式。

  正在讀研一的李罡曾在銀行做過短期實習,起初,和比他大不了幾歲的銀行大堂經理聊得十分投緣。經理告訴他工作經驗,他給經理分享大學趣事。不過實習期一結束,經理就變成了微信列表從未點開過的名字。

  “大概我這個學經濟的只看重對個體的效用,所以我認為工作中的這種交往都是出于個體利益造成的。工作中和新同事搞好關係,有助于職場合作,而一旦脫離了這種利益網,比如實習結束、同事辭職,就不想再維持這段關係了,因為這毫無意義。”

  北京師范大學心理學院教授黃四林認為,當前在年輕人尤其是大學生中出現這種現象,跟年輕人交往的目的、以及維持這種關係的需要有關,需求決定了關係持續的時間和必要性。有時雖然建立了微信聯係,但由于沒有必要的事情交流,也就沒有了關係維護的需求。“但這對年輕人的社交意願影響不大,如果面臨必須去建立關係的話,他們仍然會去發展這種關係”。

  由作家木心的歌詞改編的歌曲《從前慢》裏寫道:“從前的日色變得慢,車,馬,郵件都慢。”人們願意花數周等一封跨越山水的信,只為著和遠方的朋友分享生活、心意相通。當今社會聯係更為便捷,卻難以有緩慢而深入的交往。淺表式的交流,已經將現代人的交際內容徹底改變。

  有網友評論自己的社交狀態:“我們很少討論自己生活以外的話題,不再習慣氣氛比較沉重的思想交流。尋找一個志趣相投的談話對象是如此之難,以至于一旦你發現你看上的對象和你沒有精神交流的可能,就會迅速轉向下一個目標。”

  研究幸福感的科研人員發現,最具幸福感的人的共同之處,在于始終保持著積極長久且具有支持性的社會交往。或許,與其擁有“氣球式”的快速社交關係,不如放慢關係膨脹的速度,長久而美好的聯係,好過“一戳就破”。(余冰玥)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唐山港貨物吞吐量突破1億噸
唐山港貨物吞吐量突破1億噸
春來鹽湖美如畫
春來鹽湖美如畫
浙江杭州:“清明果”飄香
浙江杭州:“清明果”飄香
岩壁“精靈”躍動賀蘭山
岩壁“精靈”躍動賀蘭山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4298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