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拆遷之後:有人消費升級 有人一夜返貧
2019-03-01 07:32:29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別告訴爺爺你來了姥姥這兒了,不然下次不給你買東西吃。”送走來拜年的女兒一家時,由于與親家的矛盾未消,王雪梅不忘叮囑外孫。

  王雪梅家住安徽省阜陽市潁州區某小區。這個春節,她的大女兒燕子照常帶著兒子來娘家拜年,但那道因為拆遷“拆”出的裂痕,依然隱隱橫亙在兩邊的家庭中。

  2016年的秋天,王雪梅所在的羅莊拆遷,打破了這家人的平靜生活,也引來了她和大女兒燕子之間一場長達半年的官司。

  和王雪梅家一樣,她所在的村莊,拆遷的家庭中不少也因為其中獲得的補償款分配問題引發各類矛盾,不少家庭“富了口袋,碎了親情”。這些家庭或多或少都承受著親人相爭、兄弟鬩墻、母女反目、婆媳不和等各類糾紛,奪利造成的傷痕,久久難以彌合。

  拆遷款怎麼分讓母女鬧上法庭

  2016年8月,王雪梅所在的羅莊被拆遷。羅莊北鄰阜陽市第十七中學和南京路第二小學,南與阜陽師范學院西湖校區僅隔一條馬路,地理位置極佳。這一區域被拆遷後將用于北面兩所學校的擴建以及大學城紅街項目的建設,因此羅莊拆遷的賠償費用比其他村莊更高一些。

  拆遷後可以得到較高的補償,這對羅莊的村民來説原本是大好事。但王雪梅一家卻因為拆遷卷進了官司。

  王雪梅夫妻膝下有一兒兩女,大女兒燕子18歲就出嫁了,二女兒和小兒子都在讀小學。由于燕子的戶口沒有從娘家遷走,按照規定,這個戶口在拆遷時可以獲得相應徵收補償。補償方式主要有兩種,即産權調換和貨幣補償兩種方式,簡單來説就是住宅安置和金錢賠償。因此,王雪梅夫妻倆商量,打算給大女兒60萬元作為補償。

  2016年8月18日起,羅莊開始進行拆遷,但王雪梅家裏拆遷賠償的分配問題卻僵持不下,遲遲沒有結果。原來,大女兒燕子的公公見王雪梅家拆遷會得到大筆補償,便攛掇著燕子向家裏索要房子和錢款,要求娘家補償一套房子外加100萬元。

  這下,王雪梅可傻眼了。被拆遷的房子是王雪梅夫妻倆辛辛苦苦蓋起來的,燕子並沒出過力,現在燕子一家人“獅子大開口”,這讓王雪梅不能接受。

  眼見王雪梅不答應,燕子的公公還鬧到拆遷辦公室,要討個説法。雙方爭執不下,不得已鬧上了法庭。

  這場官司從2016年開始,一直到2017年上半年才結束,最終法院裁定由于燕子18歲就已出嫁,對家中房子的建設並無付出,因此其要求不予滿足。但由于燕子的戶口在拆遷中確實得到了徵收補償,因此判決王雪梅賠償大女兒燕子30萬元人民幣。

  一棟房子的拆遷,從正式簽約到全部拆除前後只用了一天,卻帶來了一場耗時半年的官司。這場官司沒有贏家,雙方都為此搭進去了大量時間、金錢和精力,更重要的,是傷了感情。

  王雪梅在這場官司裏“元氣大傷”。原本做水果生意的她,有近一年的時間都沒有出現在街頭賣水果。而她和大女兒,在此後近一年的時間裏都沒再來往。

  直到2018年,燕子才帶著孩子來母親家裏閒話家常。但兩親家的關係直到現在仍未修復。每次燕子帶著孩子回到娘家,臨走前,王雪梅都囑咐外孫別説漏了嘴。

  王雪梅的外孫才7歲,卻已懂得其中的利害。一次,燕子的公公帶著孫子在路上遇見了王雪梅,孩子把頭轉向一邊,不搭理王雪梅,假裝他們仍然不親近。

  小小的村莊,母女打官司的事情鬧得人盡皆知。王雪梅每次遇見相熟的人,總要問上一問,“你們家拆遷怎麼分的?”

