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騎野馬”“坐野牛”——在海軍某登陸艦支隊體驗氣墊艇訓練
2019-01-29 15:55:26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廣州1月29日電 題:“騎野馬”“坐野牛”——在海軍某登陸艦支隊體驗氣墊艇訓練

  新華社記者王玉山、吳登峰

  與廣為人知的井岡山艦、昆侖山艦等“明星”綜合登陸艦相比,海軍某登陸艦支隊還有兩型鮮為人知的船艇:被喻為海上“野馬”和“野牛”的氣墊艇。

  近日,記者來到這支享譽全軍的兩棲作戰勁旅,“騎野馬”“坐野牛”,在親身體驗氣墊艇訓練的同時,零距離感受海軍官兵的使命與擔當。

  “氣墊艇進出塢部署!”伴隨著一聲戰鬥警報,登陸艦艦艉門緩緩打開,水霧迅速從四面八方飄來。

  “請求自行出塢!”

  “同意!”

  波濤洶涌的海面上,震耳欲聾的轟鳴聲中,官兵們沉著冷靜地操縱著“野馬”氣墊艇緩緩倒車,滑出艉門,滑向大海。稍稍停頓後,氣墊艇迅疾如奔騰的野馬馳騁在波峰浪谷間,身後劃出一道美麗的白色航跡……

  氣墊艇主要用于輸送登陸兵和裝備突擊上岸,以兩棲船塢登陸艦為母艦,能夠實現超遠距離登陸作戰,具有速度快、載重多、能穿越雷區等諸多優點。2009年12月,中國海軍第一艘新型氣墊艇下水。

  雖説排水量100多噸的“野馬”是個大塊頭,但在無風三尺浪的遼闊大海上,隨著艇上速度儀讀數不斷攀升,氣墊艇時而被高高托起,時而重重砸下,涌浪不停地拍打著駕駛室前的玻璃……記者在艇上不過幾分鐘,耳朵就被震得生疼,幾個大浪下來,頭昏腦漲,眼冒金星。

  “像不像在浪尖上跳舞?我們都習慣了。”“野馬”艇長、三級軍士長劉克佳一邊操縱著氣墊艇,一邊頭也不回地大聲説,“管它什麼大風大浪、沙灘沼澤。有人説,我們就是插進敵人心臟的一把尖刀。”

  人們對“野馬”並不陌生。2010年,“野馬”氣墊艇遠赴亞丁灣執行護航任務,創造了氣墊登陸艇首次赴遠洋執行任務的紀錄,贏得了廣泛讚譽。

  “準備抵灘登陸!”隨著劉克佳一聲令下,氣墊艇調整航速,高速抵近海岸線,剎那間,剛才白色的水霧瞬間被飛揚的黃沙代替——氣墊艇成功衝上岸灘!

  在完成了一係列戰術動作後,氣墊艇再次升起氣墊,退回水中,消失在茫茫的大海上。

  乘過“野馬”,再坐“野牛”。

  直觀上,“野牛”的下水方式和乘坐體驗與“野馬”幾乎沒有區別,只是“野牛”噸位更大,艇長也由士官改為軍官擔任。比較突出的感受是,“野牛”在海上飛奔時噪音更大,有時候面對面都聽不清説什麼,只能通過對講器或者手勢溝通。

  別看現在駕輕就熟,幾年前,這個登陸艦支隊接到上級關于組建艇員隊、接裝“野牛”氣墊艇的命令後,一度感到壓力空前:“野牛”機械結構復雜,操控難度大,除了個別骨幹,大部分人員從未接觸過。

  “氣墊艇由艇長直接操控,水路兩棲,對岸灘環境、氣象條件要求很高。再加上氣墊艇自身特點和潮汐影響,如何突擊登陸靠岸一直是個難點問題。”面龐黝黑、高大健壯的“野牛”氣墊艇艇長張一秋説,為了練就過硬本領,官兵們從零起步,不斷刷新成績單,“艇員全部以百分之百的優秀率通過崗位培訓考核,首艇列裝不到3個月便在實戰環境下搭載陸戰兵力參加登陸作戰演練,實施超遠距離突襲登陸,創下多項紀錄……”

  2015年7月,“野牛”氣墊艇首次正式公開亮相:電視新聞中,它遠程突襲千裏之外登陸的場景,令人驚艷。

  “‘野馬’和‘野牛’的相繼服役,填補了國內氣墊登陸艇的空白,也不斷更新著我軍傳統的登陸作戰理念。”海軍某登陸艦支隊支隊長李向東對記者説,“在氣墊艇上工作,官兵們非常辛苦。這些年來,他們以時不我待的精神抓訓練打基礎,創造了一項又一項驕人紀錄,我要為他們點讚!”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華老字號故宮過大年
中華老字號故宮過大年
濟南西站推出“春運照相館”
濟南西站推出“春運照相館”
小年到 年味濃
小年到 年味濃
北京:年味漸濃
北京:年味漸濃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60121005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