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第二例艾滋病治愈者出現 專家:符合條件的捐獻者僅有億分之二
2019-03-07 07:20:25 來源: 科技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第二例艾滋病治愈者出現,專家表示——幹細胞治愈艾滋病幾率極小 不要炒得神乎其神

  3月5日,《自然》網站的新聞顯示,第二例經造血幹細胞移植治療的艾滋病患者近3年未檢測出艾滋病病毒。

  他被治愈了嗎?能不能復制到其他艾滋病人身上?造血幹細胞移植治療是不是就能夠治愈艾滋病了呢?兩會期間,代表呼吁,先不要這樣誤讀。

  符合條件的捐獻者僅有億分之二

  “千萬不能把這種治療方法炒得神乎其神,更不能誤導這類病人到醫院要求進行造血幹細胞移植。”全國人大代表、山西醫科大學血液病研究所所長楊林花説,報道的病人先得了艾滋病,又得了淋巴瘤,在治療淋巴瘤的時候進行造血幹細胞移植治療,這個過程中帶進去能阻斷病毒進入通道的細胞,使艾滋病病毒消失,比較巧合。所以目前病人仍為“功能性治愈”,病情得到控制。

  這樣的巧合要怎樣發生呢?有兩個先決條件:首先要找到能夠配型的造血幹細胞捐獻者,一般兄弟姐妹中最有希望能找到;其次這個捐獻者體內的CCR5受體基因需要發生突變,只有該基因突變,艾滋病病毒“登陸”細胞表面的“落腳點”才有可能會消失,進而不被感染。

  那麼這樣的巧合幾率有多大呢?“一般情況下,找到正常捐獻者的概率是10萬分之一,CCR5受體基因突變的頻率如果按百分之一,這樣計算的話找到的概率應該是千萬分之一。”中國醫學科學院血液病研究所主任醫師姜爾烈説。

  然而,不同人種在這種基因上的突變頻率不同,有資料顯示,中國人身上的CCR5基因變異率可能是世界所有人種中最低的,1300人只有3人具有這種變異,照此計算,能夠找到符合條件的捐獻者的概率只有億分之二。

  移植後可能排異,不能保證免疫係統“無痕修復”

  具體到個體身上,這個概率可能更低。楊林花説,造血幹細胞移植治療有著很大的個體特殊性,盡管造血幹細胞移植已經有豐富的經驗和大量的成功案例,但是仍有需要攻關的課題,而“免疫重建”就是其中之一。

  “免疫重建”是造血幹細胞移植中必經的“坎”,為了接納外來的健康幹細胞,患者本身的免疫係統需要徹底摧毀,如果輸入細胞能將患者的免疫功能帶動起來,則“過關”。

  “艾滋病是一類免疫缺陷型疾病,和白血病患者免疫係統被摧毀後的狀態相似。”楊林花説,因此除了基因變異鉗制艾滋病病毒之外,這一療法也符合造血幹細胞能夠帶動患者體內免疫重建的規律。

  但是目前的幹細胞移植技術並不能保證機體免疫係統的“無痕修復”。“移植後有可能發生排異反應、也有可能復發。”楊林花説,這些機理還不是很清楚。

  即便移植成功,也還需長時間驗證

  “CCR5基因突變不一定能使艾滋病病毒‘絕跡’。”解放軍總醫院老年醫學研究所所長王小寧教授表示,艾滋病病毒有其他渠道進入不應該被感染的細胞,甚至不需要病毒受體也能造成感染。

  一度認為,艾滋病病毒只感染有“落腳點”的淋巴細胞中的T4細胞,腸道上皮細胞不應被感染。但是,中國學者最早報道腸道上皮等組織細胞中也有艾滋病病毒的存在。

  在2015年的《細胞研究》雜志的封面論文中,王小寧團隊揭示了新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路徑(In-cell Infection):艾滋病患者的淋巴細胞鑽進上皮細胞,死亡後激活釋放病毒,病毒感染上皮細胞,上皮細胞死亡後釋放的病毒,又可以直接感染原本不能直接感染的上皮細胞的能力。王小寧説:“輾轉多種細胞的過程中,病毒發生了變化,形成了一個可以‘逃遁’的隱秘閉環。”

  “新療法為艾滋病的治療提供了新思路,未來還可以通過體外幹細胞的基因編輯解決幹細胞稀缺問題,再回輸治療艾滋病。”王小寧評價,但是目前的臨床策略還需要較長時間的驗證,科學需要有批判精神才能不斷創新。(記者 張佳星)

+1
【糾錯】 責任編輯: 韓家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巴西聖保羅的街頭狂歡
巴西聖保羅的街頭狂歡
考察成果豐碩 “雪龍”號穿越赤道返回北半球
考察成果豐碩 “雪龍”號穿越赤道返回北半球
黃河壺口瀑布水量增大
黃河壺口瀑布水量增大
雪霽塔雲仙境
雪霽塔雲仙境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8061124201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