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江蘇發力“強富美高” 推動高質量發展走在前列
2019-02-27 08:24:16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 劉亢、淩軍輝、沈汝發

 

  70年前,江淮大地上淮海戰役的勝利吹響了解放全中國的號角,新中國曙光已現;

  70年後,這片熱土打響了事關高質量發展的關鍵戰役,第一個百年目標近在咫尺。

  2017年底,黨的十九大閉幕一個多月後,習近平總書記首次到地方考察調研,第一站來到江蘇徐州,強調要走一條由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的道路。

  2018年,江蘇地區生産總值率先超9萬億元,以全國1.1%的國土、5.8%的人口,生産了10%的經濟總量。不僅如此,江蘇高新技術産業和裝備制造業增長明顯快于整體工業,新舊動能加速轉換,質量效益穩步提升,令人矚目的“江蘇奇跡”綻放出新的光彩。

  江蘇這片土地承載著黨中央的殷切期望。江蘇省委認為,從“兩個率先”,到習近平總書記先後作出的一係列重要指示,都是黨中央根據時代方位和發展階段變化,對江蘇發展賦予新的使命和內涵。特別是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強富美高”新江蘇、“五個邁上新臺階”,實際上就是對江蘇高質量發展的要求。

  2017年底,江蘇省委召開十三屆三次全會,確定了“推動高質量發展走在前列”的目標定位和推動經濟發展、改革開放、城鄉建設、文化建設、生態環境、人民生活“六個高質量”的實踐路徑,以先行者的擔當和奮鬥者的自覺開啟高質量發展新徵程。

  新起點:靠“吃改革飯,走開放路”實現率先發展的江蘇,開啟“高質量發展走在前列”新徵程

  來到無錫市東港鎮,倣佛到了“紅豆大觀園”。路邊葳蕤生長的紅豆杉,隨處可見的紅豆品牌標志,拔地而起的新城鎮綜合體——紅豆萬花城,這家企業在東港鎮留下深深的烙印。

  從實行計件工資、“帶資進廠”到“一包三改”,再到“母子公司制”、內部股份制、內部市場制、效益承包制等“四制聯動”改革……這家原以彈棉胎、扎掃帚為主的家庭小作坊,經過幾十年改革創新,已經發展成為深耕紡織服裝、橡膠輪胎、紅豆杉大健康、商業地産園區開發四大領域,擁有兩家主板上市公司和一家新三板挂牌公司的紅豆集團。

  正是像紅豆這樣一批蘇南鄉鎮企業的率先起步,特別是在改革開放中競相發展,創造了引領全國鄉村企業大發展的“蘇南模式”,確立了江蘇在全國鄉鎮企業發展史上的主要發源地和“排頭兵”地位。

  改革經常呈現螺旋式前進。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異軍突起”的鄉鎮企業,由于先天不足、機制束縛,難以適應市場大潮,相繼改制,從而孕育出了另一股更強大的發展動力——民營經濟。

  如今,佔據江蘇“半壁江山”的民營經濟主動創新求變,引領轉型升級,成為經濟保持中高速增長、邁向中高端水平的“主力軍”“生力軍”。

  在江蘇魚躍醫療設備股份有限公司的産品陳列館,公司副總經理眭秀華介紹,他們生産的制氧機佔國內市場70%,佔國際市場30%,霧化器佔國內市場35%,“這裏的每一個産品基本都是全國第一。”

  全國工商聯發布的“2018中國民營企業500強”榜單中,江蘇有86家企業入圍,在全國排第二。其中,蘇寧控股集團和恒力集團2家企業進入前十。

  “民營經濟已經成為江蘇經濟發展的重要支撐、創業創新的主體力量、吸納就業的主要渠道和社會財富的主要來源。”江蘇省統計局副局長劉興遠表示,一大批新蘇商脫穎而出,不僅創造了大量物質財富,而且積淀形成了寶貴的新蘇商精神。

  如果説,改革為江蘇發展注入了“原始動力”,那麼,開放則為這個沿海省份增添源源不斷的“活力因子”。

  在蘇州工業園區中央公園內,一座名為《合作》的不銹鋼彩色雕塑,通過板材重疊組合成菱形,利用S形紅色鋼板在其中穿插、旋轉,象徵著蘇州與新加坡的友好合作,共迎光輝燦爛的明天。

