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秦嶺深處一個“零工業”縣的富民策
2019-03-01 07:42:23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秦嶺深處一個“零工業”縣的富民策

  從陜西留壩的“留”與“不留”看綠水青山如何變金山銀山

  秦嶺腹地的留壩縣城全景(資料)。大片的綠地將小城裝扮得分外美麗。本報記者陶明攝

  冬夜,踏著老舊的青石板,秦嶺深處一條老街兩側的木質老屋紛紛掌燈,咖啡的陣陣香氣從書吧裏溢出。

  雜貨店裏,居民李叔悠閒地看著電視。老供銷社還是20世紀50年代的樣子,但裏面已改造成風尚簡約的青年旅社。拐出老街,穿城而過的北棧河兩岸燈火闌珊,一旁的電影博物館是20世紀七八十年代留下的老電影院。

  “留壩,留下吧!”溫州人謝國林真的留下了。“來這裏數星星、看月亮!”號稱已是“留壩人”的謝國林仰頭説道。只見一輪明月挂在老城墻的門樓上,純凈、美好。

  “留”什麼“不留”什麼,留壩的選擇題

  被山間明月映照的,更有花海,民宿,菌菇大棚、散養的雞場、漫山的蜂箱以及紫柏山高山滑雪場、亞高原體育訓練基地、木工學堂研學基地,山間騎行訓練營地……

  在秦嶺深處的這個小縣,謝國林是留下來追夢的眾多外來者之一。

  用謝國林自己的話説,他“在最美麗、最幽靜的地方休息,詩意地棲居在老街”。作為留壩老街書吧項目的負責人,謝國林還合夥經營著留壩的多個文旅、民宿項目。

  有意思的是,如果要用一個“關鍵字”形容這個背秦川、面巴蜀的古縣,首選的就是“留”——

  留壩,得名于“漢初三傑”之一“留侯”張良在這裏功成身退,並給這裏留下一座張良祠;留壩,有一條“蕭何月下追韓信”的寒溪河,留下一段“若非寒溪一夜漲,焉得漢室四百年”的“留人”佳話。如今,這個西安及周邊地區的“綠肺”和“夏宮”,這個以“22℃夏天”聞名的地方,每到夏季,會留下眾多消暑的度假客。

  事實上,作為陜西脫貧攻堅主戰場秦巴山區貧困縣之一,“留”什麼“不留”什麼,始終是留壩謀發展的必答題:是留下綠水青山?還是留下採礦企業?

  從2011年開始,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留壩在“留”與“不留”的問題上交出了漂亮答卷:綠水青山,堅決留住;對生態環境可能産生不可恢復性破壞的礦業開發,堅決不留!

  經過幾年的努力,留壩把礦山都關了,把風電、生物質發電、小水電都停了。除了農産品加工,留壩已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工業。圍繞“旅遊一業突破”戰略,依托生態優勢發展全域旅遊和綠色種養業,讓百姓共享綠色發展紅利,這個秦嶺深處的“零工業”縣走出了脫貧富民的綠色發展新路。

  把總投資10億的項目“擋在門外”

  “綠水青山是我們必須永遠留住的寶貴財富。凡是有污染的企業,包括水電等可能破壞生態的項目,一律不能進入留壩。”説起留壩的“留”與“不留”,縣委書記許秋雯的回答幹脆利落。

  20世紀80年代,留壩靠“伐木頭、挖石頭”,也曾有過短暫的繁榮。很快,林被砍禿了,山被挖爛了,水被攪渾了,搞丟了自己的最大資本,留下滿目瘡痍,留壩卻貧困依舊。

  痛定思痛,留壩人漸漸醒悟:毀生態賣木頭和石頭,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不僅換不來富民強縣,還遺禍子孫。

  一方面是生態自覺,另一方面,隨著國家天然林保護工程的全面實施,尤其是南水北調工程的實施,為保一江清水送京津,留壩作為水源地,面臨嚴格的水質要求,謀發展必須把生態保護作為前置條件。為此,留壩建立“環保第一審批”和“一票否決”制度,把生態保護作為各鎮和各單位年度考核的首要指標。

  2012年,留壩拒絕了這個山區小縣空前的“天價”大項目——紫柏山風力發電項目。“那可是一個總投資10個億的項目啊!當年留壩全縣的GDP也不過8.78億。”許秋雯説。

  風景秀麗的紫柏山,是與華山、驪山齊名的陜西名山。山頂的天坦群落,風力強勁,是發展風電不可多得的好地方。一開始,不少人以為這是個清潔能源項目,但也有人提醒“清潔能源”與“生態環保”不能簡單畫等號。于是,“風力發電項目”的現場調研會開到了紫柏山頂。

  一聽介紹,與會者意見驚人一致:“這個項目不能做!”