  慢慢瓦解的“熟人社會”

  “熟人社會”一直是鄉土中國的底色。但隨著城市化推進,拆遷將“熟人社會”的基礎地緣分隔,將世代比鄰的村居移去,“熟人社會”也在慢慢瓦解。

  2018年6月底,文芹原來居住的潁州區四裏村四裏莊開始拆除,村民們有的在附近小區租了房子,有的遷往了外地。

  搬走後,“多走動”成了村裏人一句實實在在的“客套話”。從村莊搬進了樓房,人與人的距離從水平變成垂直,直線距離近了,可心理距離卻遠了,串門兒聊家常的人也慢慢少了。

  原本親戚大多住在一個村子,過年時,快的話一天就能走完大多數的親戚家拜年。但今年住進了小區以後,文芹家走親戚就沒有往年那麼方便,小區裏面七拐八繞,文芹的丈夫去走親戚,打電話問了好久,才找到親戚家正確的位置。有的親戚位置變了,過年時彼此不再走動,漸漸地,關係就遠了。

  昔日在村裏,人們婚喪嫁娶都互相幫助,鞭炮一響,村民們就知道一定是哪家有了事,大家就要趕忙去看看。可如今,城裏的社區禁放煙花爆竹,過年都變得安靜而冷清。

  搬到小區後,文芹花了近一個月時間才習慣這個全新的住所,而文芹的丈夫至今還沒有適應高層的電梯。他住在10層,每次下樓總會按下電梯朝上的箭頭,他總覺得電梯在一樓,得按“上”才能讓電梯升上來。

  入住半年多,才知道右邊的鄰居身材高挑,左邊的鄰居微胖,對鄰居的了解僅限于偶爾在電梯裏遇見彼此一笑。

  原來同一個村子的人們因為搬遷,聯係交流方式也發生了改變。之前村裏人誰家有什麼事,上門告知便可,一傳十十傳百,不出半天,消息就能在全村流通。如今大家搬入小區,有的仍在同一個小區住著,有的在別的小區生活,人們通過微信群互通消息,彼此聯絡。

  當然,幾乎每家都有份禮金簿,人情往來沒還完,那聯係就不會斷。

  有人消費升級,有人一夜返貧

  拆遷帶來的大筆賠償款,改變了許多長期躬耕土地的家庭生活方式和消費觀念。

  原本住在阜陽市潁州區羅莊村梅莊的趙三兒夫婦倆有3個女兒,1個兒子。趙家幾十年來日子一直都過得緊巴巴的。

  拆遷後,趙家雖然沒有暴富,但至少算得上“小康”。子女們經常帶著趙三兒夫婦倆到外面的飯館吃飯,年節或閒暇時,一家人看電影、逛景點。在趙家,甚至村裏更多的人家裏,“消費升級”在持續上演。

  對此,剛經歷拆遷不久的夏念和路夕這對表姐妹也深有感觸。

  “花錢更自在了”,路夕坦言,自己學的是計算機專業,一般計算機類的職業資格考試費用都比較貴,以前報名考試都要考慮再三,現在好多了。

  夏念則表示,之前因為錢從不敢想留學的事,但現在偶爾會去看一看材料,試探性地想,如果去香港的大學念書家裏應該能負擔得起吧。

  而文芹操勞了半輩子,一直都想著怎麼省錢、怎麼掙錢,從沒考慮過怎麼花錢的問題。拆遷補償款到手後,她立馬把錢存進了銀行,為今後裝修房子做準備。自己的吃穿用度仍然沒什麼變化。

  2019年1月,她的大女兒生了孩子,她咬咬牙給外孫買了輛1000多元的嬰兒車,“要是拆遷以前,我肯定舍不得。”

  一下子獲得了大筆的賠償款,有人因此提高了生活質量,也有人在金錢中守不住財而迷失方向。

  2011年前後,李義位于阜陽市潁州區農村的房子被劃入開發范圍拆除,李義家選擇了要兩套還原的房子作為賠償。2017年元宵節後,李義家所在的村子又大范圍拆遷,李義又趕上了。這次他選擇貨幣補償,得到了100多萬元。

  一天,李義開著車在路上遇見了朋友張千,張千請李義開車給他送到一個地方。到達後張千邀約:“來(方言,意為玩)牌三缺一,你來配個門吧(方言,意為加入、配合)。”

  李義本就好賭,便坐下加入了牌局。當天一開始,李義運氣特別好,沒多久,就便贏了6萬元。同村的人看見李義給他使眼色,讓他走,李義沒走。

  沒想到接下來,“好運氣”再也沒“光顧”李義。他開始一直輸,越輸就想要翻盤。錢成沓地往牌桌上扔,帶的錢不夠就找牌場老板借,打欠條。

  那天,李義一共輸了100多萬元,除此之外,他還把開去的車押在了牌局場裏。

  後來,李義家人湊了30萬元把車贖了回來。而為了還賭債,李義還賣掉了此前拆遷得來的一套房子抵債,一夜返貧,家財盡失。

  (記者 謝洋)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喜迎 “三八”節 女職工遊故宮
喜迎 “三八”節 女職工遊故宮
愛耳護耳 從我做起
愛耳護耳 從我做起
“水墨”鹽湖
“水墨”鹽湖
新疆:接待遊客人數創新高
新疆:接待遊客人數創新高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61124178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