  學習世界,啟發中國。自1994年中國和新加坡合作建設蘇州工業園區以來,這裏累計實施了130多項重點改革,其中24項為國家級先行先試任務,19項改革經驗在全國推廣,10項在江蘇推廣,成為中外合作的成功典范和中國改革開放的標桿。

  經濟有活力,文化有魅力,吸引越來越多外國人在江蘇學習、工作和生活。自2002年以來,蘇州已舉辦8屆“家在蘇州”外國人才藝秀。“蘇州吸引我的,不只在于經濟發達、環境美麗,還有令人著迷的文化。”美國小夥戴天樂來蘇州已有9年,會説一口流利而標準的普通話。

  40年“吃改革飯,走開放路”,江蘇站上了新臺階。40年來,江蘇地區生産總值年均增長12%,2018年全省GDP達到9.26萬億元,與澳大利亞不相上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8萬元,比上年增長8.8%;全國城市GDP排行榜,全省13個設區市全部進入前100名;全國百強縣評比,前10名中江蘇佔了半數以上,昆山更是連續14年位居榜首……

  凡是過去,皆為序章。江蘇清醒看到,經濟運行穩中有變、變中有憂,外部環境復雜嚴峻,經濟面臨下行壓力,發展中還存在不少困難和問題。

  巨大成就催人振奮,嚴峻挑戰讓人警醒!

  改革開放40年來,江蘇經濟總量增長超過100倍,但支撐高速增長的比較優勢大為減弱。如何加快跨越由高速增長向高質量發展的拐點?

  站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歷史新起點,挑戰與機遇同在,壓力和動力並存,爬坡與轉型同步,唯有圍繞“高質量發展走在前列”,以更大的力度全面深化改革、擴大開放,才能乘風破浪、繼續前進。

  2018年5月,江蘇率先出臺高質量發展考評體係,推動和強化發展的探索性、創新性、引領性 ,充分激發廣大黨員幹部幹事創業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

  時序輪替中,亙古不變的是先行者的身影;

  歷史坐標上,清晰鐫刻的是改革者的腳印。

  江蘇省委書記婁勤儉強調,建設“強富美高”新江蘇、推動高質量發展走在前列,對今天的江蘇而言是新時代的“再出發”。我們要牢記習近平總書記的諄諄囑托和殷切期望,接續奮鬥、繼往開來,在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基礎上,積極探索基本實現現代化新徵程,把總書記擘畫的“強富美高”新江蘇藍圖變成生動可感的現實。

  新理念:向污染亮劍、補民生短板,用區域協調的綠色GDP提升人民群眾幸福感

  冬去春來,太湖波光粼粼,一片清澈安靜的景象。

  時鐘撥回到12年前的初夏,太湖藍藻暴發,數十萬市民飲水告急。這個為長三角2000多萬人口供水的中國第三大淡水湖,突然生病,舉世震驚。經過10多年“鐵腕治污、科學治太”,太湖出現了令人欣喜的變化:流域水質持續改善,總體好于1997年以前的水平,實現了國務院提出的治太階段性目標。

  “生病”的不僅是太湖。江蘇以全國1.1%的國土創造了超過10%的經濟總量,單位土地主要污染物排放強度也遠超全國平均水平,空氣、水的情況更是不容樂觀。

  江蘇,這個誕生過中國第一個環保模范城,也遭遇過“太湖之痛”的經濟大省,如何應對生態環境的嚴峻挑戰?

  2016年底,一場名為“263”專項行動的生態環境治理攻堅戰打響。江蘇把補齊生態短板擺在更加突出位置,全力促進全省環境質量盡快明顯好轉。

  向“最痛處”亮劍,向“最難處”攻堅。2018年,江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全年壓減鋼鐵産能80萬噸、水泥産能210萬噸、平板玻璃660萬重量箱,關閉高耗能高污染及“散亂污”規上企業3600多家,關停低端落後化工企業1200多家。

  如今,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不再是“挂在墻上的口號”,而是幹部認同、發展遵循、群眾可感的生動實踐。