  原來,這個項目要在每個山包上豎一個風機,每個風機都要開挖一個佔地兩畝且能裝下混凝土基座的大坑,還要在紫柏山頂修一條寬8米的路,將風機整體運送上山。先不説對海拔2200米以上亞高山草甸的景觀破壞,僅紫柏山脆弱的生態環境,有土層最厚100厘米,最薄不過60厘米,一旦破壞根本不可能再恢復。

  想在留壩搞電的項目還真不少。在紫柏山風力發電項目論證的同時,另一個生物發電項目也在論證,一家發電企業看上了留壩滿山遍野的樹木。

  帶著“生物發電”未必“生態”的疑慮,縣委、縣政府組織幹部入戶調研。有群眾反映,如果這個電廠投産,每天要收購80輛大卡車的木材做燃料,“幾天就把我們的山砍禿了!”大家一聽,又是一致反對。

  就這樣,凡與“生態立縣”不符的項目,都被留壩堅決拒之門外。同時,留壩積極爭取省、市相關部門的支持,從源頭上限制企業在留壩境內探礦採礦行為,以壯士斷腕的勇氣,關停上百家淘金、採砂採石和開礦等企業,從源頭上根治破壞生態行為的發生,實現了“零工業、零排放”。同時,大力推進天然林保護、小流域治理和綠色長廊建設,森林覆蓋率達91%,空氣、地表水等多項指標達到國家Ⅰ類標準,空氣中負氧離子含量達到每立方厘米3萬個以上,使留壩成了名副其實的“天然氧吧”,連續3年榮登“全國百佳深呼吸小城”榜單。

  旅遊帶動全産業融合發展

  常言道“無工不富”,留壩選擇了“零工業”,豈不是選擇受窮?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零工業”留下綠水青山,綠水青山引來遊人激活旅遊業,旅遊業又帶旺特色種養業,串起一條脫貧富民的全産業鏈——把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留壩找到了轉化媒介。

  清晨,踏著冬日的薄霧,從縣城出發,汽車在山間拐了兩個彎,停在一處吊索橋旁,留壩縣紫柏街道辦事處黨委書記牛立,指著河對面一處灰白的老屋提醒記者:“看,這是其中的一棟老屋,在這條溝裏,這樣的老屋還有10套。”

  牛立説的老屋,是小留壩村易地扶貧搬遷村民留下的老房子,由村扶貧社收回的集體資産。

  只見,一棟棟獨立的院落融于青綠山谷中,古樸簡約,與森林山溪相得益彰。這是小留壩村扶貧社與國內知名民宿團隊合作經營的“隱居鄉裏”精品民宿項目。

  馬路對面不遠處是村民漂亮的新居,旁邊一大片難得的平地是扶貧社大棚蔬菜種植項目。牛立説,這是留壩縣城的“菜籃子工程”,解決了留壩縣城一直以來百姓“吃菜難、吃菜貴”的問題,“這裏的蔬菜只要一上市,就立刻拉低留壩的菜價。”

  “民宿項目採取村扶貧社投資,民宿企業管理經營的分紅模式。”牛立説,“這些都是扶貧社的集體資産經營項目,村民們除了自己的種植養殖項目,還可以到民宿打工、做服務,更能享受到村集體的分紅。”

  在留壩,高端特色民宿、家庭賓館、農家樂等多層次度假産品已遍布城鄉。即便這樣,由于來這個“深呼吸小城”的旅行者絡繹不絕,夏季經常一房難求。2018年,留壩把部分預留扶貧安置房臨時改造成度假公寓,緩解了爆棚局面。

  以前,不少幹部提起做旅遊總説“不能做”。如今,如果誰説“留壩不能做旅遊”,百姓都不能答應,因為幾乎每個留壩人説起旅遊都一套一套的。

  2017年,留壩把全縣400多名村幹部送到浙江旅遊學院進修,從縣領導到村支書,從村主任到農家樂老板。回來後,各個村除了比拼環境治理,更是玩創意、曬照片。有的農家樂老板甚至把自己新修的客房拆了重建。為了提高服務水平,留壩專門把村民送進“民宿學院”進行培訓,教大嬸大嫂們蒸饅頭花卷,學客房清潔、禮儀服務。

  “生態立縣、藥菌興縣、旅遊強縣”,留壩把生態優勢轉化為經濟優勢,旅遊業是關鍵的一環。“旅遊+”,旅遊不僅帶旺了民宿餐飲,更讓這裏的綠色特産實現“直銷”。

  “我家的蜂蜜、土雞和雞蛋,遊客買起來都不講價!每一撥遊客回到西安等大城市,我都會接到很多電商訂單!”在一家民宿,一位養蜂、養雞的農戶對記者説起自己的“財路”,不禁眉飛色舞起來。

  留壩將全縣的富民産業細分為“短中長”三種形式,許秋雯解釋,“雞豬菌蜜的‘四養’四五個月可變現,是短産業;‘一林’是林上的板栗林,林下的特色中藥材,用四五年的時間建設30萬畝優質板栗林,一畝優質板栗的純利是3000元,30萬畝就是10個億,這還不包括一萬畝的林下中藥材。這些産業都要靠長産業的旅遊去帶動,把全縣老百姓都帶到這個全産業融合的大發展中來。”目前,留壩已獲得香菇、木耳、土蜂蜜、銀杏、板栗、西洋參等7個農産品的國家地理標志認證,申報注冊地標集體商標5個。 

