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湖南發現兩位“慰安婦”幸存者
2019-03-05 07:24:26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湖南發現兩位“慰安婦”幸存者

  截至目前中國大陸登記在冊“慰安婦”在世幸存者僅15人

  志願者與張老

  89歲的淩老

  在湖南岳陽,89歲的淩老和91歲的張老勇敢地站出來,揭開傷疤,説出自己少女時被日軍強擄為“慰安婦”的不幸遭遇。

  北京青年報記者從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了解到,3月2日,該館分館——南京利濟巷慰安所舊址陳列館工作人員一行3人前往湖南岳陽,在當地志願者陳棟梁的帶領下,找到淩老(1930年出生)和張老(1928年出生),新增她們為日軍“慰安婦”制度受害幸存者,傾聽她們的口述故事。

  截至目前,中國大陸登記在冊的在世“慰安婦”幸存者僅剩15人。

  講述

  父親為保護她慘遭刺殺

  3月2日,工作人員來到位于岳陽市平江縣甕江鎮淩老的家。淩老告訴利濟巷慰安所舊址陳列館工作人員,她1930年出生。

  1944年冬天,日軍在漢姦帶領下來到她所在的村子。“他們逼迫村民把自己家裏的姑娘交出來。”淩老含淚回憶,她的父親為了阻止日軍抓她,慘遭刺殺當場死亡。就這樣,淩老和堂妹以及當地其他一些女孩子被抓到平江縣城關押起來。淩老的母親因當時躲在紅薯窖裏而逃過一劫。

  淩老回憶,當年關押她們的是“一間青煙磚砌成的老式房屋,裏面同時關著日軍從平江各地擄來的很多女孩”。她當時只有14歲,此前幾乎沒有出過門,更別提與陌生人接觸了。“我非常害怕,不停地哭。日軍每次將擄來的女性從關押的房間帶到另外的小房間,‘使用’後再送回來。”淩老回憶,有些女孩子因不堪屈辱而反抗,最後遭受日軍皮鞭毆打。她自己因害怕,只能任由日軍欺負。

  “當時的生存狀況很差,飽一頓饑一頓,吃的都是剩菜飯,全看日本兵的心情。”淩老回憶,有一次,日本兵給她一種藥片,讓她吃下去,她設法丟掉了。

  這樣過了一個多月悲慘的生活,直到中國軍隊反攻平江,將她們解救出來。她才得以與母親團聚。

  淩老後來以務農為生,嫁給當地一位忠厚的農民。她婚後生育四兒兩女,因家庭困難,有兩個兒子一出生就送了人。因為自己的悲慘遭遇,淩老讓女兒16歲就早早嫁為人婦。淩老目前由一個身體不太好的孫子照料生活起居。

  被解救出來時親人病逝

  張老的家距離淩老家約10公裏。張老1928年出生,在家中排行老四,有3個姐姐3個弟弟。

  張老回憶,1944年秋冬,日軍在當地漢姦帶領下來到村裏抓“花姑娘”。她的父母都躲進山中去了,而她自己則不幸被抓。她也被關押在平江縣城一間青煙磚砌的老式房子裏。“裏面同時關著幾十個日本兵從平江各地強擄來的女孩子。我很害怕,想逃出去,又沒有辦法,只有不停地哭,又不敢大聲哭。”回憶這段往事時,老人不停摩擦著雙手,其間的遭遇和淩老的回憶如出一轍。

  張老説,被解救出來後,中國軍隊將她送回家,父親已經病逝。24歲時,她嫁給一個抗戰士兵,後來他們生育了三兒一女。張老患有高血壓,一天需吃兩次藥,目前由大兒子照顧飲食起居。

  同在1944年冬天被抓,同被關在平江縣城青煙磚的房子裏,同被日軍要求吃小藥丸,同時間被中國軍隊解救並回到家中,兩人的家相距不過10公裏,南京利濟巷慰安所舊址陳列館工作人員認為,由此可以判斷,當年,淩老和張老同期被抓,在同一地點受害。“兩位老人是目前為止發現的僅有的兩位在同一慰安所受害的幸存者。”

  走訪行動

  2016年啟動已有四年

  淩老和張老的丈夫都已去世。他們在生前,都知道妻子的不幸遭遇。淩老告訴工作人員,她沒有對丈夫和子女隱瞞自己被抓的經歷,“他們覺得這是日本兵犯的罪行”。兩位老人都表示,自己年老了,一定要把這段受害的經歷説出來。“心裏太痛,要讓後人記住這段歷史!”老人們説。

  據悉,紀念館和南京利濟巷慰安所舊址陳列館開展走訪國內登記在冊的“慰安婦”幸存者行動,從2016年起,今年已是第四年。“老人們年紀大了,我們在跟時間賽跑。”工作人員説。(記者 李濤 李卓雅 通訊員 劉廣建 俞月花)

+1
【糾錯】 責任編輯: 韓家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考察成果豐碩 “雪龍”號穿越赤道返回北半球
考察成果豐碩 “雪龍”號穿越赤道返回北半球
黃河壺口瀑布水量增大
黃河壺口瀑布水量增大
雪霽塔雲仙境
雪霽塔雲仙境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8061124192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