  “以前那叫一個臟,到處是煤灰,上午穿白襯衣,中午就成了灰襯衣,晚上就是黑襯衣了。”徐州市賈汪區青山泉鎮馬莊村村民夏桂美説,經過多年綜合治理,空氣清新了,水也幹凈了。由潘安塌陷區轉變而來的潘安湖濕地總面積達10平方公裏,水質達到三類水標準,湖光秀麗,遊客紛至。

  一花獨放不是春,百花齊放春滿園。一部江蘇改革開放40年的歷史,也是蘇南帶動蘇北加快發展的歷史。

  道路成網,小區成片,高標準廠房一眼望不到頭……地處蘇北腹地的蘇州宿遷工業園區,一派生氣勃勃的景象。“蘇州不僅給我們輸送大項目,還帶來了園區管理的寶貴經驗。”園區黨工委書記馮建林説,園區以佔宿遷0.16%的土地,創造了全市近4%的GDP和財政收入。

  目前,江蘇南北共建園區已達47家,累計入園企業超2000家,項目注冊金額近2200億元,帶動就業人口62萬人,主要經濟指標保持15%以上的年增長率。

  振興蘇北一直是江蘇省決策者思考的問題。黨的十九大後,江蘇舉全省之力支持蘇北發展,把蘇北放到“一帶一路”建設的大背景下,按照“四化”同步的要求,推動區域發展布局、基礎設施布局、産業體係布局、城鄉建設布局進行重構,各方面工作正在破題。

  在今年初的省兩會上,江蘇宣布,將啟動實施蘇北620個村改造任務,同步配建公共服務設施,三年改善30萬戶農民群眾住房條件;加快推進連淮揚鎮鐵路、鹽通高鐵、連徐高鐵、徐宿淮鹽鐵路建設等。2018年,省財政安排支持蘇北發展的各類專項資金總計達238億元。

  在政府“有形之手”和市場“無形之手”共同推動下,蘇北發展內生動力不斷增強,主要經濟指標增速連續10多年高于全省、全國平均水平,蘇北五市徐州、鹽城、淮安、宿遷、連雲港的地區生産總值排名,均進入全國城市百強。

  綠色發展、南北協調,根本目的是讓人民群眾有更多獲得感。而要做到這一點,還需讓更多改革成果與老百姓分享。

  66歲的江陰新橋鎮農民貢美娣,和丈夫每月靠著居民養老保險的幾百元生活。2018年4月份,她突發腦溢血住院治療,花費了19萬多元。在以前,這個家早已不堪重負,如今,農保報銷了13萬多元,村裏的醫療互助會還給她補助了3萬多元,“過去小病拖,大病扛,現在有了保障,看病再也沒有那麼多顧慮了。”

  貧困線從4000元提升到6000元,農村低保最低標準提高到每人每月430元;出臺“富民33條”係列舉措,努力讓老百姓“錢袋子”鼓起來;建成城鎮社區15分鐘醫療、文化、健身、養老等服務圈,讓城鄉居民享受均等化基本公共服務;開展教育領域突出問題專項治理,重點解決校外培訓亂象等難題……

  近年來,從托高底線到創業富民,從提升公共服務水平到破解看病、上學、養老等焦點問題,江蘇的“民生紅包”越來越大,人民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實、更有保障、更可持續。

  “江蘇自覺踐行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理念,按照‘堅守底線、突出重點、完善制度、引導預期’要求,切實在民生熱點痛點難點上精準施策,在關鍵要害處靶向發力,讓民生更好地順應民心,努力交出一份人民滿意的民生答卷。”江蘇省省長吳政隆説。

  新動力:科教優勢重啟創新引擎,改革紅利激發市場活力

  兩年前,一篇題為《醒醒吧,南京!你為什麼留不住優秀的年輕人》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熱傳。盡管部分數據不實,卻引起南京市決策者的高度重視,“南京怎麼留住人才?制約人才留在南京的因素是什麼?”

  南京科教資源豐富,然而,面對全球新一輪創新經濟浪潮,這個“優等生”卻面臨諸多新挑戰:地處長三角世界城市群,經濟的開放度、活躍度還不夠高;企業申請專利佔比只有50%左右,遠低于深圳的90%,更缺少像騰訊、華為這樣的領軍型企業……

  和南京一樣,江蘇這個高校數量和在校大學生數量均居全國首位的科教大省也面臨類似的困惑:如何把豐富的科教資源激活起來、把實驗室沉淀的科技成果轉化出來、把世界高端創新要素集聚過來?

