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梅溪湖36子”《聲入人心》,我的音樂必將獨木成林
2019-02-27 08:09:37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我是站在追光之外的追光者,他們説不夠流行就不夠資格,他們説高雅冬眠你休想叫醒……用偏見來裁剪聲和光,然後縫合成一個巨大的我。只要我的歌唱心無旁騖,我的音樂必將獨木成林。”

  主打美聲演唱的《聲入人心》火了,豆瓣評分高達9.2分。

  一群音樂專業素養高、演唱音域廣、身材顏值好的年輕男生,竟成功推動小眾藝術“出圈”。因為他們的歌唱,大量藝考生開始對音樂劇專業感興趣,大量粉絲一分鐘搶光票衝進“曲高和寡”的劇院。

  《聲入人心》這檔原創新形態聲樂演唱節目,蟄伏期長,厚積薄發。從普通的音樂專業學生到整個行業的資深前輩,似乎都將它的出現與火爆看作一個裏程碑。

  原來高雅藝術並未冬眠,原來美聲男孩的音樂夢也能獨木成林。

  傳承是該領域的獨特氣質

  《聲入人心》總導演任洋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他剛進湖南衛視時,臺裏那會兒主要在做“超女”“快男”等素人選秀綜藝。而之後任洋特別希望能做出一檔素人主題的專業音樂節目。

  “我們做調研時,發現素人音樂節目基本都是流行音樂題材,且重復得很嚴重,這時候該如何突破?”任洋表示,策劃初期他們嘗試聚焦過戲曲、民歌等方向,但隨著調研深入,發覺美聲的空間更大,主要原因之一為“反差感更強烈”。

  “過去大家認為美聲高雅,也認為美聲歌者通常都是年齡大,形象不那麼好的人。”任洋指出,年輕的美聲演唱從業者,容易給觀眾帶來意外而強烈的反差感。

  《聲入人心》節目中的3位出品人廖昌永、劉憲華、尚雯婕在100天內,對36位演唱成員進行分組打磨、陪伴成長。演唱成員對聲樂作品的演繹,既有釋放個性的獨唱,亦有二重唱、三重唱、四重唱等多樣形式。

  《聲入人心》聯合制作人邢麗琴説,他們秉持要做一檔純粹音樂節目的初衷,絕不為了綜藝噱頭去找非專業的人來唱歌。他們發現,在美聲領域表現出色的年輕人“一般不是自學成才,需要學院派打磨訓練”。因此,節目組奔赴知名音樂學府、高校聲樂專業物色人選,請老師推薦學生。

  或許就是嗅不到選秀、造星的偶像PK氣味兒,大家在網絡上談論時,習慣把這36個年輕大男生看成一個團體。由于節目在長沙梅溪湖國際文化藝術中心錄制,且梅溪湖的鏡頭時常于熒屏上閃現,于是網友自發給這群男生起了組合名“梅溪湖36子”。

  在“梅溪湖36子”中,“師門”“同門”組合,是頗有意思的亮點,例如37歲的余迪和26歲的翟李朔天,是上海戲劇學院的師生;阿雲嘎和鄭雲龍,則是北京舞蹈學院2009級音樂劇專業的同學、室友。

  “傳承,是該領域區別于流行音樂的獨特氣質。”據邢麗琴的觀察,“梅溪湖36子”之間情感真摯,沒有勾心鬥角,私下相處特別有禮貌。“他們一直接受正統的聲樂訓練,師承關係很明顯。尊師重道的思想,從他們踏入行業門檻開始就貫穿至今。而且重唱這種表演形式需要歌者之間的配合和包容,所以我們會看到節目中年長的哥哥一字一句幫弟弟們矯發音調音準;首席為了實現成員的公演舞臺夢,選擇他作為重唱的搭檔。”

  從劇場live切換為電視綜藝

  《聲入人心》人氣暴漲,粉絲都若“老母親”一般感嘆“孩子們終于火了”,或在音樂App的選手歌曲評論區呼吁:“求求大家都來看看音樂劇,看音樂劇一定不會後悔的!”

