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千裏鴛鴦的“小別離”
2019-02-02 16:34:0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哈爾濱2月2日電  題:千裏鴛鴦的“小別離”

  新華社記者鄒大鵬、王松

  19站,1908公裏,10小時44分,這是愛情的軌跡。對于高鐵夫妻列車長張嘉祥和張悅來説,這也是春運裏最遠卻又最近的距離——你在列車頭,我在列車尾,卻只能在電波裏相會。

  從祖輩開始,兩人的家庭就分別與鐵路結緣。作為“鐵三代”,他們相識于職業學院,畢業後分別進入中國鐵路哈爾濱局集團有限公司哈爾濱客運段工作,一段愛情長跑也由此拉開。

  “我是‘80尾’,她是‘90頭’,沒想到首尾相隨也成了我們工作狀態的真實寫照。”30歲的張嘉祥説,雖然結婚有了娃,但自己卻一直在“追”妻子。

  清晨7時,晨光初顯。哈爾濱西站的站臺上滴水成冰,G1206次列車將由此始發開往青島北站,兩人各自開始發車前的準備工作。

  不遠處,兩列重聯的和諧號列車倣佛在“接吻”,中間兩個車頭將16節車體阻隔成並不相通的前車和後車。“去程她在前車,所以只要這輩子不換崗位,我得‘追’她到老!”張嘉祥羞澀的微笑中透著甜蜜。

  然而,現實卻是這對千裏鴛鴦雖相隔咫尺,但每天都在上演著“小別離”,只能偶爾在匆匆的人流中遙望一眼對方的背影。“前列車長,後列旅客乘降完畢,請關閉車門”“後列車長,前列車長收到,可以關閉車門”……對講機裏不能因私溝通,這兩句話是他們一天中有限的交流。

  “平時最怕的就是行車中對講機響起!”張嘉祥最擔心的事還是來了,從青島北站回程到達秦皇島站前,一位旅客的熱湯不小心灑在了張悅的褲子上,又灌進了鞋裏。“腳上燙起大泡破皮了,還好沒傷到其他旅客。”一瘸一拐的張悅説。

  “這個時候最熬心,剩下的4小時49分鐘每一秒都想過去看看她傷得咋樣,但工作崗位不能擅離啊!”到達終點站後,查看過妻子傷勢的張嘉祥又踏上了開往佳木斯的列車換乘。

  緣于火車、戀在火車、愛上火車,鐵軌上的平凡愛情,沒有驚天動地,卻悠悠綿長通向遠方。當其他情侶穿上情侶裝時,夫妻倆每年也會以制服為情侶裝拍一張合影,記錄高鐵時代的點滴變化。

  “鐵路上像我們這樣的‘鴛鴦’太多了,也許是幹著同樣的工作,才能更深刻地理解對方的酸甜苦辣。”小夫妻倆説,雖日日相思君不見,但幸福卻從未遠離,這也許就是愛情最美的味道。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燈籠紅 年味濃
燈籠紅 年味濃
“慢”火車上的春運時光
“慢”火車上的春運時光
“百豬”剪紙迎新春
“百豬”剪紙迎新春
寒梅枝頭俏
寒梅枝頭俏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6191124080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