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錯誤定位”讓創業大學生誤入歧途
2019-02-26 07:27:00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警笛聲拉響,坐在警車上的周林(化名)才緩過神來,他意識到“確實犯錯了”。這一天是2018年6月12日,他剛在山東聊城一家網絡公司找到工作。

  2017年,剛大學畢業的周林在朋友邀請下,給一家網絡公司寫代碼,為微信、快手等23款手機軟件加入了虛擬定位功能。這些“新”軟件從當年年底開始銷售,短短半年時間,銷售額近110萬元。

  “當時根本不知道修改軟件程序是違法行為。”周林懊悔不已。日前,周林等21人以營利為目的,提供專門用于侵入、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係統的程序、工具,情節特別嚴重,被江蘇張家港市人民檢察院以提供專門用于侵入、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係統的程序、工具,向法院提起訴訟。

  福建中證司法鑒定中心出具的鑒定書顯示,通過“新軟件”能夠對原程序實施未授權的增加、修改的操作,實施程序實現其功能,對程序的正常操作流程形成幹擾,屬于破壞性程序。

  得知做“App虛擬定位”賺錢,他們破解了考勤軟件

  26歲的李軍(化名)出生在浙江磐安農村,這名從大山裏走出來的年輕人“一直夢想著掙大錢”。大學畢業後,他創辦了一家網絡科技公司,成為同學們羨慕的“創業典型”。

  和李軍一樣,他的大學同學張東(化名)也創辦了一家網絡公司,主營微商引流和微商産品銷售。在張東的邀請下,周林加入了公司,每月5000元,“當時剛畢業沒找到工作,只是當作一份兼職,主要做一些微信小程序和公司簡介。”

  2017年8月,兩家公司合並成為一家網絡公司。公司主營的“微信引流”很快沒有市場,李軍得知做“App虛擬定位”賺錢,于是讓周林著手制作蘋果係統手機軟件的“虛擬定位”功能。

  讀大學時,周林就被稱為“電腦通”,學什麼都很快。他下載了騰訊官方企業微信程序包,搜索網上資料,自學了係統手機App開發教程。通過一番“搗騰”,他很快在微信源程序後進行編程,加入虛擬定位代碼。

  “這個原理其實很簡單,兩天工夫就做完了。”周林説,正常使用官方軟件,定位時會調用係統真實地址位置。加入修改位置代碼後,“新微信”能夠改變原來軟件的經緯度信息,實現“虛擬定位”。

  “新微信”獲得成功,周林繼續嘗試其他iOS係統手機軟件,並將這些軟件打包,命名為“時光機”。軟件主要囊括三大類:一是直播類,包含快手、抖音等;二是社交類,包含QQ、微信等;三是打卡類,包含企業微信等。

  李軍在接受警方調查時介紹,通過修改這些軟件定位功能,視頻軟件類客戶可以增加好友吸粉,社交軟件類可以隨意定位曬朋友圈,考勤軟件類客戶可以改定位打卡。

  與蘋果係統、安卓係統原理不一樣,周林破解了一款名為“大牛助手”的收費手機軟件,去除了軟件本身的激活機制,重命名為“王者定位”。

  半年非法銷售2646個“虛擬定位”軟件

  轉眼到年底,經過多次試用的軟件性能非常穩定,李軍將軟件包上傳至一個知名網盤平臺,與張東各自組成銷售團隊。

  25歲的大專畢業生何強(化名),畢業後待業在家,在網上看到招工廣告心動不已,立馬打電話應聘。面試通過後,李軍當場進行培訓,“整個過程兩三個小時,主要介紹公司軟件種類、功能,以及銷售套路。”

  為了提高銷售的工作熱情,李軍專門制定了一個“工資、提成加獎金”的薪資方案,每個月基本工資3000元,每天業績在500元到999元的提成4%,業績每上升500元,提成增加1%,最高為12%。此外,還設有每周獎金,業績第一名獎勵100元,第二名50元,第三名25元,最後一名倒扣25元。