  北京師范大學95後粉絲蕭宇説,以前對音樂劇歌劇不了解,覺得美聲難聽;但現在會覺得美聲真好聽,“走入大眾主流審美,走入我的審美”。

  《聲入人心》演唱成員、畢業于中央音樂學院美聲專業的鞠紅川坦言,他們這群年輕人,位置不在一線、二線,收入上有困難,想把想法實現也是有困難的。“你想要做你想做的東西,就要做更多不想做的東西。我們想通過這麼多年學美聲的經歷,把對中國藝術歌曲的理解融入進音樂裏,讓更多觀眾喜歡”。

  鞠紅川由于閒不住,協助節目專業老師做一些編和聲的幕後工作,因此被粉絲稱為“梅溪湖35人背後的男人”。

  “時間比較短,老師們忙不過來,我和好友李琦一起協助人聲指導黃韻玲老師,做歌曲人聲重唱設計。不過我們在設計時發現問題:讓獨唱演員唱合唱,他是不自在的,不由自主地就跑音;而合唱演員在獨唱的時候,舞臺表演就不如獨唱演員。”

  出身標準“學院派”的男生,從劇院舞臺的live切換到電視綜藝的錄制空間,他們需要適應和摸索。

  鄭雲龍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他在音樂劇舞臺上要用兩個小時去演明白一個角色、唱所有的歌;需要舞美、燈光,包括其他演員的配合,才能詮釋好一個角色。“而在《聲入人心》中只有一首兩分鐘的歌,我用我的改編技能和別人的配合去把這首歌唱明白”。

  來自內蒙古鄂爾多斯市的阿雲嘎,用《希拉草原》圓了在舞臺上唱蒙語的夢。和劇院的演出不同,沒有音樂劇的情境,阿雲嘎演繹這首歌時只身一人,只用一把馬頭琴伴奏,用腳打著節拍,把故事和情緒“拍”進觀眾心裏。

  從阿雲嘎隱忍的演唱裏,觀眾倣佛看到遠方將士無望返鄉,在草原上望著月色,想起自己的愛人和家人,用自己的鮮血在白衫上寫下了家書。

  與其説《聲入人心》為美聲男孩提供展示平臺,不如説節目頗像一艘全新設計搭建、從無到有的航船。除了演唱,每個美聲男孩不由自主出謀劃策,貢獻閃耀自己閱歷光彩的創意和力量。

  美聲亦能很潮很流行

  《聲入人心》已收官,熱度未褪。在《歌手》的亮相,又擴大了這群美聲男孩的魅力輻射圈。

  回首來時路,任洋説當初最大的顧慮是觀眾對美聲題材的理解和適應難度,“這幾年很多晚會都看不到美聲演唱者的身影了”。

  但很快任洋找到了突破點:美聲可以和流行結合,可以用重唱等多元形式。只要是好聽悅耳的音樂,如今的觀眾都會愛上。而美聲原來受到的“冷遇”,還是歸咎于傳播方式的局限、展示平臺的缺乏。“原本大眾對美聲理解較單一,美聲其實很豐富,能古典,亦能搖滾,很潮很流行”。

  “我們想做‘融合音樂’,畢竟若太專業,觀眾會有接受障礙。”邢麗琴特別提到了出品人廖昌永。節目組策劃時選中他,一方面其極高的專業性和知名度毋庸置疑;另一方面,廖昌永10多年前就做過古典音樂和流行音樂融合的嘗試,比如專輯《情緣》《情釋》。

  邢麗琴説,廖昌永是“欣然接受”的。“廖老師説可以預見,專業圈會有很多聲音,但是我們不要怕,堅持初心,業內不同聲音會越來越少。這個原創節目,我們在錄制過程中不斷修正”。

  關于如何做好“融合”,演唱成員自身的感悟最深。

  鞠紅川認為,首先要和音樂團隊充分溝通,演唱者要具備深厚的音樂基礎,以及對音樂的理解能力,才能消化種種想法,轉化為現實。

  “比如在常聽的歌曲裏融入美聲。像蔡程昱的高音非常‘華麗’,把他的聲音和流行音樂結合起來,就會給大家不一樣的感受;還有鄭雲龍和阿雲嘎音樂劇的表現方式;我自己可以把擅長的流行音樂和美聲結合起來。”鞠紅川説,像《鹿 be free》《never enough》,觀眾聽了都覺得震撼和感動,説明能接受這種改編。

  《聲入人心》演唱成員高天鶴感慨,這門藝術其實是多元化的,“它可以和搖滾結合,有R&B曲風,用美聲唱流行等不一樣的表達形式”。

  “在舞臺上的每一分鐘我覺得都很珍貴,不能浪費每一次機會。我使盡渾身解數,説是我的獨門絕技也好,多年來訓練出來的技能也罷,我僅僅是想給觀眾展示美聲。”(記者 沈傑群 實習生 陸宇)

+1
【糾錯】 責任編輯: 黃浩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國際媒體關注朝美領導人第二次會晤
國際媒體關注朝美領導人第二次會晤
探訪新西蘭泰厄羅阿角信天翁之家
探訪新西蘭泰厄羅阿角信天翁之家
A股成交破萬億元 四大股指漲幅均逾5%
A股成交破萬億元 四大股指漲幅均逾5%
華為推出首款5G折疊屏手機Mate X
華為推出首款5G折疊屏手機Mate X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21151124167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