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春運衛士:放心過年,我們軍人的職責從不打烊
2019-01-27 08:03:11 來源: 解放軍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護佑。

山一程,水一程/擁擠人潮中,你們護佑這一程/春運執勤中的短暫相遇/和踏上歸途的腳步一樣匆匆

  做“春運衛士”的你們/多想自己也能是那名回家的旅客/而視頻那頭軍娃的點讚和加油/讓你們的付出有了由頭/讓所有團聚/都如此珍貴

  圖為《迷彩影子》一文中的男女主人公葛東謀和吳建芳在看兒子發來的慰問視頻。高旭堯/文 譚志偉/圖

  中國人一年一度的壯觀遷徙,又一次隨著春運來臨拉開大幕。火車站、汽車站、飛機場……川流不息的人群間,攢動著一顆顆急切的心。

  然而,對大多數人而言的幸福團圓,此刻在肩負護航春運任務的官兵身上,卻意味著分別和思念。所幸的是,支持、理解和堅守讓這些軍人的“小家”洋溢著令人感佩的“大愛”,溫暖了一路歸家人,串起了一路年味與春意。

  —編 者

  站臺重逢

  所有站臺都一樣,不斷見證著離別和重逢。對于父親王碧濤來説,每次重逢都是精心計劃的最後一個環節,但兒子王菲卻不斷制造計劃外的驚險與精彩。

  臘月十八,銀川火車站。王碧濤拎著全聚德烤鴨和稻香村點心,跟隨熙熙攘攘的人流走上站臺。從北京出發前,他買齊了兒子愛吃的食品,但沒有給王菲打電話。年年春運期間,兒子都在銀川火車站執勤巡邏。只要看見橄欖綠,就能找到兒子。這一點,可難不倒老兵王碧濤。

  王碧濤18歲參軍入伍,成為武警寧夏總隊小有名氣的“秀才兵”。1995年,王碧濤調入北京,多年後又轉業到地方工作。他萬萬沒想到,兒子王菲在考上首都師范大學後,毅然決定參軍入伍,重返父親老部隊,成為武警寧夏總隊一名大學生士兵。

  入伍後,在給父親的信中,王菲深情寫道:“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長徵,如今我沿著您曾走的路繼續前進。請放心,我會延續您的榮光,一定會在部隊好好幹,貢獻屬于我的青春力量……”兩年後,王菲考入軍校,成長為武警警官。

  思念之情難以排遣,王碧濤就主動向兒子“靠攏”:“哪怕不説話,遠遠看一眼哨位上的兒子,我亦心安。”

  説巧也巧。正在此時,站臺另一側,武警中尉王菲攙扶著一位老人,疾步走來。“列車長,這位老人與妻子走散,誤了車次。我剛剛跟他家人取得聯係,幫他補了下趟車票,家人會在下一站等他……”王菲一邊向列車長解釋,一邊把水和食物塞給老人。

  列車啟動駛離,王菲立正敬禮,轉身發現父親,一臉驚喜地喊:“爸,你啥時候來的?”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王碧濤跟兒子開起玩笑。其實,重逢的驚喜年年有。連續四年春節,王碧濤和妻子都趕回銀川過年,既為探望岳母,實也著實想見兒子。這是父子兩人第四次在銀川火車站相見。

  然而,意外亦是年年有。

  去年,臘月二十九,王菲帶隊巡邏。“發現可疑人員,請迅速支援……”突然,對講機裏傳來命令,王菲飛奔到檢票口。只見一名可疑人員正與鐵路公安人員對峙。王菲一邊手持防暴盾牌向前,一邊指揮人員用防暴叉控制對方。那一次,搜出毒品20克。

  前年,農歷小年。“有歹徒企圖搶劫槍支,企圖搶劫槍支!”王菲聽到警報時,距離安檢口哨兵還有百米。他一路衝刺,飛奔向前,趕至事發地域,橫腳踹倒歹徒。哨兵説,這名歹徒在哨位附近徘徊許久,不停打聽哨兵手中的槍是“真槍?假槍?”因春運人流擁擠,哨兵怕引起群眾恐慌,不敢鳴槍警告。“真的好險!歹徒已經抓住槍托,如果不是排長及時趕到,後果不敢設想。”哨兵告訴王碧濤:“排長老厲害了!”

