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業8年有苦有甜 一名高端家政員的職業夢
2019-01-17 08:58:25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Hold fast to dreams(把握夢想),For if dreams die(如果夢想消失),Life is a broken-winged bird(生命將是折翼之鳥無法飛行)……”在元旦舉行的“愛在朝陽”家政團拜會上,這首蘭斯頓·修斯的英文詩《夢想》,被一個年輕的家政員流利地朗誦著,她就是一場高端家政員選拔賽的特等獎獲得者劉優。

  “做這一行並不丟臉”

  今年30歲的劉優畢業于南昌師范高等專科學校。當小學英語老師是父母的希望,也是順理成章的事。但大二時偶然接觸的育嬰師課程,改變了劉優的人生軌跡。

  “當時聽了有關育嬰師、早教師的介紹,家長越來越重視孩子的教育,覺得學前教育前景會很好。”當時19歲的她對外面的世界充滿好奇,“老師這個職業比較穩當、風光,但一眼能看到以後10年、30年的生活。我想嘗試接觸下不同的人,幹點不同的事。”

  抱著這種心情,2010年畢業後,劉優跟北京的一家育嬰師工作室簽約了。然而,入行後她發現,原來的想法過于理想化。“很多人會疑惑,一個大學生,又這麼年輕,為什麼不當老師,要來幹保姆?”

  面對質疑,劉優想先咬牙幹滿一年。她第一個入戶的家庭,孩子10個月大。劉優負責照顧孩子的生活及英語早教。她跟這家人相處不錯,一轉眼把孩子帶到了兩歲。後來孩子的爺爺奶奶接受不了育嬰師每月上萬元的工資。雇主無奈,為了不讓孩子難過,趁著孩子出去玩的功夫,要求劉優在半個小時內離開。

  被“掃地出門”的劉優搬進了35元一晚的半地下室,“哭了兩星期”,好幾個月才緩過勁來。“雇主需要的時候用你,不需要時説不用就不用。這讓當時的我對自己的價值産生了嚴重的懷疑。”

  她懷疑的還有當初的職業選擇。但個性中的執拗又不允許她就此放手。

  對很多中年家政員來説,她們寧願自己吃苦,為家庭尤其是孩子創造更好的經濟條件。而劉優不同,她看好行業的前景,希望自己能做出些什麼。

  一天,她跟小區的一個阿姨聊起遭遇,對方建議:“你到我們“阿姨來了”試試唄!這兒提供免費住宿。”聽者有意,劉優去查了這家公司,了解到“阿姨來了”的創始人周袁紅是希望探索出一條用“經紀人”來協調家政員和雇主關係的家政之路。

  在這家公司,劉優遇到了對自己影響至深的經紀人王慶平。“做這一行並不丟臉。”王慶平直言,“你能利用你的專業知識和技能把小朋友教得很好,你也會有成就感。”

  劉優加入這家公司後去的第一戶家庭也有爺爺奶奶一起生活。她至今都記得入戶第一天那家爺爺跟她説的話:“我們都沒文化,就希望孩子能多學點東西。你有文化,你在我們家只要安心做早教,其他不用你幹任何家務。”

  那一刻,劉優發現了自己幹這一行的價值。

  8年職業的禮物

  當命運給你當頭一棒,你要麼被打倒,要麼依然挺立,甚至腰桿挺得更直。回過頭看,劉優發現,8年的早教師生涯,居然讓自己學到了那麼多。

  在公司,她跟人生經驗和業內經驗豐富的經紀人聊天,彌補自己的不足。在公司開辦的阿姨大學,她係統地學習早教、做飯,雖然後者並不是她的工作范圍。“很多事情未必需要我做,但我得會,在缺人時我可以頂上。”

  8年來,劉優跟著雇主去過了10多個國家。為了提高英文水平更好地提供服務,她利用業余時間學雅思。“雇主的要求高、素質高,我們服務人員對自己的要求也得高。”

  前段時間,公司舉辦的高端家政員大賽則成了一次檢驗“學習成果”的機會。怎樣做冷餐、做燕窩,如何保存紅酒,平時在雇主家中耳濡目染,劉優都記在心裏了。“一到考場上,我發現我都會。”説起這個,她樂了。

