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傾聽基層心聲:一個鄉鎮九種人,沒有編制很傷人
2019-02-13 07:52:45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基層政府承擔著各項政策實施落地的重擔,工作任務繁重,但目前不少單位和鄉鎮人手緊張,需要在編制之外通過公益性崗位、人事代理、勞務派遣等方式招聘編外人員進行補充,甚至有些機構的工作人員大部分是編外人員。

  半月談記者近期調研發現,編外人員與有編制的人大都幹著同樣的工作,但工作中的境遇大不相同,工資待遇低、心理落差大、缺乏激勵機制等問題正困擾著編外人員。

  一個鎮有九種身份,大部分是編外

  見到今年40歲的張銘(化名)時,風塵仆仆的他剛從村裏趕回鎮上。

  張銘是東部某省一個鎮的管區主任,已在這個鎮工作了22個年頭。除了鎮上安排的一些日常工作,他還要包村駐村,將扶貧、環保、安監等政策傳達到每一位群眾。從2004年至今,他已相繼包了5個村,最長的一次一包就是8年。

  雖然長期在鎮上工作,但張銘其實並不在編制內,而是屬于“企業工人”。

  半月談記者拿到的這個鎮的一份人員構成表顯示,全鎮黨委政府在職人員180多人,其中有公務員和全額撥款事業編、差額撥款事業編身份的僅佔不到一半,像張銘一樣的企業工人有30多人,另外還有企業幹部、勞務派遣、臨時工、公益崗、人事代理等多種身份。

  “算下來,我們鎮的工作人員就有9種不同的身份。”這個鎮的黨委書記説。

  實際上,這種情況在基層比較普遍。半月談記者在沿海某省3個縣隨機抽取4個鄉鎮調查發現,有的鄉鎮在公務員和事業編制空編的情況下,編外人員還大量存在;有的鄉鎮編外人員遠超編制內人員。

  對此,有的鄉鎮黨委負責人解釋説,鄉鎮編外人員超過編內人員的原因較多。上世紀末至本世紀初,鄉鎮事務繁多,一些鄉鎮敞開口子向社會自主招錄了工作人員。尤其是在上世紀90年代末,有大量人員本應分配到企業工作,但最後實際轉入了鄉鎮七站八所。

  除此之外,村居社區也存在大量的編外人員。武陵山區某村幹部説,社區和村工作人員除了下派駐村幹部,普遍都是臨聘人員。他之前也在社區工作過,社區一般20多人,村裏一般不到10人,幾乎沒一個是有編制的。

  同樣的工作,不一樣的境遇

  基層工作人員承擔著各級黨委政府部署的工作,編外人員同樣衝鋒在前。

  李斌(化名)是中部省份某鄉的一名編外人員,他已經在這個崗位上工作了4年。因為鄉裏人手不足,他目前承擔了組織幹事的工作,涉及黨建、檔案管理、工資審批等內容。他説,自己有時在半夜都會接到任務,並且要求第二天一早就要完成。

  趙旭(化名)同樣是一名編外人員。他告訴半月談記者,和鎮裏其他幹部一起加班到深夜是家常便飯。“我來鎮裏上班的這4個多月,基本上沒休息過一個完整的周末。”

  但半月談記者了解到,同在編人員相比,編外人員在待遇、晉升渠道等方面存在較大差距。

  李斌告訴半月談記者,目前他每個月的工資只有2300元,也沒有“五險一金”,一年下來收入要比其他正式編制的工作人員少一半。趙旭則表示,他每個月2000元的工資只能夠勉強維持日常生活的開銷,“不敢大手大腳地花錢”。

  在武陵山區的村支書崗位,編外人員的每月工資只有2100元,而有編制的一般都有7000多元,是編外人員的3倍。綜合專幹收入更低,以前是每月1200多元,去年才漲到1680元。

  “之前社區有很多年輕小夥子做事很認真、踏實,但是迫于生活壓力基本都離開了社區崗位。”西部某社區幹部説。

  某鎮政府臨聘工作人員説,同一件事情做好了,在編人員有相應的獎勵機制,能得嘉獎,他們卻沒有。如果出了問題,卻要和在編人員承擔一樣的工作責任,這挫傷了大家的工作積極性。

  沒有編制,也影響到了編外人員的晉升。張銘盡管在鎮上七站八所和不同村莊之間,兜兜轉轉幹了很多年,卻因沒有編制無法在職務職級上得到晉升。

  一名鎮黨委書記説,鎮上有10個管區主任,其中9個沒有編制。“有的人年齡已經偏大了,但解決不了他們的級別和崗位問題,他們只能在這些崗位上苦苦堅守。”

  這也造成了編外人員心理落差大。目前已是中部省份某鄉鎮領導的陳明(化名)曾經是縣直機關單位的一名編外人員。

  他向半月談記者回憶説,因為編外人員這個特殊身份,他總是感覺在同事面前抬不起頭,心裏會有“低人一等”的想法,因此平時和身邊同事的交流也不太多。“畢竟大家都是在體制內工作,雖然別人沒有明説,但自己心裏會比較在意這個標簽。”

  同時,用人單位對編外人員也存在一定的“不信任”。某事業單位人事幹部表示,重要一點的工作一般不敢交給臨聘人員,因為一旦工作沒做好,臨聘人員拍拍屁股就走人了,而在編人員就要考慮自己的編制飯碗,做事會更穩妥謹慎。

  大學生“爭搶”事業編制環衛工,一名研究生學歷的環衛工人在巡街保潔 王建威 攝

  讓編外人員看到希望、更有幹勁

  半月談記者採訪中發現,臨聘人員普遍感覺沒盼頭,導致基層很難留住人。

  一些年輕的編外人員表示,他們只是在基層單位過渡下,借助這份工作鍛煉能力,希望對將來參加公務員等考試有所幫助。“日常工作牽扯了太多精力,我已打算辭掉這份工作專心準備考試入編。”李斌説。

  基層工作關鍵靠人。因此,需要採取切實措施,穩定有能力、有經驗的編外人員,讓他們扎根基層,服務基層。

  “去年有村支書提出辭職,去工地幹活。我覺得這個人各方面都不錯,就做工作挽留,也問組織部門,對這種表現不錯的臨聘人員有沒有什麼政策,組織部門回答沒政策。”武陵山區一名基層幹部建議,應為編外人員設計完善的成長規劃。

  某社區幹部説,新招錄的公務員、事業單位人員都有崗前培訓,但很多編外幹部一錄用就上崗,政策法規不熟悉、業務流程不清楚。希望以後有專門針對基層編外人員的培訓,安排有針對性的學習內容,真正提高為群眾服務的能力。

  有鄉鎮領導建議,可以根據個人工作表現,參照事業編的標準提升編外人員待遇,或者探索穩定的工資增長機制,讓他們能夠安心投入日常工作。

  編外人員也期望,如果編制問題一時無法解決,用人單位應盡量對編外員工和正式員工一視同仁,增加他們對工作的責任感和認同感,幫助他們在工作中提升自我能力。

  來源:《半月談》2019年第3期 半月談記者:邵琨 范帆 周文衝 席敏

+1
【糾錯】 責任編輯: 韓家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新疆庫爾勒:越冬天鵝“鬧”新春
新疆庫爾勒:越冬天鵝“鬧”新春
“龍獅”共舞賀新春
“龍獅”共舞賀新春
早春時節農事忙
早春時節農事忙
河北:新春招聘忙
河北:新春招聘忙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8061124106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