  為打造旅遊強縣,留壩僅在2016年和2017年,累計投入美麗鄉村建設資金2.516億元。2018年,留壩又掀起“清五堆、改六小、美化四旁”為主題的環境專項整治,對116個整治示范點逐一改造,實現示范片內村民衛生廁所使用率達90%、自然村污水處理全覆蓋、連村道路和入戶路硬化率達95%。

  綠水青山加上整體環境之變,讓留壩成了“留人”的大秦嶺山地度假旅遊目的地。全縣旅遊直接從業人數達3500人以上,帶動轉移勞動力1.03萬人。2017年,留壩農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9535元,比2011年增加了一倍,其中70%來自生態産業和綠色産業,而旅遊業則佔到了GDP的51%,對農民人均純收入的貢獻為3306元,佔比達34.5%。 

  “我們要把旅遊業當成幾代人的事業來做。”許秋雯説,嘗到富民甜頭的留壩,更加堅定了走“旅遊一業興帶動百業旺”的全域旅遊發展路子。

  “零工業”讓留壩“小而美、偏而富”

  幾年前,營盤村52歲的搬遷戶高興明還是個靠放羊維持生計的貧困戶。2013年,村裏建起了滑雪場,他穿上了嶄新的工作服,説起了普通話,“沒想到我也能成了體面的滑雪場工作人員。”他説自己一個冬季就能有2萬元的收入。

  留壩海拔1700余米,年平均氣溫11.5℃,作為“旅遊+”的一環,山地運動得天獨厚。近年來,留壩悉心打造“山地運動之城”,進而推進山地度假示范區建設,形成以足球、滑雪、山地騎行、戶外拓展等為主的“旅遊+體育+産業”融合發展新業態,不斷完善各類體育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延伸旅遊産業鏈。

  留壩累計投入9億元,落地200多個覆蓋留壩全境、貫穿一年四季的全域旅遊項目,開發了紫柏山國際滑雪場、4A級景區棧道水世界、青少年自然成長營、木工學堂等一批門類齊全的遊客體驗産品,使紫柏山風景區逐漸形成以足球、滑雪、攀岩、探險為一體的山地運動特色小鎮。

  “我們有海拔1600米亞高原最好的體育訓練基地,有同時可接待600人的青少年運動營地。”許秋雯介紹,近年來,留壩先後培養出青少年國腳5名,省腳19人。投資新建了留壩青少年足球研訓基地,以及4個標準化足球場,並申報了國家級體育運動學校。

  “蒼翠群山重重疊疊,一條清澈的河流叮咚穿過……讓愛書的人去最美的地方讀書。”2014年,留壩政府找到西安萬邦書城老板魏紅建,希望引入書城。

  魏紅建來了不到兩個小時,就愛上了留壩,並提出政府給予支持。政府的態度是“只要你幹的是我們想要的事,一切都可以談,直到你滿意落地”。2015年7月,留壩書吧正式開業,書吧的後院建成了閱讀式民宿。隨後,老供銷社、老電影院、木工學堂等一係列的旅遊産品改造項目相繼建成投用,而且每個項目的合作模式都不一樣。

  如今,除了遊古祠仙山幽水,攬自然生態奇觀,品兩漢三國文化,更有深呼吸小城、22℃的夏天、醉氧留壩的金字招牌,招攬著遊客走進留壩。

  “為了發展旅遊,不少地方將旅遊産業開發項目轉手賣給私營企業,留壩不僅沒有賣,而且還把以前的項目陸續收回,現在全縣核心旅遊資源99.9%都在政府手裏掌控。”許秋雯説,留壩在旅遊管委會的基礎上成立了留壩文化旅遊集團有限公司,成為100%的國有控股公司,按照市場主體模式運營。

  以生態打底,換百業興旺。現在,留壩不僅榮獲中國縣域旅遊之星,還是陜西省地標認證産品最多的縣。老百姓人均純收入的80%以上來自旅遊和農業産業收入。2017年,留壩被國家命名為首批“兩山理論”創新實踐基地,西北唯一。念“山水經”、打“休閒牌”、走“特色路”,“零工業”讓留壩變得“小而美、偏而富”。

  在書吧老屋後院民宿的老建築裏,隨處可見一些如今早已難覓的各種票據、老物件,糧票、布票、肉票……甚至還有當年收聽廣播的“喇叭票”,令不少遊客駐足一探究竟。謝國林説,“這些曾經失去的記憶已成為留壩的一個亮點,吸引著各地的遊客‘留下吧’。” 

  “守護好我們的綠水青山,才能帶來金山銀山。”縣委書記許秋雯説,留壩要“一張藍圖繪到底”。(記者陶明、強曉玲、姜辰蓉)

+1
【糾錯】 責任編輯: 韓家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喜迎 “三八”節 女職工遊故宮
喜迎 “三八”節 女職工遊故宮
愛耳護耳 從我做起
愛耳護耳 從我做起
“水墨”鹽湖
“水墨”鹽湖
新疆:接待遊客人數創新高
新疆:接待遊客人數創新高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8061124178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