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豆腐渣工程新變種!便民橋為何修成“驚魂橋”?
2019-01-14 08:08:16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導讀:本為便民卻成了“坑民”,本想解決難題卻成了制造麻煩。半月談記者在內蒙古呼倫貝爾市採訪發現,當地一些“平交道口改立交橋”(下稱“平改立”)工程,對群眾需求和安全性考慮不足,不僅沒有方便交通出行,反而留下諸多安全隱患。

  公鐵橋修成“驚魂橋”

  2018年8月以來,牙克石市、海拉爾區等地許多幹部群眾向半月談記者反映,“平改立”工程實施後,多座公鐵立交橋都出現路窄、彎急、坡陡等情況,對公路交通安全構成巨大威脅,個別立交橋護欄距居民樓甚至只有1米距離,樓內居民整日提心吊膽。

  平改立工程免渡河鎮中項目,可以看到橋梁和居民樓之間的距離非常短。(8月27日 航拍圖)達日罕攝

  半月談記者在牙克石殯儀館附近一處“平改立”工程旁看到,鐵路與公路的交叉道口旁,就是通往該殯儀館的唯一道路。當地居民説,由于堵車問題嚴重,之前曾啟用的公鐵立交橋已被停用,機動車和行人依然在鐵路道口穿行。

  平改立工程K11公裏道口航拍圖,可以看到,為了前往殯儀館,通過道口時唯一的選擇。(8月28日 航拍圖)達日罕攝

  “下橋處並沒有設計可轉彎的輔路,所有前往殯儀館的車輛,只能下橋後在不到3.5米寬的路面上完成180度轉向,轉向時還要兼顧對面回來的車輛。”

  平改立工程K11公裏道口,已建成的沙土橋梁。可以看到下橋的輔路和橋梁之間,完全沒有預留轉彎的空間。(8月28日 航拍圖)達日罕攝

  牙克石市公路養護管理站副站長劉宏宇介紹,該橋啟用後,在送葬車隊集中的上午,堵車非常嚴重。冬天有積雪時,堵車加劇,車輛在橋上容易發生溜車事故,危險進一步升級。

  在烏爾其汗煤田森林檢查站附近,半月談記者見到一座形似字母“S”的公鐵立交橋,由于路窄彎急坡陡,迎面駛來大車時,除非有一方在橋下等候,否則極易發生剮蹭碰撞。知情人士説,修成這樣,只是為了節省徵地拆遷成本。

  平改立工程烏爾其汗煤田森林檢查站附近,可以看“S”型的橋梁如果彎道曲度適當,應當穿過林業局的檢查站。(8月28日航拍圖)達日罕攝

  在牙克石市免渡河鎮區,幾公裏范圍內已建設3座跨鐵路橋梁,其中兩座為人行天橋,另一座公鐵橋可供機動車輛通行。

  當地群眾説,3座橋梁均存在設計問題。一座人行天橋因坡度太陡被大家戲稱為“梯子”,現在很少有人上下;另一座人行天橋設計復雜,缺少排水設施,晚間無燈,許多女性天黑以後不敢通行;那座可供機動車通行的大橋則緊挨著西二街小二樓居民樓和幾座平房修建,橋護欄離樓頭大墻僅有1米左右距離。

為被當地居民稱為“梯子”的免渡河跨軌天橋。鄒儉樸 攝

  “這座立交橋給居民區造成了嚴重的噪音、燈光、灰塵污染及排水等問題。”小二樓居民李秀娟、張祥、付興芝等人説,當初施工時,由于小區居民出來阻攔,建設方只能夜間偷偷施工。通車一年多來,居民們一直在反映情況,但問題卻遲遲得不到解決。

  符合相關要求就能“包打天下”?