  把這些問號拉直,首先要破解“科技成果轉化”這個難題。

  “政府有政策,但不是技術實施者;企業有技術需求,但找不到供應方;科研院所有技術,但對市場需求不掌握。”江蘇省産業技術研究院院長劉慶説,産研院聚焦企業願意“買單”的技術需求,採取項目經理制等創新舉措,形成了係統科學有效的科技成果轉化體係,極大地調動了各方積極性。目前,産研院年均轉化科技成果1000項,年均衍生、孵化科技型企業100家。

  為破解科研與産業“兩張皮”,打通科技創新“最後一公裏”,江蘇近年來在全國率先組織開展“科技鎮長團”“科技副總”“産業教授”選派工作,帶動8萬多名專家教授常年活躍在創新一線,將更多創新資源導流到企業。

  點燃創新引擎,政府“搭臺子”,企業“唱主角”。

  書寫橋梁界多項“世界之最”的港珠澳大橋,由一家江蘇民企“吊起”。從生産漁船麻繩的小作坊成長為國之重器的共同建造者,江蘇法爾勝的創新之路堪稱傳奇。

  “成功源于對新技術的孜孜以求。”法爾勝纜索公司副總工程師周祝兵説,企業將“創新強企”作為核心發展戰略,從生産漁船麻繩起家,經過半個世紀發展,實現了從麻繩到鋼繩再到光繩“三級跳”,成長為全球行業領軍者。

  專注實體經濟,瞄準行業標桿,矢志創新轉型。安靠智電、瑞聲科技、亨通集團……在江蘇,一批“有追求”的小作坊、小工廠成長為“單打冠軍”“小巨人”。

  創新之路崎嶇,江蘇奮力前行。2018年,江蘇新認定國家高新技術企業超過8000家。大中型工業企業和規模以上高新技術企業研發機構建有率保持在90%左右,國家級企業研發機構達到145家,位居全國前列。

  創新之火燎原,需借營商環境“東風”。幾年來,江蘇大力開展“放管服”改革,“3550”目標基本實現:即3個工作日內開辦企業、5個工作日內獲得不動産登記、50個工作日內取得工業建設項目施工許可證,大大激發市場主體活力。

  南京武恒競體育文化有限公司江寧分公司打算開辦一家遊泳館,從交材料到拿證只花了3天。“按照以往流程,需要持營業執照先到衛生部門辦理衛生許可證,再到體育部門辦理高危險性體育項目許可證,最長要33個工作日。”企業負責人陳丙洋説。

  審批時間大幅縮短背後是審批改革的機制保障,“不見面審批”已成為江蘇優化營商環境的“金字招牌”。目前,全省90%以上的審批服務事項能夠在網上辦理,極大的提升了經濟發展“軟實力”。

  不僅是“放管服”改革,江蘇肩負“為全國發展探路”使命,近年來開展了一係列探索性、創新性和引領性的改革。

  作為全省首個縣級“集成改革”試點,兩年來,江陰的改革涉及38個分領域、153個方面、356個事項,進一步為全市5萬多家企業解除束縛,釋放活力。

  改革紅利為經濟發展提供不竭動力。2018年,江蘇累計市場主體總數達922萬戶,成為全國第二個市場主體突破900萬戶的省份。目前,全省平均每千人擁有市場主體115戶,平均每千人擁有企業40戶。

  “加快培育壯大發展新動能,要緊緊圍繞推動科技與經濟結合、科技向經濟轉化、關鍵核心技術突破,加快構建以企業為主體的技術創新體係,強化創新對發展的引領作用,推動江蘇加快由科技大省向科技強省邁進。”江蘇省省長吳政隆説。

  新視野:機遇交匯、戰略疊加,奮力在全國率先建成開放強省

  除夕夜,熱氣騰騰的無錫家鄉菜,讓堅守在柬埔寨西港特區各個崗位的紅豆集團員工倍感親切。今年春節,令工程部常務副經理蔣君欣喜的是,妻子和10歲的兒子從無錫飛到柬埔寨,陪他過年。“這是我在柬埔寨過的第八個春節。雖然依然沒能回國過年,但一家人能夠團聚,有家的地方就是年。”

  在“一帶一路”框架指引下,一批江蘇企業走出國門。紅豆集團聯合中柬企業在柬埔寨西哈努克省打造了佔地面積11.13平方公裏的西港特區,目前已引入企業130家,為當地居民提供了2.2萬個就業崗位,被當地人稱為“金飯碗”。

  見證這一“中國奇跡”的柬埔寨西哈努克省省長潤明説,園區曾經荒無人煙,現在這裏不僅是西哈努克省經濟發展的重要樞紐,也是江蘇省和西哈努克省密切發展的友好紐帶,“我們的驕傲!”