  一開始,何強的工作就是負責淘寶店客服。不到1個月,淘寶店就被查封了。無奈之下,何強和其他銷售開始“轉型”尋找出路。

  “時光機隨時打卡定位。”何強專門琢磨了廣告詞,附上軟件介紹和微信號,發布在貼吧、知乎、微博等“大流量的平臺”,用來吸引顧客。

  廣告詞確實打動了一些人,施國強(化名)就是其中一個。作為公司銷售,他經常出差,公司用紛享銷客App考勤打卡,這讓他很煩心,每次只能厚著臉皮請同事幫忙打卡。

  當他聽同事説紛享銷客App有了破解版,他立刻在百度上搜索,就找到了何強發布的廣告鏈接。添加微信後,按著何強的指示,先刪去原來軟件,在設備管理器中“添加信任”,安裝了“新”的紛享銷客App。

  盡管只有15分鐘的試用,施國強發現新軟件與官方軟件在圖標、功能上都相同,“多了一個‘修改定位’功能,我試了一下在家就可以打卡”。

  于是,他微信轉賬了398元,購買了永久激活碼。他成為何強的第一個客戶。

  “這些軟件很受歡迎,我最多一天賣了10多個,每天都有30人左右加微信咨詢,一個月賺五六千不成問題。”何強説。

  警方的調查信息顯示,從2017年年底到到2018年6月,李軍銷售團隊共銷售2646個“虛擬定位”軟件,銷售額近59萬元。張東銷售軟件2018個,銷售額超過50多萬元。

  “賣軟件賺些錢,從未想過會違法”

  嘗到了“虛擬定位”軟件銷售的好處,李軍很快把表侄李斌(化名)也拉到公司做銷售。

  當時17歲的李斌剛高中畢業,但腦子很活絡,上手也快,上班第一個月就賣出100多個軟件,很快成為“銷售總管助理”,成為團隊“主心骨”。平時工作中,很多蘋果端軟件包需要銷售遠程操縱幫助顧客下載,很多銷售都不掌握這個技術,都只能請李斌幫忙。

  直到被警方拘留,李斌共銷售“虛擬定位”軟件631個,銷售金額近15萬元。李斌接受警方調查時表示,和其他銷售一樣,他把賣軟件作為一份普通銷售工作,“通過賣軟件賺些錢,從未想過會違法。”

  被抓那一天,他和往常一樣,按部就班上班,“啥預兆都沒有,夢就突然醒了。”

  其實,周林對這份工作保持著遲疑態度。2018年3月,畢業一年的他在聊城找到一份“還算體面的工作”。盡管離開了公司,之前公司遇到的軟件技術問題,他還是會在網上交流,甚至還會參與軟件更新升級。讓他奇怪的是,2018年6月11日,“我發的微信他們都沒有回復。”

  當晚,失眠的周林安慰自己:“我只是做技術的,就算出事,我也不會有啥大問題。”

  第二天,他被蘇州警方抓獲。後來,他從律師那裏得知,自己涉嫌“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係統程序、工具罪”,可能會獲刑。“聽到這個消息,腦子一下就蒙了。”他嘆口氣説。

  案件承辦人張家港市人民檢察院檢察官楊揚琴表示,案件涉案人員大多是剛畢業的大學生,這些有技術、有激情的大學生,能夠憑自身能力創業立足本是好事,但由于缺乏法律意識,所採用的核心技術手段,擾亂了網絡公共秩序,觸犯了刑法。現在網絡上類似的違法行為有很多,辦案成本高,希望案件能産生警示作用,從源頭上減少類似案件發生。(記者 李超)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A股成交破萬億元 四大股指漲幅均逾5%
A股成交破萬億元 四大股指漲幅均逾5%
華為推出首款5G折疊屏手機Mate X
華為推出首款5G折疊屏手機Mate X
四川省川劇院將攜《白蛇傳》等經典劇目來臺獻藝
四川省川劇院將攜《白蛇傳》等經典劇目來臺獻藝
春回大地農事忙
春回大地農事忙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301124162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