  又一年,大年初一。王碧濤回到岳母家三四天,還沒等到王菲回家吃頓飯。一家人實在無奈,王碧濤帶著妻子和岳父母,趕到中隊見兒子。“爸,媽,今年我拿了嘉獎……”王碧濤仔細追問,方才得知,不久前,王菲執勤時,遇到歹徒持刀搶劫乘客。王菲面對明晃晃的匕首,毫無懼色,窮追不舍,制服歹徒,追回了被搶的手機和錢物。那一天,王碧濤高興地多喝了一杯酒。

  “打仗親兄弟,上陣父子兵。”這句老話是王碧濤父子倆的口令,見面總要對上一遍。今日也不例外。站臺上,哨位旁,父子兵第四次在這裏重逢,相視而笑……(記者 吳 敏)

  有一種年,叫守望團圓

  春節是什麼?春節是母親站在村頭盼望孩子回家團圓時的眼神,是窗花映照下一家人邊吃邊嘮的年夜飯,是無論多遙遠多麻煩都要跟親人“在一起”……

  是的,春節是一次家對遊子的召喚,是一種遊子對家的眷戀。這個時候,回家是最深情的呼喚,團圓是最動人的交響。對“一年三百六十日,多是橫戈馬上行”的軍人來説,當時光以加速度奔向除夕,當團圓的年味不斷撲鼻而來,母親的擁抱、父親的慈語、親朋好友的暢敘,都是官兵此刻最溫暖的期盼;舌尖上的餃子、年糕、糍粑,都是大家此時最美好的回味;年俗裏的春聯、祭祖、炮仗,都是戰友們當前最難忘的記憶。只因為,軍人也是血肉之軀,也有妻兒老小,也懂兒女情長。

  然而,看著浩浩蕩蕩的回家大軍,目睹團團圓圓的親情畫面,大多數軍人只能將思念悄悄收藏,而後輕輕打開微信視頻説:“媽,今年過年孩兒不能回家。放心,我在部隊挺好的!”而通話結束,卻掏出口袋裏的“全家福”,任憑思念漉濕雙眸。

  這“不能回家”4個字,飽含著軍人對親人多少的情與愛;這“不能回家”4個字,鐫刻著軍人對祖國的多少忠與誠。選擇“不能回家”,是因為堅守戰位的每一名軍人知道,越是“萬家團圓日,舉國歡慶時”,越要“挽弓當滿弦,將士帶甲眠”;心甘情願“不能回家”,是因為堅守戰位的每一名軍人明白,烽火燭天,和平樹下,要想“情燃萬家燈火”,就須“劍擋塞外胡風”。

  還記得嗎?因為戰備值班,湖北武漢的武警戰士王啟龍過節又一次不能回家,急得1歲多的兒子嚷嚷“要爸爸”。無奈之下,妻子帶著兒子來到執勤現場。王啟龍身在崗位不便交談,只能揮手目送妻兒離去。

  還記得嗎?在微視頻《春節,回家是最溫暖旅程》中,當超市的老板拉下卷簾門,對某部的哨兵説“打烊了,回家嘍”時,哨兵祝福他:“放心過年,我們軍人的職責從不打烊。”

  還記得嗎?他,是巡邏在北疆霍爾果斯某部的邊防軍人何偉光;她,是奮鬥在南國某合成旅的女軍人楊麗娜。去年臘月二十九,他們在各自值班結束後,不約而同給對方發了一張窗外萬家燈火的美麗夜景。

  是啊,萬裏邊關萬裏寒,萬家團圓萬家暖。任何時候,軍人永遠都是祖國大地壯美山河的守歲人,永遠都是人民群眾幸福安康的守護者。闔家團圓的日子裏,夜空絢爛的煙花中,蘊藏著軍人對親友的思念;舉國歡慶的日子裏,清脆的爆竹聲寄托著軍人對祖國的祝福。

  “從軍人身上,我們看到了一種美,這就是舍小家、為大家的奉獻之美;從軍人身上,我們感受到了一種力量,這種力量催人奮進;從軍人身上,我們學到了一種責任,這種責任讓人敢于擔當。”有一種年,叫守望團圓。讓我們給所有堅守在戰位的子弟兵送上“大拇哥”,以無限忠誠作曲,以無私奉獻填詞,唱響祖國迎春曲,迎接神州大地和人民軍隊又一個生機勃勃的春天!(劉含鈺)

  春運這“站”,軍嫂不來“隊”

  元旦剛過,北京地鐵APP便推出了上一年度出行報告。同事湊過來,要看看任曉遠的。任曉遠笑笑,除了家、公司附近的地鐵站外,她心底那一“站”肯定位列第三!

  果不其然。同事的問題也跟來了:“呦,曉遠,沒見你請假出遠門呀,咋去了那麼多趟北京西站?”

