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自拍成癮”是不是一種病?醫生:自測表不靠譜
2019-02-21 07:44:42 來源: 科技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自拍成癮”是不是一種病

  古希臘神話中,有位名叫納克索斯(Narcissus)的無敵美貌男神,在林中打獵時偶到湖邊看見自己的倒影,瞬間神魂顛倒,他日日流連湖邊、望著自己的影子,死後化作水邊的嬌艷水仙花。

  這可能是最早的“自拍成癮”症患者了。日前,利維坦公眾號發布一篇文章引發人們對自拍成癮的關注,《國際心理健康和成癮期刊》發表研究指出,過度自拍並把自拍傳到網上可能是一種精神障礙。研究者把這種障礙稱為“自拍成癮”。2月19日,廣東省中醫院心理睡眠科主任李艷對科技日報記者表示,評判“成癮”是有標準評價方法的,一些自測表並不靠譜,但如果一旦達到成癮的程度就要考慮採取措施“戒除”。

  是不是成癮?時間説了算

  當微信變成社交工具,朋友圈越來越多的變成了信息集散地,經常是一串兒的鏈接,變著法希望被點擊。以前愛自拍的朋友如今要麼轉了興趣,要麼轉而用“部分好友可見”或者據説“1億人開啟”的3天可見功能了,如今還在朋友圈狂發照片的那是“鐵粉”。

  這樣看來,愛自拍,是不是“癮”?時間成了最大的“海選”專家。當潮流轉向,大部分非“鐵粉”産生了漂移,用不著上手段,自然而然地“戒了癮”。

  那麼,那些在熱潮退去仍舊愛自拍、愛修圖、愛上傳的人是不是就真成癮了呢?

  有人甚至編寫了一份自測的“病情量表”,包含20個用于自我評估的陳述句,例如發自拍讓我成為同齡群體中重要的一員、自拍能立刻調節我的情緒等,通過自我評分獲得可參考的結果。有研究將自拍成癮分為三個階段:疑似,每天至少3次自拍但並不會把它們上傳到社交網絡上;急性,每天至少3次自拍並且每張都上傳社交網絡;慢性,控制不住自己無時不刻地想自拍,並且每天至少上傳社交網絡6次。

  這樣的“病情量表”不太專業。李艷認為,職業醫師會對上癮情況給出診斷,不同的成癮有不同的診斷方法。

  “希望得到認可,或者是自我欣賞的行為,一般情況下並不會成癮。”李艷説,而成癮很大程度上意味著為了某件事情,寧可放棄自己正常的工作生活,無法控制自己,無時無刻不想做這件事。而最近幾年以來出現的與高科技相關的心理疾病例如“無手機恐懼症”(手機不在身邊就害怕),“煩擾科技”(高科技每天帶來的經常性幹擾),還有“上網自我診斷症”(在網上搜索了病症之後感覺自己也病了)等,將其稱之為“癮”,都有點危言聳聽。

  畢竟,沒有幾個愛自拍的朋友,朋友圈似乎都不完整了呢。

  現代版“納克索斯”是少數

  網傳有位叫鮑曼的男子沉迷自拍,每天都會自拍照片上傳,並特別在意別人的評價,在某次拍照200張也挑不出1張完美照片時,惱怒地服下安眠藥,好在發現及時被緊急送醫,最後轉到精神科治療。

  為了自己美貌的完美呈現,無法正常工作、生活、學習,直至有了輕生的念頭。這簡直是現代版的“納克索斯”。那些缺乏自信、孤獨甚至抑鬱的人更容易誘發“成癮”,無論是否是自拍、網絡還是遊戲等。

  正如一位評論者所説:很難判斷手機過度使用導致自殺,還是自殺傾向的人更孤獨所以更多使用手機。

  與藥物成癮、毒品成癮相似,達到“成癮”級別的人對自拍有嚴重的依賴性,還有人在無法拍出美麗照片時不惜去做整形美容手術。

  “心理上,成癮者在不做某件事之後,會做不下去其他事情,老覺得有什麼事情沒做完。”李艷解釋,他們的心裏保持一種“渴求”的心態,難以紓解。

  真正成癮的人一旦停藥,會出現身體不適。李艷説:“有的人心慌氣短、有的人四肢酸脹、渾身酸痛。”此外,成癮者的控制力減弱,雖然知道不應該如此,也抑制不住自己的行為。“在無法從事這件事時,甚至會在腦海中不斷地描述這個畫面,想象自己在做這些事情。”

  李艷表示,判斷是否成癮,醫生在診斷時會從心理、身體、行為等多個角度進行評估。

  而如果一個自拍者真的成癮,它會具有成癮者類似的行為,一旦離開手機會出現身體不適,甚至出現精神抑鬱和功能障礙的戒斷症狀。

  “真正的戒斷反應是比較嚴重的。”李艷説,出現戒斷反應説明成癮。不同的成癮有著不同的戒斷反應,例如阿片類戒斷綜合徵:肌肉疼痛或抽筋、胃腸痙攣、惡心、嘔吐等。維生素B6依賴綜合徵:抽搐、腹瀉、戒斷反應、驚厥、末梢神經炎、舌炎等。

  戒斷反應一般伴隨著難以控制的行為,因此,當一個人不自拍、沒收到點讚,只是心情鬱悶、煩躁不安、不斷進食、反復刷屏的話,還構不成一個真正的“自拍成癮者”。

  依賴科技産品需適度

  用標簽來概括人類的復雜行為,會給人錯誤的心理暗示。將人們對現代科技的依賴看成是心理疾病,也遭到了很多的批評:本來沒什麼問題,卻被媒體和研究結果説成了大問題。

  神經或精神類疾病是有物質基礎的,例如阿爾茲海默症患者的神經細胞中會聚集β淀粉樣蛋白。現代科技如果令人成癮,那麼它背後的産生機制,仍需更大量的基礎研究來證實。

  但無論是否成癮,在不合適的地點或時間自拍確實造成了巨大的損失,有數據統計,從2011年開始,全球范圍內至少有超過250人在自拍時因為意外而死亡。

  有人因手持自拍桿遭雷擊身亡、有人因在鐵軌上自拍觸電身亡、有人因手持手槍自拍走火身亡……

  因此,仍需要適當的提醒人們增加控制力,適度自拍。納克索斯的故事使得他的名字在英文中被用來命名了“水仙花(narcissus)”,並加了“病症”的後綴派生出“自戀”(narcissism)。

  與人們最熟悉的“節後綜合徵”相似,遠離了假期人們會有困倦、心不在焉、精力不集中等較輕的症狀,甚至懼怕上班,但一旦重新專心致志地投入工作,一切都會發生好轉。

  而目前大多數迷戀自拍的人群,大部分在被叫停自拍之後,也僅僅是産生焦慮、心不在焉等症狀,而且懼怕自己遠離手機、懼怕得不到他人的認可,但是當出現更有吸引力、或者更緊迫更重要的事情後,將會轉移注意力到其他方向。

  “能夠被其他事物轉移注意力的狀態,並不算成癮。”李艷表示,因此,人們還是應該保持積極的生活態度,對健康向上的事物保持興趣,多做有益的事情,例如運動、學習,在不斷完成任務、克服困難的情況下,自然而然會贏得自信心,而不需要依靠向網上發布照片求點讚或評價來獲得。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探訪轉型期的“中國油畫第一村”
探訪轉型期的“中國油畫第一村”
工地上的元宵節
工地上的元宵節
雨水至 勞作忙
雨水至 勞作忙
火樹銀花迎元宵
火樹銀花迎元宵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61124142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