  半月談記者採訪了解到,呼倫貝爾行政轄區內的“平改立”項目從設計到施工均由中國鐵路哈爾濱局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哈鐵局)負責,該工程多個項目指揮部負責人表示,設計施工過程均符合國家相關要求,理論上不存在問題。

  但當地許多黨政幹部認為,由于鐵路部門在施工過程中缺少對當地具體環境特性的把控,與當地政府部門缺乏有效溝通,“紙上談兵”,忽視民生需求,才出現後續的交通安全隱患問題。

  相關數據顯示,牙克石市位于北緯49度的高寒地區,年平均氣溫為-1℃~-5℃,冬季最低溫度達-47℃,全年無霜期不到100天,封凍期達145~150天左右,冬春季節極易發生交通安全事故。當地幹部群眾認為,“平改立”項目造成的路窄、坡陡、彎急等情況,無疑使事故風險劇增。

  “以烏爾其汗公鐵橋為例,橋梁設計縱坡卡在了設計上限的5%,曲線半徑又過小,一到冬天大車在下橋時很容易衝出橋面。車輛一旦失控,甚至可能衝進橋下的森林檢查站。”劉宏宇説。

  免渡河鎮的一些居民告訴半月談記者,鎮裏的公鐵橋原本打算緊貼鐵路小區居民樓修建,由于橋梁設計不合理,坡陡彎急,彎道離居民樓太近,鐵路小區居民擔心載重車輛一旦失控會衝進樓裏,故極力阻撓施工。雙方僵持一年多以後,已建了一半的公鐵立交橋被迫改成人行天橋,施工方又挨著小二樓重新修建了新的公鐵橋。

  “業內人都能看出來,許多工程就是為了節省成本,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牙克石市交通係統的一位工程師説,他與路橋打了一輩子交道,很少見到這樣不負責任、罔顧群眾利益的工程。

  免渡河鎮一些退休鐵路職工痛心地表示,這些“平改立”項目的決策者只打“小算盤”算經濟賬,不考慮群眾實際需求,結果只能重復修橋,勞民傷財,且後患無窮。

  “豆腐渣工程”新的表現形式

  “考慮交通安全和經濟發展需要,一些公鐵立交橋的寬度和曲線半徑設計建設時實際上都應該增加。”劉宏宇説,對于這些問題,地方政府當初都已考慮過,卻無法説服鐵路部門。

  “平改立”多個項目指揮部負責人向半月談記者表示,每座公鐵橋均有建設協議,符合設計標準,地方交通部門也看過位置,並同意設計規劃,若想提高標準,當初就應自行籌措資金與鐵路協商建設。

  牙克石市副市長孟達英説,由于批復權責不在地方,地方政府按照上級要求配合拆遷、徵地。一旦擴建,相應的工程需由地方提供配套資金,由于數額巨大,目前又處于化解債務和三大攻堅戰的關鍵時期,地方政府實在有心無力。

  “‘平改立’實際是鐵路改革發展的迫切需求,卻給地方政府帶來巨大壓力。”呼倫貝爾市的一些幹部群眾認為,在一些公路車流量很小的偏僻地區,並不需要公鐵橋,但鐵路等部門“一刀切”的建設要求,卻讓當地政府必須為徵拆等工作埋單,讓一些原本就財力吃緊的地區苦不堪言。

  “為了省錢,以‘設計符合標準’為擋箭牌來由群眾承擔風險顯然不合理。”一些地方幹部説,保障群眾出行安全不僅是地方政府的責任,也是企業應盡的社會責任。建設方本可通過減小坡度,增加曲線半徑等方式避免這些隱患。

  一位交通係統的幹部説:“有的工程,旁邊的房子都徵拆了,但建設方為了省資金,也沒把引橋修得長一些。”

  “其實這就是‘豆腐渣’工程一種新的表現形式。”內蒙古自治區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所長于光軍認為,這種欠缺民生意識的工程,設計單位難辭其咎,但委托方的責任和社會監督的缺位也不容忽視。

  于光軍説,作為事關民生的公共項目,如何建立多機構主體責任關聯機制,如何完善對委托方、設計單位、決策參與者的懲戒機制,如何保障遴選過程的監督機制,從而達到保障項目質量的目的,值得研究。

+1
【糾錯】 責任編輯: 程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通訊:南極冰蓋之巔深冰芯房探秘
通訊:南極冰蓋之巔深冰芯房探秘
湖南張家界:銀飾品俏銷年節市場
湖南張家界:銀飾品俏銷年節市場
京張高鐵官廳水庫特大橋鋪軌
京張高鐵官廳水庫特大橋鋪軌
臘八粥飄香
臘八粥飄香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0691123984221