  “我愛人在北京西站。他是駐守北京西站的武警中隊中隊長嘛!”説著,任曉遠覺得自己的心緊了一緊。春運已經開始一周了,丈夫謝玉貞忙得就給家裏打過三四個電話。此時,也不知道他在幹啥?

  1個月前,謝玉貞申請了休假。春運就快開始了,到時候,身為中隊長的他肯定是要上崗的,只能這時候陪陪寶貝女兒了。可與“小情人”相守的日子還不滿一周,部隊臨時有緊急任務,謝玉貞必須歸隊。女兒聽説爸爸要走,頓時別過了身子,嘟起了嘴,任謝玉貞怎麼呼喚也不理睬。謝玉貞“埋怨”任曉遠:“你倒是幫我説説話呀!”任曉遠白了他一眼,嗔怪道:“跟自己‘瘋玩’的爸爸,馬上要‘消失’了,孩子能不生氣嘛!”

  “爸爸!”好在謝玉貞轉身離家的時候,依依跑向了他的懷抱。“或許孩子也感觸到了她爸漸繃漸緊的‘春運神經’,不想跟她爸‘僵著’。”説到女兒的通情達理,任曉遠幸福地笑了,笑容裏還流露著感動。

  謝玉貞在中隊任職的這10個月,任曉遠逐漸知道,除了旅客日常所能見到的站崗、巡邏外,中隊還是配合西站各部門工作的中堅力量。即使是平常的周末,她帶著依依“站站穿越”來看爸爸時,謝玉貞也跟依依待不了多大工夫。對講機裏那一聲接一聲的“隊長”,讓他急著站裏站外地奔忙去了。現在,春運來了,他的對講機還不得忙到“爆”?

  去年,父女倆每一次小聚後,任曉遠都要去站外“遛娃”。旅客往來不絕,步履大多沉重而緊湊,而她的步調卻一直輕舒而緩慢。行旅聲聲,匯聚于此,而後如波四散。遠處的哨位上,武警官兵正接待著一批又一批前來問詢的旅客。前一波旅客的滿意,總能帶動下一波信任涌來。這一幕幕,都被任曉遠“翻譯”給了懷裏的依依。

  這段時間,任曉遠決定不帶孩子去添亂了。她還給謝玉貞發了條微信:“春運這一‘站’,軍嫂不來‘隊’!”謝玉貞在下面大大地點了個“讚”。從前晚飯後,謝玉貞總會和家裏視頻通話,而如今即便能逮個空,他的身影也只能是“閃現”。給老家長輩們訂購禮品的事,任曉遠發了一些圖片徵求謝玉貞的意見,可過了大半天,他才回復:“媳婦的決定都是好的。”任曉遠覺得好氣又好笑。

  身為軍嫂,任曉遠對春運有自己的理解。北京西站,分分鐘都定格著各方旅客上一程的終點和下一程的始點。這些始始終終,為的都是那家的呼喚、人的團圓。任曉遠曾聽謝玉貞講,去年國慶期間,有一趟列車晚點了,候車旅客的情緒有些失控,工作人員協調中隊趕去處理。一群“橄欖綠”的幾番勸慰,便安撫了大家焦躁的心情。“應對列車晚點等突發狀況,也是玉貞他們此次春運工作面臨的挑戰。軍人的崇高使命在于守護萬家團圓。春運期間,每一趟正點出發的列車都是對萬家團圓的一份可靠保障。這也正是我把他交給北京西站、交給春運,不去打擾的初心所在。”任曉遠如是説。

  除夕一放假,任曉遠就要和婆婆一起帶著依依回聊城老家了。問她為什麼不去西站與謝玉貞團聚一下再走,她這樣回答:“不只我,中隊的很多軍嫂這時都不來探親。全國那麼多火車站,有多少武警衛士在為春運保駕,又有多少像我這樣的軍嫂啊。我們因軍愛站,我們是同一‘站’隊的!”

  雖説不能跟謝玉貞過個團圓年,但此次任曉遠帶著老小回老家還是要從北京西站啟程。任曉遠覺得,此行還頗有些愛神丘比特“發射”式的羅曼蒂克,因為去往“離別的車站”,怎麼品都是動人的橋段。可這些年,平時見個面都不是易事,任曉遠哪敢奢望謝玉貞能來送站?她腦補了無數與謝玉貞在車站偶遇的情景,説到時自己一定會笑著對愛人説一句“放心,我能行”,然後融入“春運大軍”,化身普通歸家人。

  然而,浪漫並未發生。擁擠的人潮中,任曉遠的眼前閃過無數的橄欖綠身影,卻始終沒有見到那個熟悉的面孔。上車了,她掏出手機,向愛人微信報備:“已上車。”句號刪去,她又補了一句:“放心,我能行!”

