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半月談評論:“土政策”不能唱反調、變調、小調
2019-02-28 09:34:52 來源: 半月談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半月談記者行走基層,時常看到一些地方的做法與國家政策不完全符合,“各吹各的號,各唱各的調”;時常聽到一些基層幹部説,“這是我們的土辦法”。這些“土政策”到底是因地制宜,還是權力任性,並不是一道簡單的是非題。

  半月談記者梳理發現,“土政策”可以歸納出幾種主要類型,有的已經探入違規或者灰色地帶。

  ——“唱反調”。國務院曾明確要求各地方政府全面清理、廢除阻礙環境監管執法的“土政策”,但一些地方為追求一時經濟增長而不願清理,甚至還“推陳出新”。半月談記者此前在中部某地採訪時,地方黨委政府發文,要求實施涉企首違免罰制、涉企輕微違法行為整改制、下限處罰制;鄰近某縣則出臺所謂的“重點企業挂牌保護制度”,限制環保等部門執法檢查,提出對檢查中發現的問題,重在促進整改,原則上首次不予處罰。這些“土政策”為環境污染開了綠燈,違背了中央的大政方針。

  ——“唱變調”。太明顯的“反調”不好唱,一些“土政策”尋求變通,玩起了變身術。比如,為了規范地方舉債行為,國家政策要求金融機構為融資平臺公司等企業提供融資時,不得接受地方政府及其所屬部門以擔保函、承諾函、安慰函等任何形式提供擔保。但有的地方政府通過簽訂融資、投資和重點項目建設工作目標責任狀,配以年度績效考核等“土政策”,要求融資平臺為政府融資。實際上是違規舉債,不過形式更隱蔽。

  ——“唱小調”。有一些政策完全從部門利益出發,“什麼山頭唱什麼歌”。去年,一家物流公司負責人對半月談記者説,國務院相關文件明確規定逐步取消道路貨運站場經營許可,交通部門已停止辦理站場許可證。但有的行政執法部門説沒有收到相關文件,依然要求辦理站場許可證,沒有辦理的企業要受到處罰。該企業負責人認為,國家政策的大方向是簡政放權,推動物流業降本增效。但有的部門仍以沒有接到上面政策為借口,以內部文件來搪塞,或者選擇性、打折扣執行,讓企業叫苦不迭。

  前幾年,華北某市委組織部宣布:全市科級幹部超過53歲,副科級幹部超過52歲的全部提前離崗休養,同時提高三級工資。全市共有62名科級幹部被列入這一名單,其中還包括兩名正值工作盛年的司法係統幹部。這種做法的初衷或是為了促進幹部年輕化,但由此滋生大量“吃空餉”現象,不能不令人擔憂。

  “土政策”看上去是基層復雜情況的“穩定器”,任其施為,則有可能變成基層深層糾紛的“導火索”。要提升基層治理的質量與效度,以合理合情的方式,化“土政策”為制度化的“真規矩”,是一條務本之路。只是“土政策”來源復雜,治理還需有堵有疏。

  一方面,對違反中央政策、侵害群眾利益的“土政策”要及時糾偏,破除政策制定和實行中的“山頭主義”,防止權力濫用。湖南省社科院研究員陸福興説,一般而言,執行中央政策,省裏會配套實施細則,縣市會補充操作規程,但細化不等于“部門利益最大化”,這一傾向必須克服。

  陸福興認為,如果“土政策”和國家政策明顯相衝突,應以國家法律、政策為準繩,堅決糾偏,進而要建立追責機制,對“土政策”的問責形成可操作的規范。

  另一方面,對一些有合理性,回應現實需求的“土政策”,應和國家政策之間形成良性互動,確實有效的“土政策”也可嘗試推廣。從小崗村的包産到戶到深圳等經濟特區的先行先試,改革開放的一條重要歷史經驗正是尊重基層首創精神,及時將基層有效探索納入頂層設計。

  一位地方改革辦幹部認為,有一部分從地方具體情況出發的“土政策”,體現了基層幹部的能動性與創造性,對這樣的努力就不能“一棍子打死”。要注意甄別、適當鼓勵,以有一定彈性的容錯糾錯機制激發基層工作活力,讓基層幹部敢于擔當。(記者 白田田 周楠 白明山)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樂高“垂直城市”概念模型亮相上海中心大廈
樂高“垂直城市”概念模型亮相上海中心大廈
山東臺兒莊:古城水鄉顯春意
山東臺兒莊:古城水鄉顯春意
攻堅,為了美麗中國——黨的十八大以來污染防治紀實
攻堅,為了美麗中國——黨的十八大以來污染防治紀實
鄉村振興好風景
鄉村振興好風景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61124173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