  以高質量推進“一帶一路”交匯點建設為總攬,在世界和全國大格局中審視謀劃江蘇的發展,放大向東開放優勢,做好向西開放文章,拓展對內對外開放新空間,這是新時代江蘇對外開放的自覺。

  中江國際集團聯合蘇州工業園區、江寧經開區、海門經開區、揚州經開區等共建中阿(阿聯酋)産能合作示范園。目前,已有16個項目入園,計劃總投資64億元,入園企業九成以上來自江蘇。

  截至2018年底,江蘇企業赴“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投資項目已有1701個,約佔全省的25%,中方協議額達162.6億美元,約佔全省的23%;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實現外貿進出口全覆蓋,去年貿易額約佔全省的22.2%。

  連雲港是“一帶一路”戰略支點。2018年,連雲港海鐵聯運量突破30萬標箱,海河聯運量超過1000萬噸。

  新年“第一會”,江蘇聚焦對外開放。1月3日,江蘇舉行全省對外開放大會,出臺一係列新舉措,進一步擴大開放領域,大力推進“一帶一路”交匯點建設,著力增創外貿競爭新優勢,加快培育開放發展新動能,推動開放型經濟高質量發展。

  作為外貿大省、制造大省,“賣全球”也是江蘇經濟一大特色。自2000年以來,江蘇外貿一直位居全國第二。去年,江蘇完成進出口總額4.38萬億元,比上年增長9.5%。

  兩岸産業合作試驗區、蘇州工業園區、南京江北新區……江蘇陸續打造了一批各具特色的開放“試驗田”,搭建開放新平臺。

  蘇州工業園區在借鑒新加坡發展模式中不斷創新突破,基本實現“2333”行政審批速度,即開辦企業2個工作日、不動産登記3個工作日、工業建設項目施工許可33個工作日。對標世界銀行營商環境評價指標,如此效率在全球也位居前列。去年底,商務部公布了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綜合發展水平考核評價結果,蘇州工業園區繼續位列綜合排名第一位,全國三連冠。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曾高度評價:“今天的蘇州工業園區已經青出于藍勝于藍了。”

  “我能感受到,蘇州乃至整個中國,未來開放的力度會越來越大。”美國人查理·巴克2009年來到蘇州後,就被這裏的獨特文化和活躍氛圍吸引。如今,他在當地一家醫藥企業工作,打算長期在此發展。

  由“引進來”為主轉向“引進來”與“走出去”並重,由外資、外貿、外經“三外齊上”拓展到包括外智、服務外包的“五外齊上”;利用外資從發展勞動密集型、出口導向型産業轉向戰略性新興産業,開發園區從産業集聚轉向功能創新……江蘇的對外開放之路越走越寬。

  40年波瀾壯闊的開放歷程,不僅成就了江蘇開放型經濟的偉大跨越,也為江蘇高質量發展打開了新的格局和視野。

  ——江蘇準確把握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的戰略定位,揚實體經濟之長,補交通體係之短,加快推進基礎設施一體化、政策擴散一體化、區域市場一體化、社會治理一體化、公共服務一體化,努力在推動長三角地區更高質量一體化發展中走在前列。

  ——坐擁400多公裏長江岸線的江蘇,全力修復長江生態環境,著力建設沿江綠色生態廊道,共同打造有機融合的綠色高效經濟體,唱好新時代的長江之歌。

  從長三角區域一體化,到長江經濟帶,再到“一帶一路”,處在諸多機遇交匯疊加的江蘇,對標國際先進水平,以全方位、高水平對外開放,全面提升開放競爭力,為全國乃至全球經濟增長注入新的“江蘇動力”。