  讓任曉遠沒想到的是,這次,謝玉貞很快便回復了:“媳婦,你辛苦了!明年春節,等我休假,一定陪你們回家!”下一條是一個微信表情—一名武警警官莊嚴敬禮……(張小可 郝文斌)

  迷彩影子

  1月26日,2019年春運第三天。下午,剛從廣州南站查勤回來的武警廣東總隊廣州支隊組織科幹事葛東謀正在編寫《執勤中的思想工作方案》。突然,手機鈴聲響起。葛東謀低頭一看,是身為總隊通信大隊副大隊長的妻子吳建芳的來電。

  “東謀,你快出來!”電話裏,妻子的聲音那麼清脆動聽。葛東謀一個箭步走出辦公室的門,一眼便瞧見了笑盈盈的吳建芳。為了備戰春運,倆人已經十多天沒見了。看到妻子的笑臉,葛東謀的心裏像沐浴了一抹暖陽。

  “哎呀,你怎麼來了?”葛東謀問。“給你搞個慰問‘襲擊’!”説著,吳建芳把手上的保溫桶遞了過去。保障春運的任務重,官兵常常熬夜加班,有時候一忙起來就顧不上吃飯。前幾天,聽説葛東謀的老胃病又犯了,吳建芳擔心牽挂,又愛莫能助。正巧這天大隊來南站檢測執勤通信係統,她趕緊準備了軟糯甜香的小米紅豆粥和胃藥,任務完成後來送給丈夫。

  “你胃不舒服,給你熬了粥。這是胃藥,喝了粥以後再吃。”吳建芳拉著丈夫的衣角,小聲地囑咐著。兩個挺拔的迷彩身影在熙熙攘攘的返鄉人流中,成為一道亮麗風景。

  一個家庭有一個軍人,團圓便常常成為奢望;雙軍人家庭裏,夫妻倆要面對的困難更是不必言説。結婚7年來,由于任務周期不同,葛東謀和吳建芳很難湊到一起休假。家裏的事情,都是吳建芳在忙活。可她極少訴苦,從來都是對葛東謀説“你放心”。七年七個春節,倆人總是誰臨時有空誰回家陪父母,“團圓飯”從來沒有真正團圓過。

  兩個月前,葛東謀的母親突然患病臥床。等他急匆匆從蹲點單位趕到醫院時,吳建芳已經在病床前熬了好幾夜。春運安保任務在即,兩個人的任務都很重。葛東謀只好把老家的大姐請來幫忙。即便這樣,吳建芳也是一值完班就跑回家,忙這忙那。

  葛東謀對妻子説:“你自己也要多注意身體,家裏的事多讓大姐幫幫你。”“我懂,你也是。”吳建芳輕聲回答。多年來,他們既是戰友,又是伴侶;既是同事,又是知己。一句“我懂”,勝過千言萬語。

  15分鐘,短得連坐下喝杯水都要省略,但也長得足夠讓兩顆心感到溫馨。臨分別時,吳建芳拿出手機給丈夫看一段視頻。那是兒子得知媽媽要來看爸爸,特意錄的。方寸屏幕中,孩子左手比心,右手點讚,説:“春運爸爸,你最棒!”本是調皮可愛的樣子,卻讓夫妻倆立時紅了眼睛。

  念茲在茲,無日或忘。望著妻子的身影漸漸融入人群,葛東謀不由得出了神。可一陣進站列車的呼嘯聲,很快將他拉回了現實。“車站軍營春晚”的活動方案還未完成,他得抓緊。畢竟,很多00後新戰士是第一次離家過年、第一次執行春運任務。如何讓他們不想家,葛東謀還得費不少心。

  總隊通信大隊作戰勤務值班室裏,偌大的屏幕全時監控著各地執勤點的實況。偶爾一瞬,廣州南站的鏡頭閃過,隱約是丈夫葛東謀的身影。吳建芳難掩唇邊的笑意,心裏涌起一句“雞湯”:“團圓很難,也很簡單。你守著大家,我守著你,就是團圓。”

  其實,那天在廣州南站,傍晚的陽光透過樓柱間巨大的縫隙傾瀉而下,將兩人迷彩的影子拉得很長。那般心心相印的美好模樣,十分動人。(廖彬華 記者 張海華)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年味漸濃
北京:年味漸濃
翰墨書香度寒假
翰墨書香度寒假
查幹湖冬捕技藝在呼和浩特上演
查幹湖冬捕技藝在呼和浩特上演
大棚暖意迎新年
大棚暖意迎新年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4047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