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助貧困生上學 讓捐助人放心——“倔強”老人文非的25年募捐路
2019-02-26 14:03:2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長沙2月26日電 題:助貧困生上學 讓捐助人放心——“倔強”老人文非的25年募捐路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陳夢婕 高文成

  文紹傑永遠記得父親文非出殯的那天,雨雪交加、寒冷刺骨。看著滿院子自發來給父親送行的人,文紹傑感覺一股暖流涌上心頭。此刻,他才完全理解了父親的“倔強”:25年如一日地募集資金,資助貧困學生。

  如今,接受資助的431名貧困學生中,已有216人大學畢業,不少人正在資助他人。愛心人士姚蘭華和她的團隊還成立了文非基金會,接續著老人的事業。斯人已逝,精神長存,這份大愛仍在延續。

  從25元到220萬元:文非堅持“化緣”25年

  1990年,文非從學校退休了。本該享福的年紀,文非卻有著重重心事:白雲鎮有太多孩子讀不起書。

  白雲鎮位于湖南省常德市石門縣,地處武陵山片區。20世紀90年代初,石門縣經濟不發達,失學兒童多。文非的同事周翔還清楚地記得當時一個班入學時有60多人,最終畢業的只有30幾人。

  沒錢怎麼辦?找人捐。1993年,文非動員20多名教師成立了石門縣白雲鄉扶貧助學基金會,由他擔任會長一職。就這樣,文非的“化緣”之路開始了。

  “周圍的人笑話他,當教書的沒出名,結果退休當‘叫花子’出了名。”周翔回憶:“一開始,募捐之路困難重重。”

  “我可以不吃飯不喝水,但這錢是救學生的,你多少給點才能打發我走!”文非找到幾個老同事“耍賴”要錢,最終募得第一筆助學款——25元。

  他奔波了3天,收獲25元。雖然不多,但總算沒有空手而歸,這讓文非更加堅定了信念,“一定能弄到錢,一定要救孩子。”

  為了得到捐款人的信任,基金會接受的每筆捐款都會開兩份票據,一份給基金會,一份給領款學生或家長,並簽上學生、家長和班主任三個人的名字,以確保款項不被挪用。慢慢地,村裏人開始10元、20元地捐,幾年後已累計數萬元捐款,募捐的范圍也從白雲鄉逐步擴大。

  到2018年,基金會共募得220多萬元,先後資助400多名學生,其中200多人大學畢業,3人讀研,多人考取了重點大學。

  眼看學生成才了,文非卻走了。2019年2月12日,文非因病去世,享年89歲。

  家人不理解 但要讓捐助人放心

  20多年來,文非四處奔波,無暇照顧家庭,甚至“冷落”了家人。

  10多年前,文紹傑的一雙兒女先後考入大學。臨近大學開學,文紹傑的兒子提出需要一臺4000元的筆記本電腦,這讓務農的文紹傑犯了難,他想起之前有貧困學生從文非的基金會貸款上學的先例,于是他找到了父親。

  “孫子孫女讀書要花一萬六千元,孫子現在需要電腦,我找您貸款周轉一下,我還利息。”文紹傑對父親説。

  “你自己想辦法。”文紹傑怎麼也沒想到,父親只撂下一句話。

  “當時又埋怨又生氣。”無奈,文紹傑只好帶著妻子和兒子上竹園砍竹子,花了5天時間湊齊了買電腦的錢。

  文紹傑知道父親怕別人不信任他。“直到他離開人世,我才慢慢懂了他做這些事的意義。”

  為確認受資助對象的真實情況,文非親自跑到學生家裏考察,還會向周圍鄰居了解情況。

  今年53歲的文書國就經常騎著摩托帶著文非穿梭在大山之間。“有一次我們下了摩托又爬了2個小時山路才到學生家裏。”文書國説,“正是有這樣堅定的精神,別人才願意相信他。”

  文非還把每一筆款項的用處寫明,編成《愛心簡報》寄給捐款人,並附上學生近況。到2017年,已匯編143期《愛心簡報》。

  2017年底,文非病重。他為基金會做的最後一件事是安排好2027年以前資金的使用情況,將60萬元善款移交給常德市教育局管理發放。

  從“文爺爺”到“文非基金會”:背後是一種精神和能量

  這位耄耋之年老人的愛心一直在傳遞。多年前曾受資助的學生一個個出人頭地,又回到家鄉資助他人,一大群愛心人士成為基金會的堅強後盾。

  曾受資助的龔華玉,近年來扶助了兩名貧困學生,其中一人考入廈門大學;在上海工作的白雲鎮籍大學生龔玉用,成為上海募捐點的發起人,不僅自己捐款近3萬元,還發動同事對口扶助,共引捐17萬多元;石門縣91歲的退休幹部文敬德將撿廢品的2萬元積蓄捐給基金會……

  文非把捐贈人的名字記在一個隨身攜帶的筆記本裏。現在,這個筆記本裏已記載了近3000個愛心人士的名字。

  文非的追悼會上,200多人自發前來為他送行,愛心人士姚蘭華連夜驅車帶著自己資助的學生謝馨怡來到現場。

  “每次見到文爺爺,他都教導我們要學會感恩。”13歲的謝馨怡哽咽著説,“我一直覺得文爺爺會長壽,因為他是個好人。”

  2018年底,姚蘭華和她的團隊成立了文非基金會,繼承文非的事業,資助獎勵貧困學生。

  除了出資助學,姚蘭華每年還帶十多個孩子去北京參觀學習。“有的孩子學習好,但他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讀書。”姚蘭華認為,這些孩子不僅需要錢,還需要陪伴和管教,更需要開闊眼界。

  姚蘭華最後一次見到文非還在和他商量基金會的事,“基金會的名字我想就叫芷蘭香,很好聽……”文非還沒説完,姚蘭華搶著説:“我們不是為了要一個好聽的名字,我們要的是‘文非’這兩個字所賦予的精神和能量。”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A股成交破萬億元 四大股指漲幅均逾5%
A股成交破萬億元 四大股指漲幅均逾5%
華為推出首款5G折疊屏手機Mate X
華為推出首款5G折疊屏手機Mate X
四川省川劇院將攜《白蛇傳》等經典劇目來臺獻藝
四川省川劇院將攜《白蛇傳》等經典劇目來臺獻藝
春回大地農事忙
春回大地農事忙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4164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