  新姿態:奮鬥擔當主動作為,打響新時代“新淮海戰役”

  一年之計在于春。

  節後上班首日,江陰市委書記陳金虎深入企業一線,聽心聲,解難題。能當場解決的當場解決,需要討論的帶回去再給答復。“政府要當好服務員,為企業加快發展、項目快速推進創造良好的環境。”

  同一天。南京市溧水區委書記謝元上午領回全市考核第一等次的獎牌,下午就在全區大會上連發四問:“我們有沒有邁向一流的底氣?”“有沒有邁向一流的機遇?”“有沒有邁向一流的目標舉措?”“有沒有邁向一流的作風?”……

  春節剛過,聚焦高質量發展,狠抓作風建設,江蘇各地洋溢著昂揚向上、幹事創業的精氣神。

  昆山精神、華西精神、“四千四萬”精神、張家港精神、“開山島”精神……新中國成立70年來,一代代奮鬥者的價值追求,構成了江蘇人低調內斂、奮鬥實幹的精神大廈。

  從一個典型的農業小縣,到連續14年高居全國百強縣之首,“昆山之路”成功的秘訣是什麼?“‘昆山之路’是我們不等不靠不要,唯實揚長奮鬥出來的。”昆山市委書記杜小剛説,上世紀八十年代,開發區3名招商人員拖著5大箱子方便面和榨菜“跑上海”,睡澡堂、打地鋪,終于引進了上海金星電視機等企業,打破工業“一無所有”的困境。

  遠近聞名的“天下第一村”華西村,幾十年前也是出了名的窮村。老支書吳仁寶銳意改革,大力發展集體經濟,如今,村集體資産超過500億元,村民人均年收入超9萬元。“華西是吃‘改革飯’長大的,改革絕不會止步。”華西村黨委書記吳協恩説。

  時光荏苒,精神傳承。當年的“四千四萬”精神,在新時代被賦予了新內涵:積極適應時代的“千變萬化”,主動經受創新的“千錘萬煉”,在發展的前沿展現“千姿萬態”,在新的徵程上奔騰“千軍萬馬”。

  改革開放之初,下海浪潮洶涌。蘇寧集團董事長張近東從國企辭職創業,用所有積蓄7萬元租了一間不到200平方米的門面房賣空調。篳路藍縷,幾多艱辛。“遇到旺季時,忙到三天三夜不睡覺都是常有的事情。”張近東説,2019年開年,蘇寧易購正式收購萬達下屬的全部37家百貨門店,加快布局全場景零售,不斷升級對消費者的服務,“服務是蘇寧的唯一産品,消費者滿意是蘇寧服務的終極目標。”

  新徵程需要新姿態。為激勵幹部勇于擔當,敢于作為,2018年6月,江蘇印發黨政幹部鼓勵激勵、容錯糾錯、能上能下三個文件。目前,“三項機制”在各地的幹部選任管理中充分實踐,“指揮棒”效應開始顯現。

  思想上率先破冰,行動上才能突圍。解放思想是江蘇改革開放40年“活的靈魂”。1977年,南京大學哲學係教師胡福明在妻子病榻之側寫下了《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在全國掀起關于真理標準的大討論。40年後,立足新的時代方位,江蘇賦予了解放思想新的內涵。在新一輪解放思想大討論中,對標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圍繞破除長期發展中形成的與新思想不符合的思維定勢和路徑依賴,著力解決“身子進入新時代、思想停在過去時”的問題,凝聚奮進高質量發展新徵程的磅薄偉力。

  “奮鬥新時代,當好追夢人。”婁勤儉説,江蘇將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對江蘇工作的指示要求和中央各項決策部署,堅持穩中求進,堅持底線思維,堅持創新驅動,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低調務實不張揚,擼起袖子加油幹,以高質量發展走在前列的新業績,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

  新年伊始,淮海戰役烈士紀念塔塔前廣場莊嚴肅穆,江蘇各界代表隆重紀念這場“60萬戰勝80萬”的戰爭奇跡,弘揚“老百姓用小推車推出來的”偉大精神。

  打響新時代“新淮海戰役”,江蘇千千萬萬“小推車”嶄新出發。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江蘇發力“強富美高” 推動高質量發展走在前列-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551124167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