  她學到的還不止這些。向雇主學習如何高效做事,令劉優受益匪淺。

  劉優曾入戶的一戶人家,孩子媽媽是公司高管,她要求劉優出行前列出詳細清單。“原本我會在出發前想想大概要帶哪些東西,然後去收拾。但她要求我把每個家庭成員需要帶的東西分門別類地列好,交給她看,確認合適後再準備。”

  列清單現在也成了劉優的一個習慣。

  當“阿姨”8年,劉優發現自己還有不少變化。比如,原先大大咧咧,現在更注意細節。“身教重于言傳,你的一言一行都會影響到孩子,看到你生氣時把桌子一推,孩子下次不高興時可能就會摔東西了。”

  在學校時一直都是班幹部的劉優,自小個性比較強勢,有點急躁。但在雇主家,必須嚴格按照客戶的指令做事,還得妥善處理好孩子的鬧騰、老人的挑剔以及跟其他阿姨之間的關係。

  家也是一所大學,劉優在這裏更深刻地領悟“尊重”的含義。“我們希望別人尊重自己,也應該尊重別人。尤其在同一屋檐下,做早教的收入可能比做家務的高,但我們自己一定不能有高人一等的想法。”

  這些,都被她視為這份職業贈與的禮物。

  未來的方向

  回望這8年,劉優最有成就感的卻並不是在聚光燈下領取特等獎的榮耀,而是幾件小事。

  有家孩子轉學後,劉優去新學校時總發現孩子一個人站在墻角啃手指,有點鬱鬱寡歡。她跟老師溝通,老師沒在意。她和孩子聊天,了解到孩子不喜歡這所學校。後來,家長給孩子再次轉學,孩子又像以前一樣開心了,也不再啃手指了。

  還有一次,劉優隨雇主家庭在香港呆了幾個月。孩子上的幼兒園,教中文用繁體字。劉優原本也不認識,就自己先學,再教孩子。花了一個半月,終于追上了幼兒園的教學節奏,最後孩子考上了一所很好的小學。

  “我付出了,也得到應有的回報。實現了自己的價值,我很自豪。”劉優説這話的時候,眼中自信滿滿。

  當然,這8年也並非一帆風順。

  有家孩子3歲多,脾氣大,只要菜不合心意就全扔地上,阿姨得花大力氣收拾,還要遭老人批評説菜做得不好。“我想好好教育孩子,可這家老人覺得請你來不是要你教訓孩子的,得捧著。”當發現自己的教育理念和雇主完全不一致且無法改變對方時,劉優選擇了離開。

  但這一次離開,她沒有失落,反而更有自信。她意識到幹這個職業也是一種雙向選擇。“工資是一方面,客戶的尊重也很重要。如果感受不到認同,也無法在這個家庭的服務過程中獲得自我提升,我可以選擇離開。”她説,“我得不斷學到新東西,不能從一個家庭出來就跟社會脫節了。”

  8年的職業生涯,已經在劉優身上塑造出鮮明的職業氣質:不卑不亢,有條有理。她已經不再是那個在半地下室“哭了兩星期”的女孩了。

  這個月底,劉優將迎來她自己的一對雙胞胎孩子。因為懷孕待産而離開雇主家之前,她曾幫著招新人。“來應聘的不但有本科生,還有碩士。隨著高端早教師工資瘋漲,正有越來越多高學歷的年輕人投入這一行。”

  “從業8年,你未來將向哪裏走?”記者問。

  劉優説,“我希望從高端育嬰向高端管家轉型。這些年的工作讓我了解到對一些家庭來説,孩子的課程安排、家庭的行程安排,都需要有個熟悉家庭情況的人來幫助他們完成。”她想了想,又補了一句,“我也可以跳出來做培訓,或者在家政領域創業,我對家政行業的前景很看好。”

  一個有夢想的人,即便道阻且長,行則將至。(記者 蔣菡)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古閣飄雪
古閣飄雪
白鵜鶘“作客”海口
白鵜鶘“作客”海口
排練“中國娃” 迎接中國年
排練“中國娃” 迎接中國年
探訪新疆瑪依塔斯風區
探訪新疆瑪依塔斯風區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8691124001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